•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过往(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过往(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师父看了我一眼,眼中尽是好笑和回忆的神情,然后拍了一下我的背,说到:“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遇见什么事儿就急吼吼的想要知道?跟你讲好奇害死猫这句话,估计是没用吧。”

        我说师父咋这个眼神呢,原来是想起了我那好奇心旺盛的小时候,如果不是这样,我又怎么会带着如月和酥肉去到饿鬼墓呢?

        其实,这人生中本就有很多未解之谜,就好比小时候超度的那艘饿鬼船忽然在水面诡异的消失不见,直到如今我也想不通去了哪里,而师父给我的解释只是简单的说明,很多东西他也只是知道怎么做,但为什么那么做他却是不知道的。

        这件事情如今还在我心里耿耿于怀,我想我其实就是那种骨子里想要知道一切的人吧。

        而原因,是因为那一次次离别让我缺失的安垩全感,总是觉得知道了一切,心中才有底气。

        师父到底不像我想那么多,只是说到:“因为蓬莱确切的说是是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来形容它,总之它是移动的,你靠近它就能明悟,它是通往昆仑的桥梁,再直白一点儿,用现代的话来说,蓬莱就是通往昆仑的交通工具吧。”

        师父说到这里眉头皱着,显得他也不是很肯定这件事情。

        我长呼了一口气,在华夏的传说中,蓬莱是一座仙岛,在大海上而在师父口中,它竟然是在大海上移动的?而且还是通往昆仑的交通工具?这简直和我想象中的蓬莱大相径庭。

        “师父,那蓬莱上有什么?”其实这是我最好奇的问题,师父说他不够资格上蓬莱,那到底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在蓬莱上?

        “笼罩着一团迷雾,看不清楚只是当时你知道我们是追踪着一条化龙的蛟龙而去的它爬上了蓬莱!我想,蓬莱上真的有世间人口中的仙人,或者各种传说中的生物吧?再不济,也是你师祖这种存在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你能感觉到它与这个世间的截然不同,能感觉到它的仙气,能感觉到它是做什么的?”师父的眼中带着更深的迷惘,还有回忆的神色但没有什么向往的感觉。

        这让我觉得很好奇,毕竟离传说中的仙境那么近,怎么可能不向往?我问了一句:“师父,你真的确定那就是蓬莱吗?你为什么一点儿都不向往的样子?”

        “我确定那就是蓬莱,不要问我为什么总之,当你看见的时候,你就能确定它就是蓬莱。至于向往,我为什么要向往?我是一个没有什么追求的老头儿,也没有所谓的一心追求形而上的心,只是希望一举一动符合天道,有点儿底线,对得起自己良心就够了神仙居住的地方再好,也抵不住这世间有我牵挂的人这就是所谓的看不破红尘啊。”说到这里,师父点燃了他的旱烟,山顶的风把旱烟的烟雾很快就吹散了。

        但吹不散的是那丝丝熟悉的旱烟味儿,虽然到了雪山一脉加入了一些东西,已经稍微有些陌生。

        我的眼眶有些发热,师父说的轻描淡写,但我明白他在说什么他当年一去昆仑,身边全是亲近之人,如果说世间还有什么最牵挂的,让他连仙境都不向往的人,那只能是我。

        另外,我也知道,所有经历的一切,应该是危险重重,师父却是讲的相当简略应该也是不想让我担心而已。

        在蓬莱师父遇见了师祖的残魂,那么一切问题都很好解释,师父为什么会有师祖的残魂啊,师父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包括所谓的大时代开启,包括年轻一辈纷纷出山,甚至包括我是其中的关键人物。

        只是想起那个时候江一给我的线索,我还是忍不住想问。

        在这个沉默的当口,我把问题一个个的整理了出来。

        大概就是那影碟里师父有所暗示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师父在其中一张影碟里受伤了,当时我们观察水面有波动

        师父最后又怎么出现在鬼打湾那个神秘的空间?为何要对我说寿命只剩下一年?

        以及师父防备江一,又是一个什么意思?如果说不是防备的话,他怎么可能在影碟里做出暗示我的动作?

        在我问问题的时候,师父很沉默,在听完我的问题以后,他才开始一一解答:“承一,当年我毅然决定是昆仑,并不是什么冲动的举动而是在有了一定的线索,外加你李师叔的预测下才出发的。毕竟,你师祖是伴随着我们成长的人,很多的细节,很多的回忆,不可能一丝线索也没有,而那么长的岁月,我一直在收集破解那些线索在有空的时候,沿途走过了你师祖走过的很多地方很多事情越来越清晰。”

        “那李师叔他?”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沉重,如今我们都在雪山一脉,而李师叔的孤坟却还在竹林小筑,他是否觉得寂寞?也应该不会吧,那是他选定的安葬地点,还有我从未谋面的小师姑陪伴,应该会很安谧吧?

        只是在重要的人齐聚的时候,唯独少了李师叔,我的心里想起来就莫名的难过那个长的挺拔,严肃,岁月也不能掩盖其英俊的男人,默默的关注我,连我上学逃了几节课都知道的男人如今他在的话,又是怎么样的场景?

        其实,我知道,他早就默认了我和师父在老李一脉是大家追随的核心的地位而当年发生了什么让他不满师父的事儿,估计也早就被他原谅了。

        如果不是的话,他怎么会如此关注我的德行,我的一切?

        提起李师叔来,我很沉重但有一个人比我更加沉重,那就是我的师父一直很平静的他,在提起李师叔的时候,连拿旱烟杆子的手都在颤抖,仿佛那很轻的旱烟杆子有万分的重量,他快要拿不起来。

        和我不同,师父很少哭到了他那个心境,有一种生死皆是轮回不必伤感的大超脱,可是在这星光之下,我还是看见他分明红了眼眶,大喘息了很久,才平静下来了情绪。

        “你李师叔当年也是要去找你师祖的他是孤儿,从小被你师祖收养,他曾说过,若论感情他对你师祖的感情比我们任何人都深,那既是师父,又是父母,怎能割舍?只是,他又说,我们都去找你师祖了,是什么结果未定剩下小师妹一个人,难免寂寞那他就陪着吧,守望着我们回来。承一啊,那个时候,你李师叔知道自己命不久也,有我的平安符守护,也不过只有10年不到的岁月毕竟浸淫命卜二脉已久,对天道自有感应”说到这里,师父有些说不下去了,淡淡的叹息声伴随着有些哽咽的从喉垩咙里发出的‘咕噜’声,让师父有些说不下去了。

        我的内心也说不上是什么样的感觉?我没敢去问李师叔和小师姑的往事问了也是不敬,但其中的深情,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感受出来。

        曾经,我就感觉生命是一个轮回,是一大又一代的宿命的传承师父追随师祖的步伐,而我们在师父们的身后,追随着他们的步伐那个时候,李师叔与小师妹的感情,在几十年的岁月轮回后,在承清哥和承愿的身上同样的发生

        就像师父和凌青奶奶的一段缘分,也带起了我和如雪的一段缘分我在想,如果我是李师叔,我会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也许也会一样吧只是,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问师父:“师父,你刚才说李师叔他还有10年不到的生命,可是就算是八年吧?他怎么会那么早就”

        “很简单,他瞒着我们用燃烧生命为代价做了一次推算他说,不能一起上路找师父,那就用这份心让师父知道他的思念吧因为,他原本的命数就是如此,用平安符也是强求而来的还不如随了命,老天一切都自有安排。”说到这里,师父的脸上终于落下了两行清泪。

        他没有多说什么了我却是能感觉到,在他知道李师叔瞒着他们给他们推算出了一条路以后,是什么样悲痛的心情。

        而我也恍惚回到了那一天,师父们都消失以后一个失魂落魄的声影抱着李师叔的骨灰盒来到竹林小筑的场景。

        雨纷纷人生自古伤离别那么几千年的岁月都看不透的离别,也不过是人心中强大的感情力量才导致的结果可是明白了又如何?雨纷纷的日子,终究是雨纷纷,会伤感的离别,始终会伤感。

        老天爷要求人堪破,可是,我却觉得老天爷不是让我们堪破,而是让我们更爱爱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吧。

        这,才是人世间最珍贵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