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四章 蓬莱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四章 蓬莱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被师父拉回了山顶,在他身边沉默的坐下。

        我的脑子一团乱,却是在思考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如果是小时候,不,就算是十年以前,师父要是告诉我,他只有一年的寿命,我的第一个反应肯定是控制不住的哭。

        而在如今,怎么是越发的沉默想哭却是觉得哭不出来,只觉得巨大而冰冷的哀伤将要淹没我呢?

        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吗?变成了想笑笑不畅快,想哭哭不出来的沉默忽然觉得师父这样坦荡的境界,又是什么样的心境呢?人,总是要在经历以后,兜兜转转的想要再走回去,就如同成人了,也想要有一分童真的真挚心境。

        好像是在做无用功一般,但实际上,不去经历一些沧桑,怎么会明白它的可贵?收获的其实是‘懂得’。

        师父有些粗糙的手落在了我的头上,静止着不动,风声吹过,似乎是他的叹息。

        传承的力量就在于,一些小小的细节也会被传承下来就好比师父爱摸我的头,我爱摸慧根儿的头。

        “我走了很多年,你知道我是为了找你师祖这么多年,我可以说见到了你师祖,又没有见到。”师父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在此刻已经没有了太大的情绪,有的只是经历过后的平静。

        我盘腿静静的听着,发现生命中值得珍惜的太多,就比如说此刻的静好,下一次再出现又该是什么时候?

        “你应该知道了你师祖留下的几处残魂的秘密吧?”师父突兀的问了一句。

        我看着师父,静静的点头,说到:“是的,是在印度,一个叫强尼的老人,师祖的朋友告诉我的。”

        “强尼?”师父扬眉问了一句。

        “是啊,我也经历了很多,师父你要听吗?”既然是要撕开往事,不如索性说个痛快。

        “好,听”师父点点头,山上的风随着夕阳的渐渐淡去,夜色慢慢的来临,变得大了一些,师父从怀中掏出了两壶酒,递给了我一壶。

        我拧开了盖子,吞了一口,然后也是望着远方说到:“我该从何说起呢?师父,就从你离开我,那一夜的竹林小筑说起吧”

        人生的岁月有时候看起来很漫长,可是当你诉说的时候,发现有一点很奇妙,那就是你以为那么漫长的人生历程,竟然可以浓缩在几个小时内对一个人说清楚。

        酒壶很小,所装的酒也不到半斤,但是有一口每一口的喝着,当我说完我经历的事情时,酒壶里也还剩下一小半。

        原本又是一个晴好的天气,夜里自然也是星光漫天,坐在山顶看着星星,就像触手可及一般的近,也更感觉像是一颗颗宝石在闪烁,远处的银河则是一道迷蒙的银带,一下子划过天空,就这样停留着了。

        听完我的经历,师父久久的沉默,过了好半天,他才说了一句话:“这些年,你很苦,也成长的很快,我心疼,但我也很欣慰。”

        说完这句,师父喝了一大口酒一句话就已经是千言万语,我和他走到了生命的这一步,基本上是不需要太多的言语来表达什么了。

        “师父,道童子压制自己的意志只有三天在这之后,一切也不是他能控制的而今天就是第三天,我并不知道是在今晚,或者是在明天早上,我的意志就会渐渐的被道童子的意志所磨灭。不过,还好的是,他能留下的我记忆。”在诉说完一切以后,我故作轻松的笑笑,然后补充了一句:“其实我的灵魂也留下了,只不过其中的意志变成了道童子的真是担心呢,那个家伙做事的风格和我完全不一样,以后会不会把我的朋友都得罪了。”

        说话间,我仰头喝了一大口酒,酒壶基本上要空了。

        而师父放在我头上的手却不自禁的一抖,可能怕被我察觉他的情绪吧,他把手收了回去,只是低声的说到:“狗日的,我现在是没力气踢你了灵魂的核心就是意志,而意志除了最初的本质,还会因为环境,际遇的不同而形成就算是前世今生,灵魂的是不变的轮回,但意志总是会变的,只有超脱了所有,跳出了轮回之外的人才能堪破一世有一世的锤炼,剩下最接近,或者说就是本心的意志,熔炼每一世的意志!而意志可以说就是一颗心,心都不同了,你还谈什么灵魂留下?就像人都不在了,衣服留下有什么意思?你是我的徒弟吗?我刚才才和你说过攀越过这高峰,你却连心都不要了。”

        我微微仰头,说到:“如果可以的话,我为什么不想要?师父,道童子的强大意志不是我能”

        “屁话,意志没有强大不强大,在我眼里只有对与错,你今生悟到的对,一定就能覆盖前世犯下的错正道总是主流,人世间不管变成什么样,人们还能保持清醒的就在于,主流还是宣扬着正,宣扬着善因为人不是只为了自己活着,不是一个单纯的个体,孤独的存在,只有温暖的一切,才是继续前行的力量,才是生命轮回不息最终的维系。”师父这样对我说到。

        而莫名的,我心中就像忽然有了触动,沉浸在伤感三天中的情绪好像也得到了一丝释放。

        是啊,美好的一切才是最终的维系,就连动物也有护着自己孩子的天性这就是天道赐予的温暖母性如果我是对的,我紧紧的握着拳头在道童子面前,我是对的吗?

        我的拳头握的有些发白,而师父却是说到:“我相信你的,即便在这么多年,寻找你师祖的过程中,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

        我没有表态,而是对师父说到:“为什么是见到了师祖,又没有见到?”

        “见到了,我想你应该理解我给你的珠子里,就是你师祖熔炼过后的残魂,也就是你师祖剩下在这世间的所有残魂了。而没有见到,是因为之于我,你师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带给了我很多温暖回忆的人,而不是为了守护而被剥离的残魂,你明白了吗?”师父淡淡的说到。

        我能理解师父的心情,但是我不能理解的在于强尼大爷曾经亲口告诉过我,这个师祖残魂的秘密只有他知道,为何我师父会找到师祖的残魂?

        师父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转头笑着对我说到:“其实,这个秘密就如你刚才对我讲的,只有强尼大爷一个人知道但是,自从我看见了蓬莱,我就知道一切了。”

        我的心跳不由得加快,虽然这些年,蓬莱昆仑的谜题一直困扰着我,也是我一直追寻的道路但是,在我心底还是觉得我可能追寻不到,那是因为心底对传说的敬畏。

        所以,我忍不住用最后的酒来平静了心中的情绪,但声音还是忍不住颤抖的问到:“师父,难道你真的去了蓬莱?”

        “蓬莱?”师父的眼中出现了迷惘的光芒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接着他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说到:“我看见,但不代表我去了因为,在那一刻我忽然有了一种深刻的理解,那就是人要在对的地方,不,应该是万事万物都要在对的地方,你懂吗?”

        我摇摇头,我表示不懂明明蓬莱就近在眼前,师父为什么要说这样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如果是我,发现了传说中的所在那旺盛的好奇心,都会让我不顾一切的去登上蓬莱,想去看看我大华夏传说的源头之一。

        “就像蚂蚁要生存在蚂蚁窝里,雄狮要生存在草原上我是生活在这个地方,而我不够资格进入蓬莱。这样,你懂了吗?”师父这样对我说到,然后又继续说到:“很多事情,不是说近在眼前,就可以真实的触摸就像放在水里的东西都会有折射,眼睛也是会骗人的。”

        “那师父你的意思是说,就算蓬莱近在我们的眼前,也离我们很远很远?”我也迷惘了。

        师父摇摇头说到:“那不是我现在能够给你解释的你知道,我是你师父,如果可以给你解释,我早就对你说明白了。”

        “那师父,你为什么说看见蓬莱,你就明白一切了?”我认真的问到,我想起了江一给我的资料,我发现我有很多的问题要问师父。

        “那是因为,你师祖最大的一道残魂就在蓬莱的入口守护着,在那一刻我以为我终于见到了你的师祖!而我,其实在那个时候,也才明白了,为什么叫欲上昆仑,先寻蓬莱。”师父低声的对我说到。

        而这一切,让我激动的全身都在颤抖。

        因为不管我见识了到了再多的神奇还有什么比这些神话传说所在的地方更让人激动了的吗?其实,我是真实的接近过的,就在黑岩苗寨,就在恶魔虫化形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雾气笼罩的所在,在事后回想起来,我越发的怀疑那就是昆仑!

        如今所以,我忍不住问了师父一句:“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