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三章 山巅之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三章 山巅之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茫茫的雪山,如果远观,很美你也不会觉得它的高大是一件多么让人生畏的事情。

        可是,当身处其中,嶙峋的乱石硌着脚底,疯狂的大风在耳边呼啸的时候你才会发现抬头望着山顶,是一件多么有压力,甚至会让心底恐惧的事情。

        我和师父并非什么专业的登山人员也没有任何的登山设备,唯一的倚仗也不过是我们是修者,身体比普通人来的强健,有独门的呼吸方式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多余的优势。

        在天地和自然面前,你能更多的体会到一种平等,众生的平等因为谁都有生的权力,谁也会走向死亡天地自然不会因为你身份高贵,能力出众,就变幻任何的一丝美景来讨好你。

        更不会因为你身份低微,能力普通就不让你欣赏它的壮美。

        也就如登山,若是要一步一步老老实实的攀登上去修者也不见得就是有多大优势的

        山风呼啸,伴随着越往上越稀薄的空气,让人不自觉的想节省每一分力量,我很庆幸,师父不是要让我征服珠穆第一高峰否则,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恐怕就是要无声的消散在这群山之间了。

        早早的出发,到了中午时分,我和师父已经攀登上了山腰让我惊奇的是,师父仿佛很有这方面的经验,一路上都在指引着我,就如同小时候的每一天,他无时无刻不在教导着我。

        但师父毕竟老了,在前三分之一的路程中,一直是我望着他的背影前行,到了后面的路程,基本上是我在前方,他指引着我而偶尔我需要拉他一把。

        我不明白师父让我登山是个什么意思但,在这中午休息的时候,他竟然从身上拿出了干粮,我就知道,他这是一早就计划好的。

        登山需要大量的体力来支撑在休息的时候,我原本以为师父会和我说些什么,但是在这凛冽的山风中,他只是告诉我不要说话,节省每一分体力,然后和我一起沉默的吃完干粮。

        我几乎有想退缩的念头因为我怕我的时间不够,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消失?也许就是今天的深夜,也许也会是明早第一缕晨曦升起的时候?我想留下一些时间,我有很多话要对师父说抬头望着山顶,似乎遥遥无期但师父却不给我任何停留的机会,只是让我一路的向上攀爬。

        结果,在下午的6点多一些我终于来到了山顶,而我伸出手,伸向了师父,他抓住了我的手,也一起来到了山顶。

        此时,还残留着一些夕阳的余晖用一种艳丽的红洒落在洁白的雪山之巅,眼下,是整个雪山一脉的所在,更远是绵绵的群山包围了雪山一脉,每一座山头都染上了这层艳红。

        美,是很美让窒息一般的风景,恨不得永远的保留,这也就是人类发明了相机最大的意义所在可是,相机虽好,怎么能比的上一双眼的记录,一样的风景,不同人的眼中有不一样的体会。

        所以,很多的地方,还是要亲自去走一走,才能说自己看过就像很多的事情,非得自己经历,才能锤炼一颗红尘心。

        “是不是看到了这番景象,觉得沿路上来的辛苦都值得了。”师父站在我的身边,任由山风将他原本凌乱的头发吹得更加的凌乱。

        “嗯。”每一次在自然面前,都有不同的体会,贪婪的看着这番美景,我觉得连说话都是多余。

        师父笑笑,坐了下,拍了拍身边的石头,也示意我一起坐下。

        “在我小的时候,跟随着你祖师爷他就喜欢带着我们弟子几个,攀爬高峰他说不是为了让你们站的高,看的远,也不是让你们去体会俯瞰众生人上人的感觉,我只是想让你们体会一种征服。”在半山腰上,山风很大,到了这山顶,这山风反而小了只是,还是把师父的声音传出了很远很远。

        “一种征服?是征服山峰吗?”我坐在了师父的旁边,这里的空气已经算得上有些稀薄了,但是对于我和师父来说,影响却是不大。

        “不,是提前体验对人生的一种征服平顺的日子就是平地,有着困难的日子,就像平地中忽然拔起了一座高峰,没有路所以,你只有去攀爬它!或者,就躲在困难下面,永远的停留,不要过去。”师父说话的时候,望着远方,眯着双眼,又叼起了他的旱烟杆子。

        而我却体会到了话中的意思,攀登的滋味,没有真正体验过的人是永远不会明白的这其中心理上的压力,一次次想放弃的懒惰,无一不是真实的情绪,想想,这和人生中遭遇困难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轻轻点头,师父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他没有看我,而是对我说到:“这山不算高但也足以让你体验其中的滋味。道童子的意志是你人生中的一座山峰,但你是我的弟子,我绝对不允许你在山脚下就这样放弃了。”

        “师父,什么意思?”我不由得问到,其实我是真的准备要放弃了我知道,比起意志,我不如道童子,我总是因为各种的原因‘软弱’,而道童子一心向道之心却显得那么强悍。

        他是一个意志几乎不可撼动之人,所以才会有了魏朝雨的悲剧吧!

        “什么意思?你心里懂的消失的只会是被压制的,这是你陈承一的人生,是你的身体,你的灵魂即便是道童子的后世,但这一切都是你的,告诉我为什么你的意志会失败?”师父转头看着我,眼中是一种笃定的光芒。

        “可是我”道童子的出现不算早,但是不管怎么不同,意志剥离开来看本源,其实我们是相同的,即便我现在还不知道这份相同究竟在哪儿,但是我就是感觉我了解道童子,原因就是因为这份相同。

        就如师父所说,他的意志真的如同一座大山一般横亘在我的面前,我觉得我自己没有办法去翻越,因为了解,才越加的觉得没有办法。

        “承一,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自以为的软弱会是你的强大师父这一生有两个愿望,第一,是找到你的师祖。第二,是见证你的成长。但在之前的岁月里,这个愿望显得是那么的矛盾,我要找到你的师祖,就要放弃陪伴在你的身旁的岁月而如今,我知道了一些答案,却也不见得还能够见证你的成长。”师父再一次看着远方,语气有些低沉的对我说到。

        “师父?你是在担心那一场大战吗?我觉得不必,如果那是我们老李一脉的命运,那就迎接吧”我站起来,看着山下的风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在高峰之上,说话也显得豪气干云了一些。

        师父放声大笑然后说到:“承一,你的话让我欣慰,但我姜立淳从来就不是担心什么大战的人其实,我是多想在你身边多守护一些岁月啊,看着你一步一步往前,就像我的生命在一步一步的往前你是我的传承,传承的不止是道术,不止是理论,更加传承的是一种精神这是比血脉更加相连的一种关系!承一,所以,你一定要越过眼前的这座高峰而师父就算离去,也不会再任何的遗憾,因为到了那个时候,我知道,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事情能阻挡你的脚步,即便真的是你翻越不了的困难,但你也会在路上了。”

        “师父”我一下子回头,看着风中的师父,他坐着的姿势很慵懒,脸上的表情却很平静在小时候,他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沧桑的中年人,如今,岁月却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深刻的痕迹,他看起来终于像个真正的老人了。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贪心的想留住他我不在,也让道童子完成着我的愿望但如今,为什么我会如此的心惊肉跳。

        “师父失踪了那么些年,你一定很想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吧?你不问,不过是不想剥开离别的痛苦岁月但我和你的人生早就在遇见的那一刻相连了,传承也包括和你分享我的人生中的点点经验和经历我是该告诉你了,承一!”师父看着我,想要在这时点燃他的旱烟。

        山上风大,我连忙为师父遮挡住这凛冽的山风师父点燃了旱烟,看着我,眼中是说不出的慈爱而我却转头,低声的对师父说到:“师父,以后再说不行吗?”

        我总是觉得异常的不安。

        “以后再说?承一你的情况还要瞒我吗?我的生命在你找到我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年我是这样,除了凌青,所有的人都是这样!你难道还想走在我这个师父的前头吗?你觉得我会允许吗?”师父很是平静的说到,却是在质问我。

        而我,站在山顶之上,听闻到这个消息,差点儿站立不稳,还是师父一把拉住了我。

        “你还剩下多少时间?你该告诉我了或者说,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学会不要放弃自己,要做好攀登山峰的准备了,而在这个之前,我必须要告诉你我的事情只因为,接下来的时间,我想就是我生命最后的绚烂,我要全心全意的准备。”师父拉着我,认真的说到。

        我任由他拉着我有些呆愣的表情,风,在我们之间吹过是不是生命也如此,终究会不留下痕迹,还是这痕迹会随着一代又一代的传承,永远的刻画在我们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