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九章 月下相约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九章 月下相约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不想听下去,路山也不想说下去了。

        可是,今天既然决定谈谈,路山要面对自己内心的伤口,他终于在大喘息了好几分钟以后,又开口了:“承一,我真怕我哭出来。”

        “如果想哭的话就哭吧,爱流泪的也未必不是真汉子。”我很淡然的说了一句,在这种时候,我觉得我的态度能给路山力量。

        “不,不是怕哭出来不是真汉子而是,在我们那里有一个说法,不要为逝去的人掉太多的眼泪,会让他心有牵挂,反而不能好好的走入轮回。尽管白玛不能轮回可是,我的心愿总是这样,希望她能够轮回,她那么善良,一旦灵魂得到解脱,总是会有很好的在等着她所以,我一再告诫自己,不能为白玛掉太多的眼泪。”路山说话的时候又点上了一支烟。

        现在他的情绪必须要靠这些东西,才能稳定。

        我亦要过了一支烟,因为我知道路山肯定会说,但也肯定是一个悲剧,我也需要一点儿力量来面对,哪怕是一支香烟的力量。

        “白玛被做成了活器你看见的那支鼓,鼓皮就是白玛的皮里面封印着白玛的灵魂力量,用秘法压制了白玛的灵魂意志。承一,你现在明白了吗?”路山在一口吸掉了快一半的香烟以后,终于开口对我说出这个事实了。

        尽管早有预料,我手还是忍不住的颤抖了几下,夹着的香烟掉了下来,烫到了我的胸口我赶紧的拣了起来,长‘嘶’了一声,仿佛也只有这样的疼痛才能压抑我内心的震惊和愤怒。

        这么美好的女孩子被做成了活器?而路山又要面对怎么样的折磨?把这支鼓天天的带在身边?我之前只是以为白玛的灵魂被封印在了鼓里面,毕竟我见过今天通过路山的诉说,我才知道真垩相那么残忍,而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其实白玛是知道会被做成活器的,那个时候的我却不知道那些拉岗寺的骗子是怎么给白玛洗脑的她那么善良,觉得自己这样牺牲奉献自己,能让一批人感受到天国的力量,就毅然的决定要去做这件事情了。只是只是在那个祭祀的前一天她找到了我。”路山已经说过了最痛的地方,明显感觉呼吸流畅了一些,但另外一种愤怒却是压抑不住。

        “白玛自愿?”我怎么也想象不到白玛竟然会自愿去承受这种事情我不愿意去想那个残忍的名词,但事实上那就是‘活剐’,这简直是常人不可想象的痛苦。

        “是的,她是自愿的白玛的善良和仁慈一般人不会理解的,后来我才知道拉岗寺的人骗她如果以她的力量做成了活器,将为苦难的人们打开一条天国的路!!她几乎没有考虑,就直接答应了只是,在活祭的前一天晚上她来找了我。”路山又吸了一口烟,声音再次变得痛苦。

        “她找你,你为什么不带着她逃跑?你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种事情发生?”我忍不住问了路山一句。

        “我怎么可能愿意?而以我当时的地位,我根本不知道这场盛大的祭典最关键的,也是最后的一个只有少数人参加的秘密祭祀,就是活祭了白玛,把她做成活器而白玛来找我的那一天夜里,她也没有给我透露半个字。”路山的呼吸有一些急促了。

        “那到底她来找你?是为了什么?而她怎么可以来找你的?”

        “我们相处了五年,自然有彼此才懂的语言那一次,她也不知道怎么在我房间留了一行字,写得很隐晦,但是我能知道她是约我在拉岗寺外见面我当时的心情不知道有多激动而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我就出了寺庙,在那时,出寺入寺这种事情我已经是自由的了。”路山低声的说到。

        那一夜是一个美好的天气,虽然不像今晚一样,有着漫天的星辰,但是却有一轮美好的圆月。

        而高原上的月亮,若是晴好之日,总是那么的大仿佛只有这样的大,才能照出人月两团圆的意境。

        路山和白玛沉默的站在拉岗寺所在的山巅,月下的剪影,山风吹动的他们衣襟飘动路山曾经以为这是梦,一个他一生所期盼的美梦而已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眼前的白玛,不过三米不到的距离,穿着的不再是圣女那隆重的服饰,而是恢复了非常简朴的装扮,一如初见眉眼间熟悉的笑意,眼中的仁慈也一如当年那样,光芒耀眼即便一切都一如当年,可是在那个时候路山的心里,却是隔着天堑一般的距离。

        这种距离让他无力的以为,这一切真的只是梦。

        “当年,我最没有想到的事情就是你真的找到了拉岗寺,找到了我。”轻轻的白玛开口了月光朦胧的照在她身上,在那一刻,路山甚至恍惚的觉得,很快她就会离开山巅,然后朝着月亮飘然远去多年,没有近距离的接触,她更加的神圣了。

        即便在那个时候,路山也是一个修者,见惯了各种神奇也是花费了很大的心力,才平息下来自己内心这种不敢亵渎的波动,开口说到:“可是,我找了又是如何?我们的距离并没有因为见到了而拉近,反而随着岁月越发的远了。”

        “并没有远的只是我是拉岗寺的圣女,你是拉岗寺的修者你难道还不明白,和我走近,会给你带来灾难?”白玛轻声的说到。

        路山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层面有的只是不解,但他是个聪明人,随着对拉岗寺的了解,心里细细一想,可能真的会如此原来白玛是在关心自己?

        有些误会,并不是因为人聪明,就一定能够解决沾染上了感情,什么都是没有道理的再聪明的人也会当局者迷,除非他所深爱牵挂的那个人,亲自来说,否则内心的情绪总是酸涩的,而这种酸涩却并不是恨。

        “可是我不怕什么灾难在天国一日,就比在地狱无数年幸福了如果可以走近你,灾难又算的了什么?”路山的心中有着莫大的安慰,在激动之下,也忍不住再一次表白了自己的感情。

        “但我在乎,你明白吗?”白玛忽然转头,深深的看着路山,说了这样一句话。

        话很简单但背后的情谊已经呼之欲出,这是白玛第一次对路山说这样暧昧不清的话,在月光下的路山看着白玛真诚的双眼,忍不住呆了就像美梦真的实现了,人的第一反应不是狂喜,而是根本就不敢相信。

        可是,白玛却冲着他笑了这一笑并不是充满了那种圣洁的光芒,而是像笑他是呆子一般白玛完美无瑕,但是这是路山第一次觉得她如此的充满了人的‘趣味’,如此的接近自己。

        路山忍不住上前了一步,而白玛也朝着路山走了一步在月光之下,是白玛主动靠在了路山的怀里:“年少初见,五年无猜那个时候的心思纯洁,却也并非不懂情你聪明,高大,俊朗,勇敢,最重要的是有一颗坚韧的心当你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长久以来的挂念是为什么?我也才明白,我虽为圣女,但并不是真正的神佛,心中也总是看不破情之一字的即便有着更想要的追求,却也不想否认你走近了我的心里。”

        两行热泪从路山的眼中落下这一辈子他就不曾想过白玛会对他说这些话她在他的怀中,他却不敢用手去抱紧,怕一抱住,她就如梦一般消散,继而不见那他会从天堂跌落到地狱。

        “人的一生不管怎么样,总有难两全,遗憾的事情但选择的,还是要继续。我欠你一段最美好的感情开始,在今夜就弥补接着,你的生活还要继续,听人说了,你是一个有前途的修者我期望你有荣光的一天,那个时候就帮我照顾一下陶柏吧。”

        白玛并没有离开路山的怀抱,而是靠着他,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让路山的心一下子收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