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拉岗寺的背后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拉岗寺的背后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白玛的问题,路山沉默了,在这种时候,他才发现他和白玛相处了五年,竟然真的不知道白玛是谁?又是来自于哪儿?他从没想过要问这些问题,他只是觉得能常常见面就好。

        于是路山忍不住追问白玛:“那你到底是谁?在哪里?可不可以告诉我?我说过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一定要找到你的。我只是希望,找到你的时候,我们还能这样见面,你还记得泽仁这个朋友。”

        “朋友?”听到这里,我不禁转头看了一眼路山,他对白玛明明就

        “就是朋友,我从来都无法真正的靠近她,理解她的慈悲。爱情,根本就是奢望的事情。”路山看着天空悠悠的说到。

        “那你?”我不知道那一次的追问路山是否得到了答案,其实在我内心看来,白玛对路山也是有感情的,至少持续5年的相见,这样的少男少女之间,能没有一丝异样的感情吗?

        “我问出来了她来自拉岗寺!大草原也有自己的历史,在过往的历史中,拉岗寺曾经是我们那一带的人心中最神圣的信仰,到了某种不可企及的高度。只是在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拉岗寺封寺了你理解这种封寺吗?就是说不再面向红尘的大众开放,而是一众僧人自我修行,他们可以到红尘中偶尔行走,但已经不再是开放性的寺庙。”路山给我解释了一遍。

        “为什么封寺?”我忍不住扬眉问到。

        “呵呵有的地方封山门,封寺是为了真正的避世修行。而有的自然就是曾经光辉的传承被淹没了,然后私下龌龊而见不得人呗。”路山说的轻描淡写,可是我感觉到了他压抑的愤怒。

        “那封寺了,你是如何找到白玛的?”我对这个充满了疑问。

        “他们封寺,是寺庙不再向红尘大众开放。而事实上,他们也是需要生存的,也需要有弟子的。生存方面,从封寺那天起,就有势力在背后支持着他们,而弟子方面,是不介意收天赋的弟子的。”路山简短的回答了我一句。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忍不住问路山:“他们是什么时候封寺的?”从路山的说法来看,拉岗寺在那个时候就有背后的势力在支持了,可那个时候的杨晟说不定还没有转变。

        那么这个源头又是什么?我忽然想起了在斗小鬼的时候,江一给我说过的某个公司难道这其中有联系?

        我的想法一向天马行空,可是在强大的灵觉支持下,这些想法一般都会得以证实这也就算是随着灵觉强大,有了一点点预感的能力吧?

        “那一年,我16岁,也就是1986年啊。”路山不明白我为什么要问这个?望向我的眼光有些探寻。

        “唔”1986年,这个时间点一时间让我想不起什么那个时候,我和杨晟还没有在荒村相遇,我不知道杨晟是否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还是说这背后的一切都有那个所谓什么公司的影子?杨晟也是得到了他们的支持,然后才得以那么顺利的收拢了四大势力?

        那个公司我想起了那火烧的仓库,涉及到几方势力的博弈那些神秘的人物就比如在飞机上能影响我梦境的人这个公司连小鬼都敢炼制,敢明目张胆的我忽然有一个感觉,杨晟是否只是被推倒台前,被全力支持的一个人。

        我和杨晟的大战是否只能让那个所谓的公司伤筋动骨?而其实我这一生,任重而道远?

        我承认只是路山的一句话,就让我想多了,眼前这场大战的事情都没有处理,我如何去想这些?所以,我也没有给路山多说什么,只是说到:“我只是很好奇,什么势力会养着拉岗寺,然后顺便问了问?”

        “其实,以我在拉岗寺的这些年,这种地位,我都没有搞清楚他们背后到底是谁?想想,这个世界,我们以为已经探寻了很多回头才发现,其实我们能知道的太少。”路山这样回答了我一句。

        “那你是如何去到拉岗寺庙的?”这个此时是我最想知道的事情,是笼罩在路山身上的迷雾。

        “其实这要说起来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总之,简单的说,就是我强硬的弄到了一点儿家当,变卖了之后,自己亲自走到拉岗寺这其中有多艰辛,不足以为外人道。而那一次,我在拉岗寺外守了三天,最终被一个大和尚看中了我的天赋,然后收入了寺庙之中。”路山把自己的这段过程说的非常的简单,但我也知道这背后的艰辛,一路的跋涉,外加打听,才走到了拉岗寺吧?

        而路山则继续讲述着:“之所以折腾了三天,是因为我16岁了,才开始修行非常的晚了。那一次收我进去的大和尚,你想都想不到是谁?是曼人巴!伺候他的小沙弥被他折磨死了,所以他急着收一个新的万一有天分,也是忠于他的,这就是他所有的想法。”

        “拉岗寺很残酷吗?”我总是能感觉到路山的恨意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个寺庙的一切好像都非常的神秘。

        “一开始是察觉不到残酷的就和正常苦修的寺庙一样,只不过要照顾自己的师父,就和小仆一样的伺候着。但这一切,谁会有怨言呢?尊师重道也不仅仅是道家的精神!拉岗寺背后的残酷,要接触到了核心才会揭开冰山一角”路山说到这里已经咬牙切齿。

        “那那他们做了什么?”我忍不住问到。

        “呵,那个就太多了,简直是一言难尽总之,欺压普通人,沾污女孩子,强抢的事情已经算是小儿科了,因为恶一旦滋长,**一旦被释放,那是没有止境的!而最残酷的是各种关于人的法器按照很多正常的做法,是高僧死后,或者要被做法器的人死以后,才会用来做成法器。可是,拉岗寺有其特殊的办法,坚信活人的力量更为博大,他们做的是活器。”路山的声音变得颤抖了。

        “活器的意思就是指,人还活着的时候被制成法器?”我有些震惊了,那简直是最残酷的事情。

        “是啊,有些被敲掉天灵骨的从外面挟持来的喇嘛,被敲掉骨头的时候都还是活着的要被封印了灵魂在其中,才能让他死去,你说这有多残酷?”路山喝了一大口酒,又颤抖着摸出了一支烟来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手才停止了颤抖。

        “那你说白玛和陶柏是拉岗寺的圣子和圣女,他们他们知道这一切吗?”我尽量不去想活器制作的残忍,我只能问这个。

        毕竟白玛那么圣洁,她做为拉岗寺的圣女,怎么能够容忍这一切?

        “白玛自然不知道而陶柏还那么小,一直跟在白玛的身边生活!白玛自然是不可能住在一群大和尚的寺庙中,她是被耽误的供起来,住在寺庙的背后,山峰的那一头每天都有老师去教导她各种她行走在世间也是仁慈的代表,当地的很多居民,都是白玛的受恩者!在白玛的眼里,拉岗寺神圣而伟大怎么可能是那么龌龊的地方?”路山苦笑了一声。

        “至于我是如何知道这一切的,那得感谢我惊人的修行天赋这不是指我修行道家传承的天赋,而是我修行密宗佛法的天赋拉岗寺的术法传承说实话已经不是纯粹的密宗了,而是他们自成的一套,只不过建立在那个基础上而已我天赋非常强大,很快就修出了法相,而且是不弱的法相总之,因为这个,我走到了核心里去。他们也曾经试图同化我。”路山淡淡的说到。

        “你不会被同化的吧?”我开口笃定的说到,因为路山就在我眼前,他绝对是一个值得信赖,心地不坏的人。

        “呵,其实那个时候,我也年轻我不见得就能感觉到他们是在同化我,你知道洗脑的威力吗?我那个时候其实已经慢慢的在往那方偏移了只是还没有去做过任何的恶事,只因为那么小遇见白玛,她真的在我心里深深的留下了善和圣洁的光环可是,我也已经严重到理解那些无恶不作的和尚的一些行为了,即便那个时候他们还小心翼翼的对我没有展露太多。”路山给我解释了一句。

        我自然是知道洗脑的威力,何况白玛还是拉岗寺的圣女?因为这个,路山也不会背叛拉岗寺。

        “那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才是我最大的疑问,事情的转机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