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从天而降的你(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从天而降的你(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他看见狼群动了纷纷朝着他和白玛所在的方向奔跑而来下意识的路山就夹紧了马腹,想要策马离开这里如果不去管羊群,凭着这匹不算强壮的老马,也有一丝机会逃出狼群的包围。

        如果不能,他觉得自己就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马去,给马儿减轻一点儿负担,让这个如神女一般的女孩子和她紧紧抱着的怀中的小婴儿从狼群的包围中逃脱。

        在这个时候,路山感觉到了自己的几分悲壮,却也无悔的心理他甚至想象到了自己徒手和狼群搏斗,然后被狼群撕了的那份惨烈。

        可是这样的话,这个小神女会在一生的记忆中都记得自己吧?路山如是的想到,觉得最后的一分害怕都没有了。

        马儿在焦躁不安的跺着脚而路山马上就要策马奔腾,却在这个时候被那个女孩儿抓住了手腕,那一下路山如遭雷击,下意识的就想抽回自己的手臂,他怕玷污了自己心目中的神女,却不想女孩子稍微用力抓紧了他,再次回头,双眸是那么的清澈,她说:“不是说好相信我的吗?”

        “嗯。”路山重重的点头,而此时狼群已经跑到了他们的身边。

        “我曾经以为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出任何一样事物,能比白玛的双眼更加的让我安心了,知道吗?承一,我曾经以为自己失去了安心直到遇见了你们,我才重新找回了我的安心。说回那个时候的事情吧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我竟然忘记了要跑,就是白玛的那双眼睛让我无比的安心,那种感觉就好比前方是悬崖,只要白玛告诉我,那是安垩全的,我就会毫不犹豫的走出去。”路山的语气中带着一种坚定。

        在这个时候,我感觉,他对白玛的感情简直不止是爱,甚至是信仰。

        因为在如此惊险的情况下,被狼群包围,还直面狼群我听着都惊到了,而路山那一年那么小的一个小孩儿,竟然会选择不逃跑,去相信一个可能比他还年幼的小女孩。

        小小的年纪,也许不懂爱垩情只能说白玛先给他的是信仰,她是他心中的信仰。

        “那后来呢?”夜风吹来,仿佛为故事里的紧张带来了一份轻松的意味。

        “后来,哈哈”路山忽然就笑了。

        后来,确实是让人想象不到的那就是狼群从他们的身边跑过,却根本没有攻击他们,而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远远的跑开了,特别是那只头狼,在经过路山的老马旁边时,停了下来。

        而那个小女孩忽然把怀中的那个婴儿交给了路山抱着然后一下子跳了下马,朝着那只头狼走去。

        路山看了一眼怀中的婴儿,有着和那个小女孩一样白白净净的脸蛋儿,五官清秀,却不是那个小女孩那般惊为天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在路山看向那个婴儿的时候,那个婴儿忽然冲着路山一下子就笑了。

        路山愣住了,在他心里小孩子不是整天都哭啊哭的吗?怎么会有这么安静的小孩,没有听他哭过而且还在自己看着他的时候,冲着自己笑呢?

        “呵呵呵”忽然一窜银铃般的笑容打断了路山的沉思,路山转头看见了一幅刻入他灵魂的画面阳光下,微风中,翻滚的草从里一个高贵的如同神女般的女孩子,带着最天真,最纯净的笑容,搂着一只巨大的头狼的脖子。

        而原本应该凶恶无比的头狼,此刻难得流露出了像狗狗一样温和的神情,依偎着小女孩,用毛茸茸的大头,蹭着小女孩的脸这幅画面之所以刻入灵魂的深处,是因为这是纯净对凶狠的一种征服。

        在那一刻路山又呆住了,而小女孩望着他说到:“我弟弟喜欢你。”

        “你弟弟?”路山不解。

        “我弟弟就在你怀里啊。你这个人怎么老是喜欢发呆?”小女孩这个时候放开了头狼,站了起来那只头狼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走了一小段路,终于跑动了起来,朝着已经跑远的狼群汇合而去,一场危机就在这么一个小女孩的轻描淡写中解决掉了。

        “你是神仙吗?”这个时候的路山鼓足勇气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哈哈我不是神仙,我是白玛,我叫白玛!你叫什么名字?”她看着路山,眼中有了一分亲切,因为她弟弟喜欢路山。

        “我我叫泽仁。”路山也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而从这一刻开始,就是他们的相遇,最初的见面

        “想知道那个小小的婴儿是谁吗?”讲到这里,路山忽然停下了讲述,转头问我。

        “其实我大概能猜出来是谁,但还是你说吧。”其实,在和路山的相处中,看着他对陶柏的保护,爱护,着紧的样子,我还会猜不出来吗?那个婴儿十有八垩九就是陶柏。

        那一次的相遇不仅仅是路山和白玛的相遇,也是路山和陶柏的相遇而陶柏的那一笑,是不是也意味着从今以后的缘分?他们相依为命,生生死死的缘分?

        命运真实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

        “其实我不卖关子,承一,你也应该猜到了吧?那个婴儿就是陶柏,确切的说他就是白玛的弟弟他们是那个寺庙的圣女和圣子而那个寺庙,你也应该直到是哪个寺庙,就是曾经追杀过我们的那个寺庙——拉岗寺。”路山终于说了出来这一次连带陶柏身世的秘密也说了出来。

        “那你们?怎么会是江一的手下?又怎么而且白玛的父亲,他?”在这个时候,好多的谜题一下子涌现在了我的心里,我根本无法把这些线条串联起来,组成路山和陶柏生命的轨迹。

        “你慢慢听我说完啊。”路山却并不着急,这一次他没有再掏出烟来了,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一壶酒,然后给自己灌了一口。

        “拉岗寺,其实是一个神圣的寺庙,在哪里诞生过修者圈子里最仁慈,最伟大的喇垩嘛不要以为喇垩嘛就是指的藏区的和尚,其实能配上喇垩嘛这个称呼的和尚可不多!但是,这一切后来都变了而变故就出自拉岗寺这个神秘的寺庙上一代的住持,我说住持你好理解一点儿吧。”路山这样说了一句。

        我认真的听着我觉得路山也在给我揭开一个极大的秘密,甚至可能和我们的以后有着巨大的关联,因为师父曾经说过,要在这里找蓬莱,而开启蓬莱之门,必须要某个寺庙中的圣物。

        “我们先不说拉岗寺,说说白玛吧到今天,我都没有问过白玛为何那天会那么巧合的出现在玛尼堆后,我只是相信命运让我们相遇。因为那一次,她弟弟,也就是陶柏对我展露的笑容白玛一下子就和我拉进了距离。也是在那一天,在解除了我的危机之后,她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和我一起放羊。”路山的声音再次变得悠远。

        原本是高高在上的神女,对谁都有着怜悯仁慈笑容的神女,在对路山多了一分叫亲切的东西以后那一层圣洁的光环就变得淡了,更多的就像是一个小女孩。

        放羊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可是对于白玛来说却是那么的新鲜在愉快的放羊过程中,路山也渐渐放下了对白玛的不敢靠近,变得敢说话起来。

        他们也谈话,也说了很多路山还说起了狼群过来时,想要勇敢的救白玛的心情,而这无意中的话,让白玛本人也对路山多了一分亲切感。

        “那我以后每隔几天就来陪你放羊吧。”在要离开的时候,白玛如此对路山说到。

        “是真的吗?”没有比这个还能带给路山惊喜了,他原本沉浸在就要分离的惆怅之中。

        “嗯。”白玛郑重的点头。

        而那个时候,夕阳下的草原所有所有的缘分,就是从那一刻开始了。

        从天而降的女孩儿,落在了路山苦难的生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