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从天而降的你(中)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从天而降的你(中)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狼群中遇见,这相遇可够刺激的。”我看见路山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我只是想让气氛轻松一些,即便此刻我的内心也在颤抖和路山相处了那么久,从点点滴滴我就能猜到某些残酷的结局,我也忘不了我第一次见到白玛是在万鬼之湖,她来自路山随着携带的鼓中带着无比神圣圣洁的气息。

        这就是白玛如果是一个美好的结局,她怎么可能出现在鼓中?

        但是路山好像没有想起这些,而是用一个轻松姿势,双手枕着头,声音带着悠远的气息说到:“是够刺激的,当时小小的我骑在马上,着急的赶着羊群那些草原狼狡猾,没有着急着咬我的羊群,而是慢慢的想要把我们包围而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路过一个玛尼堆的时候,我看见了白玛,她从玛尼堆后走了出来。”

        “呵呵,出现可够突然的。”我也用同样的姿势和路山并排躺着,感慨了一句。

        “不,绝对不突然,玛尼堆是神圣的,在我们藏人眼里是有着**力,要被祭拜的我觉得是神把她带到了我的面前,我永远忘不了那一次的相遇,我那么慌乱,看见她的时候,却一点儿都不慌乱了,整个人都呆住了。在那个时候,我觉得她是一个小小的神女,因为只有神女才长的那么好看洁白如玉的脸蛋,纯净的眼眸就像高原上的湖泊这么静静的站在我的面前。”路山的声音变得沉醉,仿佛已经陷入那一场回忆不可自拔。

        传说真正有缘的人,在相遇的瞬间,总是震撼因为心有所感,那股心灵的电流不能阻止就如我初见如雪,就如沁淮初见如月,也就如路山初见白玛。

        而经历了一些在一起的人,也并非没有这种缘分,也只可能是上一世修的圆满,而不是那么纠缠交杂就如魏朝雨和道童子,这样的缘分又该让人怎么去评论?

        我没有打断路山,我愿意和他一起去回忆,而伴随着他的声音,我仿佛也来到了那个悠远的大草原,被狼群渐渐包围的困境然后和神女相遇时的呆滞。

        “能让我上马吗?”这是白玛开口对路山说的第一句话,在那个时候,白玛的怀中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

        “上上来。”路山有一些结巴。

        “我其实不想结巴的但是,你知道吗?被那种神圣的光芒笼罩,自惭形秽的感觉,我说不好话。现在想起来可真是丢脸。”路山忽然说着也就笑了他那个时候身世坎坷,小小年纪就成了放羊娃估计那个时候穿的也不会太干净,在初初知道男女差别的年纪,遇见这么一个小女孩,也是可以理解的。

        尽管路山是如此的心理,但是白玛也并没有在意什么她带着一种笑容,用路山的话来说,笑容中有着一个小女孩不该有的仁慈,然后抱着怀中的婴儿上了路山的马。

        在那个时候,路山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出来的,茫茫的大草原充满了危险,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抱着一个婴儿走在这里?但他不敢问。

        甚至在马背上,他都微微弓起了身子,不敢太过的靠近这个小女孩,因为他怕亵渎了这个小女孩。

        可是那个小女孩却没有半分对路山陌生的感觉,也更不可能嫌弃路山,她抱着怀中的婴儿,轻轻的转身,对着路山说到:“骑着马儿往那边吧。”

        在这个时候,她的手一指,指向的是狼群的风向

        路山愣住了,难道这个女孩子没有看见可怕的草原狼吗?这大草原上风悠悠的吹气那一边茂密的牧草也随着风摆动,很分明的,那一只只草原狼就藏身在草丛之中。

        “那边,有狼。”尽管羊儿发出不安的‘咩咩’声,还是阻止不了路山那狂乱的心跳,只因为他开口对白玛说话,是那么的紧张。

        “不怕的。”这个时候,她回头又是一笑也在这个时候,她才流露出了一点儿小女孩天真的感觉,好像是在鼓励一个大哥哥,然后她又对路山说了一句话:“你相信我吗?”

        “嗯。”路山重重的点头,就仿佛受到了某种蛊惑一般,架起了马儿,毫不犹豫的冲向了那群草原狼。

        “那个时候,怎么想的?11岁也不傻了,怎么敢朝着狼冲去?”我问了一句,这个时候路山又递了一支烟给我抽烟不是一个好习惯,男人之所以会依赖它,只是因为男人不能将情绪表达的太热烈,只能用这种含着麻痹镇定的烟草来稳定自己的情绪。

        “呵呵你要问我这个?回忆已经太久远了!但我怎么能忘记她的笑容,和那一句相信我吗?承一,你是没有见过那样的笑容让人从内心感觉到相对她虔诚。”路山点燃了烟,语气尽量压抑的很平静,可是其中那种炙热,就算用冰冷的语气说出来,也一样能够穿透人心。

        我没有说话,沉默了在这世间,也有一个人的笑容,能够让我生出虔诚的心,因为那个笑容就像雪中的仙子,月下的精灵也是那么圣洁而美好,让我不忍亵渎曾经,我就是常常这样看着如雪的笑容发愣。

        所以,我理解路山而在那茫茫的草原上,一匹马载着三个小孩,毫不犹豫的冲向狼群,这一幅画面却是太残酷了可是,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在其中。

        “怕吗?”风吹起了白玛的长发,上面挂着星星点点的装饰飘拂在路山的脸上,带着异样的香气,这是一般藏区的女孩子身上没有的香气,一种很特别的只属于白玛的味道。

        “我不怕。”路山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被风吹的颤抖,还是因为真的还是有一些胆怯而颤抖关于草原狼凶残狡猾的传说太多了。

        “为什么不怕?”距离越来越近白玛的声音也带着小女孩的好奇。

        “因为你要我相信你。”不知道为什么,路山的这句话说的分外的流畅没有在风中颤抖了。

        这个时候,坐在马前的小女孩主动的拉一下缰绳马停住了,距离最近的草原狼只有不到10米的距离而狡猾凶悍的狼群眼中闪着冰冷的光芒,盯着这一马三个小孩。

        “如果说狼真的要包围我们,要咬死我们,我要保护她。”这就是路山心中的想法,他丝毫不怪白玛把他带到这狼群的跟前,他也忘记了不远处焦急的羊儿,他只是无限的滋生出这种勇气,很这个坚定的念头。

        “你不要说话,我来和狼群说话。”白玛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传入了路山的耳朵,很淡然,淡然到像理所当然。

        “啊?”路山却震惊了这个神秘的女孩子是在和他说童话吗?

        可是,在下一刻,这个女孩子却双手舞动口中也在念着一段路山听不懂的话还真的是很神秘像是在和狼群对话,而我判断,这个时候应该是那个寺庙独有的手诀和咒语吧?

        而且,我也并不奇怪,白玛有这个能力我想起了在草原上追踪我们的那只苍鹰,想起了曼人巴身边的巨狼这就是这个寺庙的底蕴和传承吧?

        路山的讲述却在继续虽然在那个时候,白玛做出了如此神秘的举动,但是狼群却并没有任何的改变,甚至眼中冰冷的目光已经渐渐的变得凶残,而远处蹲在一块大石上的头狼,有一种充满了人性化的感觉,仿佛就是在嘲笑他们。

        但也就在白玛做完手势,念完那奇怪的路山听不懂的话以后一切安静了,路山感觉到白玛身上好像散发出了某种不一样的力量,不是针对这些草丛中的草原狼,而是那一只头狼。

        路山不明白这是什么?可是,他也是天生不一般的他感觉到了某种未知的,神秘的,玄而又玄的力量在蔓延。

        这种力量让他忘记了身边的危险忘记了身陷狼群之中,而这些狼群已经蠢蠢欲动只等头狼的一声命令,就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

        “啊呜”终于,头狼发出了一声长嚎。

        而陷入这种玄奇力量中的路山一下子被惊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