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战之后当有大喜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战之后当有大喜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酒不醉人人自醉以漫漫的回忆为菜,酒液入喉,别有一番滋味我的眼前变得模糊,我想我早已经醉了。

        而大家也同样是如此,一片片的醉倒在地深夜,小院已经横七竖八的睡满了人,我枕在慧根儿的肚子上,慧根儿兀自在说着醉话:“哥,额现在又敢吃蛋糕了你带额去吃全时间最好吃的蛋糕吧,面包额也吃的。”

        我笑酒意沸腾在心中,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很想知道,在我没了以后,道童子会不会带着慧根儿去吃蛋糕?

        “三哥哥我到底要不要和沁淮结婚呢?算了,你肯定会说要的那也得等大战以后三哥哥,我的胖虫子很厉害哦,你也不一定能打得赢,哈哈哈金蚕从来都是进化未知的存在哦。”如月靠着我,醉的更加的厉害。

        我很想伸手去捏捏她的鼻子却发现我眼中重影,怎么也捏不到如月的鼻子倒是承心哥在那边吃吃的笑,骂到:“陈承一,你这个白痴手在那里乱舞做什么?你倒是过来啊我好像看见沈星在我面前,我看不清楚,你来帮我看看?”

        在那边,承愿靠着墙,默默的看着承清哥不语,而承清哥默默的回避着承愿的目光又喝了一大口酒,然后猛然转身,忽然就走到承愿的身边,伸出手,又放下最后,竟然软软的瘫倒,就这样靠在了承愿的腿上承愿的脸上带着莫名温柔的笑容,一只手轻轻的放在承清哥的头上从他的花白的头发上抚过。

        “哥,我的拳打得好不好?”在那边,强子一个人在院中乱舞,拳脚早已经不成章法可是威势还在,虎虎生风。

        “好!”我迷迷糊糊的开口,然后举手不停得拍掌,心中却是恍惚总觉得看见了很多想要知道结果,但生活已经不属于我沁淮,如月承愿,承清哥可是我还来不及伤感,忽然脖子就被勒住了。

        我咳嗽了一声,却看见肖大少一张脸喝的通红在我耳边胡言乱语的说到:“这个承真真的太嚣张了你说,我要把她娶进门去?我能收拾她吗?”

        我还来不及说话,肖大少脸上涨的更红了,拍着我的背,头枕在我的肩头说到:“承一啊我已经不是大少爷了,我肖承乾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是我觉得承真是不会嫌弃我的对不对?说起来,你是她大师兄,就是她大哥她大哥呢,就是我大舅子,对不对?承一,不如我在你这里下聘礼吧?你看这个这个怎么样?我身上最贵的东西。”

        说话的时候,肖承乾从长袍里摸出了一个铁盒子,那是他最珍贵的雪茄我呵呵的笑了一声,说到:“肖大少,你一盒雪茄就想娶走我师妹?”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承真忽然冲了过来,一把拉起醉的软绵绵的肖承乾,忽然的就吻了上去。

        “好哦”“哦,他们亲了”“阿弥陀佛”这个举动让小院中一片沸腾,大家忽然都欢呼了起来。

        承真也有些醉眼朦胧的看着肖承乾,说到:“你说的,娶我。不用聘礼,你要的话,就把一颗心拿出来吧。”

        他们什么时候?我发现原来在时光流转中,有太多我不知道的事情情愫也在这生死与共的时间里,早已深种而我愿天下有情人,都能细水长流的幸福。

        而在大家起哄的声音之中肖承乾一把搂紧了承真,他说到:“承真,若是大战以后,我肖承乾还活着,你就一定是我的妻子一定,我就在这雪山一脉茫茫的草原上,大开宴席的娶你,然后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好啊”“我X,太肉麻了”

        大家又在起哄,可是幸福中的两个人哪里还管我们?紧紧的拥抱着我看见,在那边路山温和的看着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陶柏看着幸福中的肖大少和承真,眼中写满了祝福与落寞。

        而承心哥在起哄的时候,忽然两行泪水就从眼中滚落他悄悄的擦去,叼了一只烟在唇上,慢慢就默然不语。

        承清哥带着清淡的笑容,头枕在承愿的腿上承愿眼中依旧温柔,只是轻轻的把手搭在了承清哥的肩膀上,承清哥握住了那只手。

        我心中真诚的祝福可是,也难免酸涩若是当年,我肯留在苗寨,或者如雪愿意义无反顾的跟我走我是否也会对如雪说,娶你咱们在竹林小筑摆好多桌,然后再在月堰苗寨摆好多桌我就要热热闹闹的,让许多人看着你成为我的妻子。

        终究只是一声叹息我忽然大喊了一声:“承清哥,你娶了承愿吧我是大师兄,我为你做主了。”

        大家一齐的转头,看向了承清哥和承愿他们猛地一愣,承清哥清冷的脸上带着犹豫和挣扎,显然他和李师叔一样,带着一种异样的古板不像我和我师父那么洒脱不羁

        倒是承愿忽然充满勇气的说到:“承一哥,你当真为我们做主?”

        “当真!!”我认真的喊了一句。

        “那好大战以后,我元承愿要嫁给穆承清承一哥,我就把这个幸福压在你身上了。”承愿无比认真的说到。

        “好承清哥,到时候和我们一起办酒席吧,咱们一起娶媳妇儿在这草原上,摆个三百桌热闹到死”肖大少紧紧的抱着承真,大喊了一句。

        承清哥的脸上终于也不再犹豫,重重的点头然后期盼的目光看向了我。

        我笑着点头,算是承诺心中的泪水却在这一刻沸腾,我在大喊‘道童子,你知道的吧?你一定知道的吧?你到时候要为我的同门请愿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场婚礼,你要好好的扮演陈承一,你绝对不要让大家难过。’

        但是道童子的意志却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可我知道,他一定知道的我也不介意在我消失以前,一遍遍的提醒他。

        夜已深在一片情感放肆之后的喜悦中,大家终于醉的不能再醉纷纷彻底的在院中醉成一片,沉沉睡去再也不能动弹。

        秋长老出来看到这么一片,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这一群年轻人啊”然后吩咐人直接在院中铺垫了一番,把我们抬上去我有些昏沉沉的站起来,说到:“不用抬我,我还没有彻底醉。”

        “我也是,那就麻烦秋长老为我们准备两碗醒酒汤吧承一,要和我谈一谈吗?”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柔和的响起在我身后,我一看,正是路山半靠在墙边,温和的笑着看着我。

        我点头,对着秋长老说了一句:“那就劳烦秋长老了。”

        秋长老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我和路山,还有睡的横七竖八的一群人,再次叹息了一声,说了一句:“这群年轻人啊”

        雪山一脉的醒酒汤很特别明明是温热的温度,但入口却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清冷刺激的人思维一阵一阵的,渐渐清晰而我和路山本也是修者随着气息的运转,想要散发出一些酒意还是能够做到的。

        在醒酒汤喝完之后,我和路山也都清醒了七八分,坐在小院儿里的石桌上路山先是怜惜的看了一眼陶柏,又看了看大家,对我说到:“承一,人们老是说希望世界和平但是你觉得有多少人能体会和平的真意?可能这一种真意,是要真的经历过了颠沛流离,生死战场,才能更深的体会到吧”

        “那真意是什么?”我也看了一眼大家,其实心中若有所感。

        “真意就是更加懂得珍惜未来的美好和平,是一个让你有未来可以期待的词语,不是吗?承一?”路山笑着说到。

        “是啊那一幕一定会很开心,很热闹我是说,如果承清哥和肖承乾同办婚礼的时候多么好的未来,让人多希望能够没有那场大战。”我轻轻开口说到。

        “就像我,这一生很开心遇见你们,很遗憾却是和你们认识的太晚唯有未来可以期待。所以,也就更加的期待和平,没有那场大战。”路山说的很认真。

        我沉默说起来,我有一天的未来可以期待,算不算是期待?

        “承一”路山忽然开口叫我。

        “嗯?”

        “出去走走?”

        “好。”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吗?”

        “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