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一章 伙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一章 伙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回去,自然是一个无眠之夜但夜不会因为我的无眠就停留,而人也不会因为我的思念就圆满。

        师父早就教会了我思而不能得,念而不能为的背后,需要的是一颗平和之心不要只看眼前,而对于今夜出行,遇见如雪,还能有如此一番相遇划在我的生命中,给我一个无憾。

        我应该感恩。

        在各种杂乱的思绪中,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迷迷糊糊的睡着而当醒来的时候,已经又是一天天明。

        我三天的生命来到了第二天我却好像没有什么感觉,在醒来的片刻,兀自在床上发呆,因为昨天的梦太过光怪陆离,一会儿是道童子和魏朝雨,一会儿是我和如雪。

        好像纠缠的很深,却怎么也记不住结果甚至随着想的越久,整个梦越加的模糊。

        我苦笑了一声,就如同懊恼的孩子,在醒来的瞬间告诉自己一定要记得夜里梦的内容,却是随着醒来的时间越长,梦里的内容越加的记不住,最后懊恼的忘记了整个梦里到底是些什么内容。

        既然想不起来,我也懒得再想,翻身起床,刚刚穿好衣服负责照顾我的秋长龘老就推门而入了。

        我有些诧异看了一眼秋长龘老,我这才起来,他就知道了,未免而秋长龘老却波澜不惊的说到:“掌门,已经等候了多时,终于听见房间中有了点儿动静,我这就叫人把给你准备好的食物端上来。”

        我有些尴尬,原来是别人已经等候了多时,忍不住问了一声:“掌门,现在这是什么时候了?”

        “接近中午了原本一直想叫醒你,但想着昨天你才从地下洞穴出来,难免疲惫,又是熬着到了深夜才回来我无意中听见掌门辗转反侧了很久,就不忍心叫你了,让你多睡一会。”秋长龘老淡淡的说到,在那边已经要吩咐人为我把食物端上来。

        我愣了一下,在感激秋长龘老照顾我负责的同时,也叫住了他仅有三天完整的自我,我的时间很紧,莫名的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我已经是充满了罪恶感,所以我说到:“秋长龘老,不用了我去我爸妈那里吃。”

        “可是,掌门,你的身体还有灵魂都需要调理啊。”秋长龘老回头,有一些反对的意思,毕竟站在他的角度,有些不能理解我为什么会这样?要求三天倒也罢了,急着和父母朋友在一起,又是为了什么?因为要参加大战的远远不止我一个人啊。

        “秋长龘老就这样吧。”我无法解释,只能强势。

        而秋长龘老无奈的看了我几眼最终也只能同意了我的想法,毕竟很多事情虽然他不能理解,勉强也可以归结于人之常情他不能在这个事情上左右我的行动,说到底我还是雪山一脉的掌门。

        即便,我无意用掌门这个身份来压人

        秋长龘老退去了,我很快的收拾完毕就到了父母那边,在亲情的温暖下,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而我发现,其实无论环境怎么变化,就像是在小村子也好,雪山一脉也好,无论时间怎么流逝,父母姐姐年轻也好,年老也罢对待我,都像对待那个幼小时候的陈承一。

        亲情让人感动的地方不外如是,因为它有一种永恒不变的牵挂与关心不会因为时间和环境的变化而产生一丝变化,亲人总是始终如一的温暖。

        所以,和他们呆在一起时间会过的那么快,一切会那么的让人留恋但到了夜里,我还是不得不离开,我怕自己沉沦的再深一些,就会忍不住软弱,忍不住在爸妈面前嚎号大哭因为于我,对他们的心情也是一样,无论我变得怎么强大,爸妈,家人始终是我心灵上最强大的依靠,在依靠面前,人会不自觉的就软弱。

        这就是我强迫自己要离开的理由而在这一次,我才走出了父母所在小院的那条街道,就看见了一个身影随意的靠在墙边当看见我走了出来,一下子挺直了身子,灿烂的笑容就挂在了脸上。

        “哥”他叫了我一声,我走过去,紧紧的揽住了他,习惯性的摸了摸他的光头,尽管有些吃力了,但这多年的习惯怎么可能轻易的改变。

        这个身影是慧根儿。

        这个小子在经历了粗糙的青春期以后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已经越发的出彩了,模样渐渐的越来越清秀,整个人有一种内蕴的感觉而小时候那个小圆蛋儿的样子已经渐渐的更加模糊,连圆溜溜的大眼睛也变得细长清秀了起来。

        刚才他那一笑,非常的灿烂,如果不是和尚的身份这小子会吸引小姑娘的。

        此刻,我揽着他,走在雪山一脉的平台那交错的街道上,而他却还一如小时候那样的喋喋不休:“哥,额听说啦,你太厉害了真从那个地下洞穴中走了出来,带我的长龘老说,你最后遇到的是一条龙啊!哥,你就是无所不能的你一直都是额的偶像,真的咧。”

        我笑,即便在别人眼里慧根儿怎么改变,是变得成熟了也好,杀伐果断也好在我眼里,他骨子里的东西却始终未变,就连说话,那股陕西味儿都还改不掉我拍拍他的肩膀,笑着问了一句:“我是你偶像?那慧大爷呢?”

        “额师父?他不行为老不尊,这个年纪还和额抢鸡蛋。”慧根儿一说起来,脸就一下子跨了下来,看起来有点儿委屈的小模样。

        我的眼前却好像产生了幻觉仿佛看见了小时候的慧根儿,那个小小的,总爱让我抱着,赖着我的小圆蛋儿爱吃鸡蛋,更爱吃蛋糕,最后再哭着对我说:“哥,额再也不吃蛋糕了。”

        到如今,让我一把再抱起他,显然已经是不现实的事情了但在那些岁月中,他把我几乎是当成唯一依靠的岁月是不会磨灭的我知道,我也活在慧根儿的记忆里,也许多年以后,他还是会记得我抱着他时的安心吧。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仿佛豁然开朗了许多想着他和慧大爷还在抢鸡蛋,忍不住放声大笑慧根儿在我身旁,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光头,说到:“有什么好笑的嘛?”

        我摸摸他的光头,也不回答,只是问到:“你怎么会在那里等我?”

        “不光是我啊,还有大家都来了嘛承清哥,承心哥都来了!结果你不在,一个长龘老告诉我们你去爸妈那里了我们就等着,但我想你了啊,你在地下洞穴里都呆了好些天了我也想问你关于地下洞穴的事情,我等不了,所以我说要来接你孙强听说了,也要一起,他还一定要说是我二哥我不干,我说只能去一个人接哥,然后我们就打赌,我赢了,我就来了。”慧根儿说到最后,越发的得意,一笑,两排洁白的牙齿,眼睛也眯了起来。

        我听的无语,其实我发现不管是慧根儿,还是强子都有一些孩子心性慧根儿一向是如此,而强子或者是因为避世在寨子里苦修的时间太长,造成了这种心性也或者是受到了什么影响。

        我没有再多想什么,只是揽紧了慧根儿,不知道为什么,听说大家都来了,我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不是在闭关苦修吗?怎么想着来看我的?”但我还是追问了一句我只有三天存在时间这个秘密,恐怕只有我一个人知晓,他们闭关苦修,晚上是有时间的,原本多的是时间相聚,忽然一下子都来找我了,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

        “是如月姐听说,你要放松三天,就约大家一起来了啊原本昨天就想来的,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听说你从地下洞穴中走出来了,我们太兴奋了,就连带我的长龘老都不可思议的觉得你创造了一个奇迹。”慧根儿越说越兴奋,手舞足蹈的。

        我沉静的笑着心中却想着,这是上天的怜悯吗?还是注定了我已经快要消失在这世间,给我一个弥补,让我这生命中最后的三天,可以和我一个又一个最重要的人相聚?

        让我到最后,可以有一个无憾?

        这样想着,我和慧根儿已经走到了我所在的小院推开院门,我看见坐了一院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