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章 如雪(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章 如雪(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如雪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提出如此的要求,整个人都怔了一下或许在她心里,这份感情已经成为一个禁忌她是如此倔强的女孩子,认定了继续下去只是伤害,便会逼迫自己。

        想到这里,我有些心疼如雪她总是这样逼迫自己守着寨子,到最后守着龙墓她到底承受了多少?不比我少吧。

        如果放在以前,按照我那纠结的性格,如雪这般,我也会守着自己不去越界但如今我的生命只剩下了三天不到,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所以,看着如雪有些发呆的样子,我忽然就笑了我不再压抑自己所有的感情与温柔,就这样看着如雪,然后一下子坐在了岩石之上,拍了拍身旁,对如雪说到:“我们的生命其实何其的短暂,一个月之后就将有一场生死大战如雪,陈承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没了,你又何必吝啬一首歌?你当我故人也好,朋友也罢请你为我再唱一曲吧。”

        如雪深深的看着我,在那一刻,迎上我笑容的是她一丝心痛,她没有说话,到底坐在了我的身旁。

        很多年前,我们就常常这样并肩而坐如今,在这个清澈的星光之夜,她再靠近我,我感觉恍然如梦我不想再顾忌什么,很自然的把手放在了她的腰上,然后微微用力,把她揽入了我的怀中。

        如雪的身体瞬间就僵硬了,她低声说到:“陈承一,你忘记了我们曾经的约定吗?”

        “如雪,别动,就这样。”我什么都没有回答她,只是望着远处的水天一色,难分天上湖中的星空,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如雪的身体还是僵硬,可却下意识的没动了。

        我也不管她此刻在想什么,只是低声的说到:“你也许会认为我唐突,也许会认为我忘记了约定我只是想说,我没有忘记约定,而没有忘记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没有忘记你,也没有忘记我”

        说到这里,我已经说不下去了和如雪相识这么多年,我从未那么直白的对她说过我爱你,到如今也是说不出口,但她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因为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的发抖。

        接着我感觉到了她稍许的挣扎,然后对我说到:“承一,忘与不忘,结果已经注定,你又是何必?”

        “如雪,如果陈承一就要没了呢?你是否还舍得这样坚持?你何不让我在最后能做一个梦?”我看着如雪,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我没有具体的说什么,但我相信我的眼神她会懂。

        “你在胡说什么?一场大战,你就觉得你注定会”如雪一向在清冷,在这个时候却忍不住微微有些愤怒的望着我。

        我笑着说到:“不管大战与否,也不管是什么让我梦一场吧从你离开到如今,我已经忘记了几年,因为我不想去记得这些更不想去说,我如何思念你的细碎。这么多年,我恨过,也怨过因为你竟然如此的舍得不见,但最终还是爱着当是为我庆贺也好,当是安慰我也好,你当真舍得连一场梦都不给吗?”

        如雪看着我,忽然不再说话,下一刻,她轻轻的倚在了我的肩头,就一如当年

        “承一,你不会没有的不会的”我没想到如雪会就这样倚在了我的肩头,心中的各种情绪一下子交集在一起,还未平息,如雪已经轻轻的握住了我的手,低声的呢喃着。

        下一刻,我还想说什么她已经用手轻轻的捂住了我的嘴,然后开口轻声的唱到:“半冷半暖秋天熨帖你身边,静静看着流光飞舞那风中一片片红叶”

        再一次,熟悉的歌声在我耳边萦绕,那么多年,魂绕梦绕不能相忘的声音也终于再一次听见我的喉头有些哽咽。

        夜色很美夜风吹过湖面,湖面荡起微波,星光随着湖面一起荡漾,美得让人窒息如果可以,我真的就想生命停留在这一刻,不要再有将来可惜,时间会因为谁而停留呢?

        一曲流光飞舞已经唱完了,在这湖光山色之中,我和如雪都半晌没有动,夜风也许很冷,但还有彼此可以取暖,不是吗?

        但一场梦,终究只是一场梦,如果我还有选择,只是选择主动一点儿去结束它,那样可能心不会那么疼我原本是打算告诉如雪,道童子和魏朝雨的事情,因为如今看来如雪毫不知情但我终究是没有说。

        有些疼痛的往事,一个人记得,一个知道也就够了何必让如雪也因此痛苦,即便到陈承一消失了,她也不知道我与生俱来的胎记中,除了灵觉强大的原因,还有就是带着她的印记来到了这个世间。

        这样想着,我轻轻的放开了如雪,站了起来故作潇洒的说到:“好晚了,如雪我要回去了,谢谢你的流光飞舞,这场梦很美,至少梦中除了星光,就全是你。夜风很凉,你也别在这里呆太久。”

        说完这句话,我转身就走生命只剩下三天,或许可以让我放肆一些,但我的放肆不意味着我要给如雪一生的沉痛,如果让她察觉出来什么,最有可能发现道童子不是我的人,那一定就是如雪。

        因为道童子不会像我这样孩子气的望着如雪笑。

        但是我每走出两步,衣袖却被拉住了我回头,看见是如雪拉住我的衣袖,我不明白如雪为何会如此,不由得问了一句:“如雪?”

        可是她却一语不发,忽然就撞进我的怀里,一下子抱紧了我。

        我有些呆呆愣愣的,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紧紧回抱住了她她没有抬头,只是埋首在我怀中说到:“承一,在龙墓里的岁月是没有时间的,因为过的清冷也平淡我没有后悔过,但我依旧需要支撑,而支撑我的,一直都是你的存在。我也许很倔强的隔离了我们彼此,因为在现实是就算我不倔强,我们已经注定了分别一入龙墓弃凡尘,我是一个已经丢弃了凡尘的人,我又怎么可以拖累你?”

        “如雪。”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了一些。

        “承一,我不敢见你可是,你不能没有!就如我刚才所说的,你是支撑着我的存在想着你在世间的某一处角落活着,我也会觉得充满了勇气。所以,你再也不要说陈承一如果没有了的话。”如雪的声音轻轻的,就算如此浓烈的感情,在她表达起来也是淡淡的。

        我心如刀绞,这句话,我应该如何去答应她?命运似乎已经不可以逆转但如雪好像也不需要我回答,好像我这样的默然已经是给了她一个答案。

        她抬头望着我,忽然就轻轻触碰到了我的嘴唇我感觉到了冰凉的泪水,在这个时候,再也忍不住的抱紧她然后回吻住了她。

        这已经是时隔多年,而感情这种事情,不是说你我说好了,就一定能压抑得住

        在和如雪的纠缠中,我仿佛忘记了时间能有这样的一吻,仿佛生命都已经彻底的圆满最终,如雪轻轻的推开了我,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只有一句话飘荡在风中:“今夜,也是我的一场梦。”

        唇齿间,好像还残留着如雪的味道我看着她的背影,并没有叫住她,我很感激她在我生命的最后表达她对我的感情,给了我一个圆满。什么都不重要了,就包括她怎么会两次莫名的出现,我都不想要答案了。

        我不该留下痛苦给她就算龙墓清冷的日子,她好好的活着,未尝也不是对我的安慰。

        风声吹散了我的叹息,夜,已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