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九章 如雪(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九章 如雪(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很想留下来过夜但是我还是狠心咬牙的走了。

        并非我不想多陪爸妈一些时间,而是因为我怕待的越久我越脆弱,会一不小心让爸妈察觉什么,之前我的表现让他们已经有些小小的不安,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圆回来尽管走出那个门,那么残忍,但更残忍的是让他们察觉知道了一些什么。

        “剩下还有两天的时间,我可以再好好陪陪他们。”我这样安慰自己,但是脚步却不是朝着我暂住的地方走去,而是朝着雪山一脉山门处走去。

        其实,我不愿意承认的是自己的脆弱,面对生死的伤感,我怕一个人回答那个安静的空间的沉默所以,我选择四处走走。

        雪山一脉所在的地方很美,就像是在这片神秘高原上的一方净土尽管已经是夜,但这璀璨的星空却是别的地方不能看见的很美,让我想起了道童子的故乡

        我背着双手,在这草原上慢慢的走着,就像走在一床厚毯上一般,时不时的就有不怕人的动物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带起一阵混合着青草野花香气的清风,如在梦中在远处,星光下的湖泊又倒映着星空,一时间,天地难分。

        如此的美景,让我的心情渐渐的平静,其实在时间洪流之中,在山川长河之内,我何其的渺小长河一滴水罢了我又何苦陷入生死去伤感?因为我还在这长河内不停的轮回锤炼,随着长河的奔流,不曾停止

        夜风吹来,吹起了我身穿的白麻长袍在这高原的夏夜,也带着很深的凉意,可是我还是没有一丝的睡意,尽管才从地下洞穴出来,身体已经很疲惫。

        我想走到那边的湖边,去看一看湖中的星空

        最近的一个湖,离雪山一脉的山门不是很远步行个20分钟也就差不多到了虽然这里的夜色璀璨,但毕竟是夜目光所及的距离有限,一直到快走到湖边,我才发现在湖那一侧的大岩石上,好像有一个身影站立其上。

        是谁?也是在这样的夜里,和我一般没有睡意,来到这里看湖光山色我的心微微有些好奇,如果同是满腹心事的人,说不定能聊上两句,彼此安慰。

        这样也算是一段缘分,那会不会是我生命中最后一段缘分呢?我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朝着那边走去。

        高原的夜那么清透,无雨,风却是很大我在那块大石之下,衣襟飘动而大石之上的人,同样也是衣襟飘动

        漫天的星光流动,美到了极致而我的心却在这一刻仿佛停跳了一拍,时光在彼此目光碰撞的那一刻,已经静止星光漫天在这一刻也已经黯淡,我眼中只有岩石上的那个身影,那双我已经看不透的眼眸。

        这哪里是我生命中最后的一段缘分还要相遇的人这个人是我生命之初,就必须要遇到的人,因为上一世的缘分和债,让我从出生开始,就注定要和她有一段纠缠。

        我没想到,无意的散步,我竟然在湖边遇见了她——如雪。

        在这一刻,道童子沉睡的意志有一些松动好像在下一刻就会一下子出现,但终究是归于了沉寂,但那种弥漫的心痛混合着我的心痛已经充斥在了我的心间。

        我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她,我希望她能在此刻读懂我眼中的千言万语而在同时,我也开始嘲笑自己,明明是有那么多话想说的,明明是想过千百次重逢以后,我要如何,到这一刻,却变成了绝对的安静。

        “你也来了?”我没想到先开口的是如雪,声音一如既往的清清淡淡,就如同我们从来没有分别过,她只是在给我打一个招呼。

        “嗯,来了。”她如此说,在这一刻,我即便是有一肚子的话爆发在了喉头,就要脱口而出,也被如雪这一句云淡风轻的来了给憋了回去,变成了一句,嗯,来了。

        好像我们原本就应该如此对话一般。

        这句话以后,我们又是短暂的沉默好像某种感情到了一定的程度,人已无言只能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无法表达。

        风吹起如雪的长发她已经不是当年在苗寨里的那般打扮了,如今穿着雪山一脉特有的白麻长袍,黑发没有任何装饰的随意披散,看起来更像出尘的仙子。

        风亦飞扬着我的短发却是好像吹起了当年回忆的点点碎片,全部飞舞在了眼前初见时的清冷,动心时的挣扎折磨,在地下秘道中背负着我生命,在夕阳的窗后任我梳理长发时的迷茫,还有在耳边轻轻的一曲流光飞舞一年一年冬天看一次电影的约定积雪的密林中,丝丝的亲密缠绵最后分别时,那孤独却坚韧不曾回头的背影

        我有些痴了,无数个她和现在的她重合在一起,她还是我生命中最重要,最不能忘怀,和我纠缠了两世的女人——如雪。

        “你要上来吗?在这里看着风景更加的不错。”在这种沉默中,如雪再次开口了。

        “嗯。”我也从回忆的碎片中回过神来然后一跃而上,跳上了那块大石然后看似的平静的一步一步走向如雪,和她并肩而立。

        这一刻,是如此的平静,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每一步我的心跳是多么的剧烈我生怕这是我的一场梦,当我走进的时候,如雪又再次消失在我眼前。

        半年缠绵,一生相思那个时候的我以为能够承受这样的后果,实际上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根本就无所谓后果,也不用去承担,从开始倾心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命运,而命运既是每一天的生活,我只是这样走过。

        而我最终只要能说声无悔,也就够了。

        如雪并没有消失,这一次,她是真实的就在我身边那一步一步走近的时候,我很想是我能一步步走近拥抱她,那该有多好?但我只是最终和她并肩而立。

        我不想矫情的说我这就满足了但她的味道还是那么熟悉的飘洒于我的鼻端时,我觉得真的,这就满足了。

        “是不是很美?”如雪忽然开口这样问到。

        “是的。”站在岩石之上,整个湖泊就可以尽收眼底,还能望见更远处的星空,哪里又会不美?

        “好多年了,我发现比起那些年月的你,你好像沉默了很多。”如雪又一次开口。

        “人都是会变的,也可以说是会成长的只是,有些东西却是不会改变的。”我轻声的说到,我想如雪明白我说的是什么。

        可是如雪并不接我这句话,而是望着远处的星空说到:“是啊,人是会变的我没想到再见你时,你已经是这个神奇而神秘的地方的主人了。承一,该庆贺的是,你比起当年,更加的能够背负自己的责任了。”

        “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我总是要背起责任的,我是老李一脉的弟子,这就是我们的宿命。我若任性的话此刻,你和我不应该是这样的,对不对?”我忽然开口说了一个如果。

        这言下之意,别人不明白,如雪一定能够明白其实不管是我还是她,如果都有那么一丝任性的话,说不定我已经是她的丈夫,而她亦是我的妻子了此刻的我们不管是在做什么,肯定也不会是像现在这样要面对一场生死大战。

        我不明白如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能是通过破开的空间但出现的理由,我想也一定是与这场大战有关如果,是因为她,她应该不会。原因也只有一个——她不够任性。

        我不也是同样而更苦的是,我不够任性,亦不够潇洒如果够潇洒,我也应该放下了,就如师祖那般,不是吗?

        我的这个话题在我们之间有些尖锐了,如雪沉默了一阵子夜风更大了,一如当年,她的长发发端,常常会扫过我的脸颊,只是当年之所以是当年,代表的也就是再也回不去了。

        我不想气氛这样尴尬的沉默下去我是一个只有三天岁月的人了,我还想和如雪多呆一会儿,所以,我轻轻开口了:“你刚才不是说该庆贺我能够背负起更多了吗?”

        “嗯?”如雪显然不懂我忽然转变的话题,背后的意思是什么。

        “做为故人,那你为我庆贺一下,好不好?”我忽然转头望着如雪仿佛流逝的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看着这一张我魂牵梦绕的脸蛋儿,我的心莫名的开始疼痛。

        如雪沉默的看着我,静待我的下文,眼中的情绪隐藏的很深,深到我什么都看不出来。

        “流光飞舞”我开口看似很平静的说到,回忆却被带回了那个飘满枫叶的湖边,那一个最后的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