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天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天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不知道友情可以让人亲密到什么地步但是,三个人在这个年龄,还一起泡澡,从夕阳漫天,到星空璀璨就是一种无声的证明了吧?

        过命的交情,我想在沁淮和酥肉身上,我有这种感觉,他们也有。

        在泡完澡以后,沁淮和酥肉要回去了,他们是想多留一些时间给别的人而我们三个勾肩搭背的‘招摇过市’,在送沁淮和酥肉到住处以后,我忽然又有千言万语,只是化为了一个熊抱,在彼此的胸膛上狠狠的锤了两拳。

        “走了。”我很简单的说到,也许对于他们来说,这一个月还有再见面的机会也说不定,即使我要闭关苦修。

        但是对于我来说,这或者真的就是最后一次见面,我不想让他们看见转身的瞬间,我所有对他们的回忆涌上心头,而化作泪水,溢满了眼眶,所以只能干脆的就这么忍着说了一句走了。

        “等你回来,承一。”

        “三娃儿,你无敌,你必胜。”他们大声的与我道别,这其实是对大战的祝福。

        我一边任由眼泪横流,一边挥挥手,表示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然后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我的家人住在那里,我想去看看他们。

        这是我们的道别,沁淮,酥肉我一把抹干了自己的眼泪,我觉得那一句活在了他们的生命里,已经给我足够的安慰我的岁月沉积在了一个有一个人的回忆里,那就是对我自己即将消失的意志的安葬吧。

        “哎呀,老头子,今天晚上你就要承一休息一下,我们明天去看他吧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你个老太婆啰嗦个屁,这个屁娃娃,咋不说今天来看看我们呢?我看他是当上官了,得意了,现在说不定在和谁喝酒。”

        “爸,弟弟这些事,我不太明白,但你别在他面前抱怨啊我心里担心着呢,说是一个月以后要打仗。”

        “大姐,你别担心了,我们弟弟不一般的,他会没有事的。”

        “你说,这孩子要打仗了,他”

        “老头子,你忽然哭啥你,你,别这样啊”

        “我没哭,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哭了你也是,瞎忙什么?这里的人杰地灵的,吃的那都是平常百姓吃不到的,你到这里来煮什么东西?儿子现在需要的是大补。”

        “你懂什么?有什么比妈妈煮的东西更补,你这个老头儿,你不要找不到人骂,就冲我发脾气”

        我的家人都被安排住在一个院落里,见我来了原本守着院落的一个雪山弟子就给我开了门,在我的示意下,他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动静而我爸妈都是大嗓门,我还没有进屋子里,站在院子里就听见了这些对话。

        我忽然就愣住了,然后蹲下用拳头把自己的胸口顶得生疼,然后才让自己没有哽咽出声我在心里默默的告诫了自己一百遍,陈承一,必须装作没事的人,必须,必须

        然后这才站起来,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发红的眼眶然后才故意弄出了很大的动静,一下子推门走了进去。

        正好就迎上了听见动静,要来开门的妈妈。

        “妈。”我装作笑得很轻松的叫了一句,然后故意吸了吸鼻子,有些惊喜的问到:“妈,你在煮什么啊?那么香?”

        而我妈一下子就高兴了,一把就拉着我的手,对着我爸喊到:“刚才谁说儿子不会来的?你看,承一这不是来了吗?你这个老头儿,从来就是这样,几十岁了都不见你有一些稳重!”

        “哼来那么晚,不如不来了。”爸爸有些下不来台,明明是很开心,故意别过脸去装生气。

        我笑着走过去,拉着两个姐姐,一起坐在了爸的面前,然后说到:“我这是一睡醒,肚子饿了,就过来了小时候不就这样吗?在外面皮到肚子饿了,就回来找爸爸妈妈要吃的来了。”

        “哈哈,我就说呢承一,我给你熬了火锅汤啊,等一下就煮菜进去。你小时候不是最爱吃这个了吗?管这叫麻辣锅。”我妈一听这个就高兴了,然后人一溜烟儿的就跑别的房间去了,也难为雪山一脉了,还为我妈准备一个能煮饭的地方。

        我看着妈妈开心的背影,莫名的有些心酸可是挂在脸上的却是期待又轻松的笑容我一坐下来,我大姐就开始问我那什么打仗的事情,二姐也担心的看着我,原本假装生气的爸爸也一下子转了过来,浑然忘记了刚才生气的事情,很担心的看着我。

        家人的关心是从来都不会少的,说是血脉的力量也好,说是一起相依的岁月早已在生命灵魂力刻下了彼此相连的印记也好总是如同冬天里最温暖的火炉,让人从内心感觉到放松和依靠。

        我笑的有些僵硬了干脆站起来,在屋子里找出了一副围棋,摆在了桌子上雪山一脉的房间里一般都备着这个,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门人弟子放松所用,到了如今反倒成全了我一番心愿。

        “其实,这场战斗对于我来说,应该还是不会危险的因为现在我肩负着雪山一脉,他们要做的是尽量会保护我。”我故意说的云淡风轻,事实上,这场打仗,雪山一脉给予我的说法从来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我是关键的,即便我不知道我究竟关键在哪儿,但在战场上的关键往往也意味着危险。

        说话间,我放下了围棋盘然后把围棋子分别摆在了我和爸的面前,爸担心的看着我,问了一句:“那雪山一脉能够保护的了你吗?”

        “呵呵,爸爸,你知道吗?这雪山一脉的大高手多了去了你觉得我师父厉害吧?我师父在这里面就排不上号。”我故意说的很夸张,其实是为了宽他们的心。

        我这样一说,我爸和两个姐姐一下子就放心了,二姐挽住了我的一只手臂,而大姐把手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就如我们小时候非得拉着我逛街那样亲密的依偎着我

        “爸,来,和我下盘棋。马上我也要闭关修炼了忽然就是想陪陪你下盘棋。”我若无其事的说到,然后和大姐二姐靠的更紧了一些小时候的岁月穿过心头她们是真心的喜欢我这个弟弟,太多不能遗忘的回忆,只可惜不能说出来的是,我就要无声无息的消失,她们如果知道,必然很难面对。

        那还不如让她们永远不要知道而我,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吧。

        我想的有些难过,而在那边爸爸已经摆上了一颗棋子,有些高兴的说到;“你们三个从小感情就好就你这个三娃儿皮,你两个姐姐还宠着换别的姐姐,早就揍你了。”

        “我姐疼我呗。”我笑的开心,也落下了一颗棋子,语气中有骄傲,也有着对家人浓浓的依恋。

        “还想着要找我下棋我都快忘了这手艺了都记不清楚上一次和你下棋是什么时候了。”爸爸认真的在摆着棋子,很无意的一句话,却说的很心酸。

        很多年前,我离开他们,深深体会到的是一种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疼痛而如今我要先走一步,体会到的却是一种怕他们伤心,而情愿隐忍的情怀这也许就是亲情,在很多时候,超越了死亡,剩下的只是浓厚的想要给予和牵挂。

        一盘棋没有下完妈妈已经端上来了她煮的菜,熟悉的香味,仿佛把我带回了那些年的岁月他们老了,我长大了可是一世父母缘,经历的岁月不会改变,于我也就够了。

        爸爸的棋自然是下不赢我,在这个时候,自然是借着要吃饭的借口,硬是不下了,我也就依着他了在我内心,其实很想和他下完一盘棋,因为这可能是今生不再的事情但我也只能笑笑的就算了,我不能让他们感觉到我会离开。

        这一顿饭吃的很温暖,我都快忘记了是有多少岁月,我没有和家人这样一起吃过一段饭了,随意的闲聊,很自然的互相夹菜,很平常的招呼,多吃点儿这个,那个让我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

        曾经,我就这样羡慕过万家灯火因为这些幸福对于我来说太远,太远只是不知道,在万家灯火背后的人们,是否又懂的珍惜这种幸福,不会让莫名的利益,各种的琐事去蒙蔽这种幸福呢?

        可知道,在你们的窗口下,是有人那么羡慕着的想要得到这种最平凡的温暖。

        “姐,在这雪山一脉有着最好的雪莲,对你们身体好,明天我找人帮你们要去。”

        “姐来,让我帮你弄弄头发,看这乱的。”

        “爸,你这肩膀又开始疼了?得了,让妈到旁边去吧我帮你捏捏,她没力气的。”

        “诶,妈你这手腕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来,我帮你揉一下,这活血是必须的我忘记我和你说的小办法了?”

        “爸,妈这热水我让人弄来了,我帮你们洗个脚吧”

        “来吧,别不好意思了爸,你这脚趾甲我帮你剪了吧,妈指甲刀给我。”

        “妈,我来帮你捏捏脚这脚对应着很多内俯捏脚好处多了去了,姐啊,你们以后也多帮爸妈捏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