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七章 这样活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七章 这样活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第一次见面?这个话题让酥肉和沁淮都愣了一下,刚才那欢乐的打闹气氛都一下子消失了变成了稍微有些伤感的气氛。

        毕竟时光的无情,只有在回忆的时候才能具体的感受到因为在回忆的时候,人才知道再也回不到当初,才能体会到物是人非而就算那景那人还在,当初的心情是否就能回去了呢?

        所以,面对流逝而过的时光,没有人能做到不伤感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承一这小子,是在我初三的时候,那一天才开学老师把你带进来的,那眼神儿就跟小狼似的,让自我介绍也不开口我心想这哥们儿可能是个刺头儿,以后说不定会和这小子打一架结果,在放学的时候,我被几个高中的小子追着打你冲上来了还记得吗?承一,那一次”沁淮说着就笑了。

        我也跟着笑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听沁淮说起过这一段儿的心理,第一次见到我时,竟然想着会和我打一架,我笑着说了一声:“记得啊那一次,我记得我还弄坏了一辆自行车,是吧?”

        “是啊,我也没想到你会冲过来帮我一起打架,后来那一帮高中的小子人聚越多你被逼急了,抓起一辆不知道谁的自行车就砸过去了,这样还嫌不够过瘾又冲过去拿起那辆自行车乱砸乱舞的!!然后就把自行车给弄坏了后来咱们俩还是打不过,被揍了不说,后来还赔人自行车钱,哈哈”说起往事,沁淮好像很开心,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个年月的我,想念家乡,想念父母,想念以前的朋友,不适应北京,也抱怨常年不在的师父又是十几岁的年纪,真是一段充满了叛逆的岁月。

        “哎呀,现在还是要拯救天下的道士呢,也有这么一段儿可是,三娃儿,你那时咋想着帮沁淮打架呢?”酥肉开口笑着问了我一句,这些年养尊处优的老板生活,让这小子越发的胖了,一笑下巴上的肥肉都在颤抖。

        “因为,那天我去班上报道的时候,就看见沁淮一个人冲着我笑了一下。”原因其实就是那么简单,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孤独又叛逆的我,是多么的渴望一丝温情。

        “你笑啥?”酥肉也好奇,毕竟我才到班上的时候,他还想着和我打一架啊。

        “这事儿的原因,我也在打架之后问过承一我还记得我和他那天都被揍的满脸血,就躺在学校的坝子里,我问他,我又不认识你,你为啥帮我?他那时的普通话带着四川味儿我不太能听懂他说啥,他又重复了一次,我才听懂他说他到班上的时候,就我一个人冲着他笑了一下。后来,我自己回想,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儿,其实我明明想着这小子是个刺头儿,咱们说不定会打架的我笑啥呢?可是,我给不出答案,我就记得,他那天老师让他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不说,还挑衅一般,倔强的看了一眼全班的同学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我的时候,我就是忍不住冲着他笑了一下。这事儿能说清楚吗?我后来在想,我如果没有笑那一下,我们还是不是能成为一辈子的朋友?我想肯定也会的不是说缘分,缘分吗?而这么多年,我就是在想,所谓的缘分,就是无论如何也会让两个人走在一起的一条线,绑在心里,扯也扯不掉这应该就是我生命中,属于我和承一的命运一笑也就够了。”沁淮说话的时候拿过挂在木桶旁边的裤子,摸出了三支烟,在我们嘴里一人塞了一支。

        他转头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他眼眶红了我大战在即,要说他不伤感和担心是假的只是那么多年岁月走过,再激烈的表达都没有意义了一切的情谊都在细节中,无法言说了。

        听着沁淮动情的话,酥肉也愣了好一会儿,过了很久,才说到:“沁淮,你一文艺,我全身就起了鸡皮疙瘩不然,你来摸摸?摸摸?”

        “滚,谁要摸你边儿去啊,哥儿我只摸女的,不摸男的再说,你就跟一堆猪油似的”沁淮一脸嫌弃的,故意夸张的躲开了。

        而酥肉不依不饶的硬要凑过去,让沁淮摸也不知道怎么的,把我也拖入了战局三个人又闹了一阵儿,甚至惊动了隔壁的长垩老他进来看见,愣了一阵儿,结果就吩咐人再去给我们加点儿水毕竟我们一闹,弄得旁边全是水但这大战在即,长垩老也给了我们最大的包容。

        闹够了,木桶里又加上了一些热水蒸汽再次在这屋中蒸腾,我们三个懒洋洋的靠在木桶边儿上,沁淮一垩手拿着一块儿他和酥肉带过来的烤羊排啃着,一边喝了一口酒,带着悠闲的说到:“酥肉,我都说了我和承一第一次见面的事儿,你咋不说说?”

        “其实我和三娃儿一个村的要说第一次见面,我哪儿想的起?说不定在我们还是奶娃儿的时候,我们妈妈就抱着我们互相见过了我只能说,关于我和三娃儿最早的记忆我记得那是咱们村六公办寿,开席,那真热闹,请了全村的人我也被我爸妈带去了,巧的是就和三娃儿一家坐一桌啊”说着,酥肉脸上也流露出了回忆的笑容。

        “就这样,坐一桌就完了?”沁淮不舍的追问着。

        “哈哈,三娃儿是事儿精,哪能这么就完了?那时候的日子哪能和现在比那种宴席可是难得的,因为很多肉吃啊你知道我能吃,三娃儿从来也不差,满桌子就咱俩小子,就跟俩小狼似的抢肉吃,结果双双被打说是没规矩,那顿饭我们都没吃好提前就被赶下了桌子,毕竟桌上还有长辈呢。”酥肉敲着脑袋,毕竟那个时候我们很小,还没上小学呢有些记忆已经模糊,带着一些泛黄的色彩。

        “那后来呢?”沁淮啃了一口羊排,满嘴都是油,然后很够义气的往酥肉嘴里塞了一块儿羊排。

        酥肉一口吞了,这才说到:“我被赶下桌子之后,就自己去转悠了,毕竟在村子里转悠,都是熟人,大人也放心,那段记忆我有些模糊但我记得很清楚的是,三娃儿不知道怎么的,就找上了我,问我,是不是没吃饱我就傻乎乎的点头啊结果,三娃儿带着我去把六公家的小鸡崽子抓了几只偷了他垩妈的洋火(火柴),和我捣腾了一下午,把别人家的小鸡崽子给吃了,哈哈哈哈”

        说着酥肉自己都开始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那个时候,我是全村出名的让人头疼的皮孩子这事儿就是我的风格,事情的结果我当然也还记得,我和酥肉双双被胖揍了一顿。

        而沁淮抹了一把脸,说到:“那还真够皮的,去把主人家的鸡吃了而且还是小鸡崽子,你们真成。”

        “你不说这个,我现在也觉得神奇那时候,我们才多大啊,4,5岁的小娃儿,就会弄这个了但如果不是三娃儿,我想我一个人是做不出来的!我觉得三娃儿天生不凡,是不是就表现在这方面?小小年纪,就会偷鸡摸狗还会高级技能,烤着吃?沁淮,你觉得呢?”酥肉一脸的正经。

        “嗯,我觉得也是!”沁淮也一脸的正经。

        他们俩这表情看得我牙痒痒,一下子从木桶里站起来捧了一把水就朝他们两个泼去,口中喊着:“你们两个就扯淡吧”

        接着又是一阵笑闹,在我们都闹够以后,酥肉用很小的声音说了一句:“即使,我还能回到过去那段日子我也肯定愿意再和三娃儿一起偷鸡就算我也知道了肯定会被胖揍一顿,外加一个星期不能吃肉。很多事情,我都愿意再和三娃儿去经历一次,什么跑饿鬼墓里去了,什么被那黑岩苗寨绑架了啊其实,我也不是年轻时候渴望神奇刺激的样子了,我有家,有老婆,有孩子容不得生活起太大的波澜但我就是愿意,我放弃不了和这个朋友经历的一切,那很珍贵,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不可分割我也能理解古时候那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感情了,为三娃儿我就愿意,虽然我这身肥膘没什么用。”

        酥肉的一席话,说的我们三个眼眶都红了沁淮再次抹了一把脸,说到:“狗垩日的酥肉,你不是说老子文艺吗?你抒什么情?”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我没了,或者我站在你们面前,我已经不是我这可能有些难以理解,你们姑且这么认为着吧那么,你们会怎么样?”我心里憋的慌,回忆越是美好,对生命的不舍体会的就越是浓厚不是害怕,真的只是不舍。

        “你在说什么啊?是在担心大战吗?你真的不必担心的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你已经是我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说的不好听一些,要是你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了你也永远的活在我生命中!我酥肉是会活着但老子会把你那一份儿跟着一起活下去,你的爸妈,家人,我是义不容辞的照顾跟亲儿子似的,你绝对要信我。”酥肉一下子有些激动。

        而沁淮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到:“什么你不是你了?这么久的时间了你早已经定格在我记忆里的每一个你了,那是谁能代替的?就算你以后把刀子捅进我胸口了我还是那么看待你陈承一,我和酥肉是一样的话只要我活着,你就永远活着因为哥儿我带着你的记忆在活着,就是你永远存在着!!承一你永远不会是孤独的再不济,我和酥肉是不离不弃的。”

        我一下子扬起了头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忍住快要流出的泪水我,是这样活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