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三天(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三天(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一场会场的相聚,还有匆忙的大会,并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其实主要目的也就是宣告一下我成为了雪山一脉的主人。

        但是我不了解的事情太多,有很多琐事我也不能去办或者决定毕竟这个主人严格的说来,应该是主事人,在还不了解的情况,是没有办法去主事的所以,剩下的一些具体决定或者琐事,就不用我一一参与了。

        我的主要任务和来到这里的其他人一样,那就是抓紧剩下的时间修炼,而对于我们这种修炼,雪山一脉将提供全力的支持和尽可能多的资源。

        除此以外,我还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参加一次真正的宗门大典,正式向华夏的修者圈子宣告这一消息,重点是雪山一脉一个真正的大派,成为它真正的掌门,还是有很多仪式和规矩的。

        这个和我们老李一脉随意潇洒的行事不一样,大宗门总还是要讲究一些威严和气势的。

        不过,现在我也没心思去想太多在我的生命只剩下三天的时间,我忽然发现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办,好多话想说也不知道这三天的时间还够不够?

        刚才那一场相聚,让我的生命中少了很多遗憾但是,我也敏感的发现,和我同来的人们都不在,他们也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我私下问了一下,被告知,所有的人都在修炼,或许在夜里的时候会有一些自由的时间。

        另外,在所有的人当中,我没有看见如雪三天后,我就将不再是我,在这种时候,我有了一种看透的沧桑也觉得如雪想不想见我的态度已经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三天的时间我必须见一见她。

        是的,我只是贪心,贪心的想让自己的生命完全的无憾。

        带我走出会场的是秋长垩老,很奇怪的一个姓氏他主动说起,我也才知道,他和那个守地下洞穴的老者都姓秋他说这是他们给自己取的一个姓氏,真正的姓氏并不是如此。

        我被他带回了雪山一脉的主山门,按理说,我应该被带到最高的那个洞穴中去那里才是雪山一脉的主人该呆的地方。不过,我说过,要三天的时间,在这三天里我也不会修炼所以,我还是被安排在了平台之上的普通宅子。

        只不过因为身份的不同,让我暂住的宅子很大,基本上是一个单独的大院落了,其它房间也住有除了秋长垩老的其他人,我感觉的到他们强大的气息秋长垩老给我解释说,在这雪山一脉暂时还存在有一些‘特别的客人’,现在我身份不同,按照推算也是大战的关键所以,必须要有人完全的保护我。

        被保护?在听闻这句话以后,我稍微愣了一下,我漂泊半生除了小时候师父那种明显的保护,我没想到到了如今竟然会再次这样被保护起来,感觉非常的奇特而那些特别的客人,我没有追问太多其实,一开始来雪山一脉的时候,不是也来了几个喇垩嘛吗?想必,秋长垩老指的就是这些人。

        具体要怎么处理他们我想也不用我来操心,具体的说,是在这三天我不想操心。

        房间里很安静,偌大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又怎么能不安静?师父也被带去修炼了为了之后的大战准备,我莫名的在生命的最后三天里,倒是要一个人了。

        但这根本没有办法对任何人说,在这大战将来之际,我不想让任何一个人有什么心理负担,或者说为我难过可是,我却莫名的心酸,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我却是有很多话,很多事想说和想做啊。

        在这种让人窒息的独处中我的房间门被推开了我以为是谁来找我了,却看见是秋长垩老站在了我的门前:“掌门,你才从地下洞穴出来,身体还很虚弱,在这边为你准备了一些药膳,还有一些雪山一脉秘法调制的汤药你先吃,在这之后,再泡一会儿特别熬制的香汤虽说这三天你不需要修炼,但调理身体是必须的。”

        我有些木然的点点头,我这一生也没有过过这么安逸的只需要修炼的日子就算在竹林小筑,那可恶的师父也会让我当‘童工’,做饭洗衣,外加还要上学我梦想的生活不外乎如此,安静的修炼,生命中重要的人在身边。

        如今看来,好像是这样的但我也只有这孤寂的三天吗?

        说话间,秋长垩老已经让人端来了他们准备的东西,我也没有细看是什么,就坐在桌前,默默的安静的开始吃喝秋长垩老就守在了我的旁边,我随口问到:“刚才会场珍妮姐带来的我的家人朋友呢?”

        “他们被妥善的安排了,必须大战在即他们的到来,最大的原因也是为了让你们安心,但他们自己也不愿意耽误你们太多的时间。所以,如果掌门愿意,每天还是可以花一两个小时去看看他们的。”秋长垩老为我夹菜,陪我说话,但却并不吃什么东西。

        “我这三天并不需要修炼,也不能自由的去探望吗?”我忽然有一些吃不下的感觉,其实是我没办法说,我只有三天的时间了。

        “按理说,应该是没有问题但是你是掌门,有时必须注意自己的言行,为他人带来的影响夜间再去吧。而且大战之前,会有几天,让你们尽情相聚的,掌门不必担心。”秋长垩老笑着对我说到。

        这话说的非常垩委婉,但实际的意思则是提醒我这三天就算休息,为了影响,最好是夜间人少之际再去因为我是掌门了。

        对啊,我是掌门了可是,我却一点儿也不快乐,山野小子陈承一要适应这个身份怕需要很长的时间,可是我还有什么时间?

        想到这里,我忽然放下了筷子,对秋长垩老说到:“那让他们来看我,没有问题吧?这一点,我坚持。只是,不要特别的给我的父母姐姐说这个了,他们他们我自己会主动去看的。”

        毕竟,我的家人最是了解我,我真是怕他们会知道什么这样对于他们来说太残忍了,三天以后,明明我还站在他们面前,我却已经不是我。

        秋长垩老没想到我会这么说,稍微的愣了一下然后对我说到:“好吧,如果掌门真的坚持的话”

        之后,就是长长的沉默秋长垩老在我吃完以后,就出去了,而自然有人送来了秘密熬制的香汤我站在窗前,并没有急着去泡香汤而是看着窗外。

        这个小院朝着山门的入口院门也没有关上,视野极好我可以看见山门之外的天空此刻已经是夕阳西下,雪山一脉的各个子弟正来回的走动,一副忙碌的样子我大概知道此刻是晚食的时间,雪山一脉有类似于食堂统一进食的地方,他们是忙碌着去吃饭的。

        很有生活气息的一幅画面我以为我不怕死的,却忽然发现我对生命其实还有如此多的留恋。

        我不想自己想太多所以终于收回了目光,然后把自己整个人扔到了香汤里在袅袅娜娜的蒸汽中,我尽量想让自己的心情平静,却不想在这时我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了。

        我以为是秋长垩老来了,抬头一看,却是酥肉和沁淮提着一包东西,几瓶酒站在了我的门外。

        我下意识的想笑,却不想这两个小子忽然怪叫了一声,冲进了我的房间,放下手中的东西,就朝着我冲了过来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冲到了我旁边然后一把把我的头摁到了水里,然后哈哈大笑

        其实,我是修者,在水里闭气的功夫很厉害,而且他们又哪里是我的对手,在我回过神来以后,我一下子冲出水面,然后把这所谓珍贵的香汤泼了他们一身,接着三个人就是放声大笑如同最小时候的嬉闹。

        在闹够了以后,沁淮和酥肉也泡进了这个木桶因为全身也打湿了,加上这个木桶本来就大的要命,就像一个小池子,三个大男人在里面泡着,也不显得拥挤,反倒正合适。

        “没想到有一天我酥肉也能泡到香汤啊这可是有钱也买不来的享受。”一壶酒在我们之间传递,同时传递的还有一支烟酥肉说这话的时候,把酒递给了沁淮

        “瞧你那土样儿,不就是香汤吗?以后咱们承一就是掌门了,哥儿我想的就是,香汤这玩意儿,我泡一桶,倒一桶,谁敢说不?我就把承一搬出来,说掌门说可以的,那些老头儿多半也没办法,哈哈哈”沁淮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喝了一口酒以后,说的豪气干云的。

        “行了,你这不是给承一找事儿吗?”酥肉一副鄙视沁淮的样子。

        沁淮反鄙视了酥肉一眼,问到:“你垩丫还有一点儿幽默感吗?”

        说话间,酒已经递到了我的手上,我灌了一大口这雪山一脉独有的雪酒,然后笑着看他们闹窗外的夕阳到了最浓厚的时候,映照在房间里,我忽然莫名的说了一句话;“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