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五章 无憾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五章 无憾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个老者并没有想要掩饰自己的身份,一番介绍之下,我就知道了他真的是那个地下洞穴守护者,刀疤老者的亲弟弟,貌似两人在雪山一脉的地位极高,而且是真正的嫡传。

        所谓嫡传就是雪山一脉初代弟子留下的子嗣,世世代代都出生在雪山一脉,并且最终守护雪山一脉的人。

        老者三言两语就和我说明白了这些,然后退到了一旁他知道我现在心情激荡,并不是要和我交代什么的时候因为在那个中间大台子上站着的,全部都是我熟悉的人。

        在这群人中,有我的亲人,有我的朋友,有那一次站出来在雪山一脉守护我的长辈们,我还看到了葛全老爷子比我更激动的是师父,因为这其中很多都是他的老朋友啊。

        而珍妮姐就懒洋洋的站在这群人的前面,在周围安静了下来,她对我说到:“承一,这就是我给你的惊喜在你一路向前的身后,总是要有个人替你默默的守护的如今,我把他们带来了这里,你就安静且坚定的向前吧。”

        此时,泪水已经包含在了我的眼里,大恩不言谢,我忽然明白了在我那么多年漂泊的岁月里,原来有一个人一直在护着我身边人的周全,护着老李一脉所有身边人的周全,这个就是珍妮大姐头。

        我只是冲着珍妮姐重重的点头而在这个时候,一个人扑进了我的怀里,我下意识的就抱紧了她,声音有些发紧的叫了一声:“妈妈”

        接着,人潮将我和师父淹没,在这其中,说不尽的情谊已经无法细说在大战之前,这样最好的团聚,就是给予我最大的礼物和安慰我其实只有三天完整存在的时间,能得到这一份惊喜,我觉得我已经此生无憾。

        在这其中,有一个头发花白的人牵着一个小孩子朝着我走来了在人潮当中,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头发花白的年轻人,我看着他,开口叫了一声:“小北。”

        是的,这就是与我一同大战小鬼的战友之一,小北这一次,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来了。

        “快点儿,忆回,叫干爹啊从小就听了干爹的故事,这一次见到了,还不叫一声干爹?”小北望着我笑了一下,然后一把抱起他牵着的那个小孩子,对着他说到。

        我有些激动的看着眼前这个4,5岁的小孩子想起了那一年的往事那个可怜的婴儿,那个英雄一般的老回,那个头也不回的背影眼前这个孩子眼睛大大的,双眼中流露出很纯真和很崇拜的眼神那样看着我。

        见我激动的看着他,他竟然也不害羞,伸出双手来,就脆生生的对我说了一句:“干爹抱。”

        我激动的一把把他抱入怀中我很感激这些年的岁月,他成长的很好,小时候受的那些折磨并没有在他的记忆中留下‘偏激的恨’,而是像普通孩子那样纯真的成长起来了,可怜的孩子我又想起了点点的魂飞魄散,忍不住在忆回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也不管他是否能听懂,然后说了一句:“忆回乖,干爹这些年很忙,接着还要忙碌一阵子,如果以后干爹能够平安,一定把你带在身边照顾。你喜欢干爹,更要记住一个人,他叫老回他于你就想是父亲般的存在,他用生命换回了你,你这一生都要记得他,回忆他。”

        “我知道老回,老回爸爸”忆回好像比一般的孩子更加早熟懂事,提起老回,他嘴一瞥,就想快要哭出来了。

        小北在我旁边说到:“老回的故事,我们给他讲了很多次,从他会说话以后就讲,这孩子比一般孩子都机灵,自己就知道开口叫老回爸爸这一次来雪山一脉,有长龘老看过这孩子也是一个修者的命,如果平安,让他跟在你身边修行吧。”

        “好。”我毫不犹豫的就点头答应了,就算我不在了,我相信道童子也能帮我好好照顾他的,我相信道童子的为人。

        “这孩子多可爱啊,我抱抱”在这个时候,我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窜到了我的身边,一把就抱过了忆回我没有跟我妈妈讲起他可怜的遭遇,曾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我怕老人家心疼,我只是简单的告诉妈妈,这是我的干儿子。

        我妈妈一听我这样说,更加心疼高兴的抱着他不肯松手了,而在这时,又一个人拉着我师父叫了我一声:“承一”

        “葛老爷子”我很惊喜的喊了一声,当年他离船而去,说是要去探查一件事情,我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我没想到在这里我还能见到他但想着在这背后,是珍妮大姐头庇护着他,我也就释然了。

        “哎,要不是关键时候有人救了我,我差点儿就交代了啊。”葛老爷子很感慨的样子。

        “当年,你不是去探查什么秘密了吗?”我看着葛老爷子,心里感慨,他一直都很崇敬我师父,如今看见了我师父,更是紧紧的拉着不愿意松手。

        “哪里是去探查什么秘密其实真实的情况是,我收到消息,已经被人盯上了,我不想连累你们,干脆弃船选个地方走掉帮你们甩掉一部分麻烦其实那些年,我们站出来庇护你们的人,无一不是受到了严格的监控,若不是珍妮大姐头不惜调动雪山一脉的力量力保,我们一个都活不成。”葛老爷子有些感慨的说到。

        杨晟!!我悄悄捏紧了拳头你又何必如此,祸不及家人亲友,你何苦防备我到如此的地步?

        “老爷子”想到葛老爷子的无私,我忍不住抓着他的手臂,一时间也找不出合适的言语来形容内心的感受但在这时,一声又一声的承一招呼着我,让我再一次的被淹没在人潮。

        我很满足,我见到了家人,我的爸妈,姐姐而我的两个侄儿和姐夫也是绝对的安龘全,我还见到了沁淮,酥肉我一路走来的许多朋友,庇护我的长辈,甚至湖村的人这些离情别绪不是言语能够到来,而诉诸笔端,也不是短短的文字能够写出的琐碎。

        好像我一生的痕迹都在这一刻被窜连了起来而我之后,还有什么好顾忌的?我剩下的只是一往无前。

        这样的相聚持续了一小时,因为雪山一脉还要要事要宣布,所以我们只能暂时收起了这些情绪,这些我的熟人们被安排在了前排坐好,而我和师父则跟在雪山一脉由那个之前的掌门带领的长龘老团后,走到了那个台子的中龘央。

        站在这里,我心情有一些激荡,曾经这里就是我与张寒决斗的地方也就是在这里,陈承一成为了年轻一脉第一人如今,我再次站在了这里,命运却让我成为了雪山一脉的主人。

        “陈承一,走出地下洞穴,从今以后,就是我雪山一脉三位老祖后,第一个真正的掌门人在此,我雪山一脉将不得违背掌门的意志,誓死捍卫三位老祖留下的遗训,在雪山一脉新的掌门人之下,护我华夏,即便粉身碎骨,刀山火海,亦一往无前,为我们今生的功德行一个圆满。”说话的是雪山一脉的那个老掌门他的中气十足,话语犹如雷声滚滚一般传遍了整个会场。

        而他说完这句话以后,忽然转身朝着我一拜,而由他开始,所有雪山一脉的门人都站了起来,同时朝着我深深一拜。

        我原本下意识的就想避开,因为我觉得我当不起可是,想着我老李一脉的责任,和守护华夏的使命,我又有什么好逃避的?所以,我这一次站的直直的,在所有人拜过以后,也朝着他们一拜,这才朗声说到:“让我们继承三位老祖的遗志,共同守卫我华夏。”

        “共同守卫我华夏”“共同守卫我华夏”在雪山一脉的会场之中,群情激烈,而震耳欲聋的声音,几乎震的整个会场都在隐隐震动。

        而在这个时候,老掌门神情严肃的站到台前说到:“现在,就发布我雪山一脉英雄令号召天下正道,于三天后,共同见证我雪山一脉,第一位掌门出世,另外正式宣布由我雪山一脉开始,正式阻击杨晟组织,这一战,雪山一脉应下了。”

        英雄令?这是什么东西?大战从现在就要拉开帷幕了吗?汹涌的暗流终于要化为滔天龘大浪,席卷天地了吗?

        一直站在我身旁的那个老者,轻声开口说到:“英雄令是雪山一脉的秘密令牌也是雪山一脉多年以来,累积的人脉。那么多年,诸多势力都送最优秀的弟子来雪山一脉修行总之要已经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关系英雄令一出,就是雪山一脉要求他们的时候了。但这不是强迫,他们怎么选择,就看他们了。”

        看着这个密密麻麻的会场,我莫名的心中叹息了一声最终,杨晟,你搅动了整个修者圈子,我陈承一也终于站到了风口浪尖,这样的人生你满足吗?

        还是在午夜梦回的时候,你还是会想起在竹林小筑的那几天?觉得那样的人生是一种满足呢?第一次,我见到外界的朋友,你也第一次,放弃科学狂人的身份,接触到我这个山野小子可是,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