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会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会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走出地下洞穴,在我的理解里一直就是走出整个地下洞穴,走到底

        后来在洞穴之中,我和道童子遇见了一个神秘的声音,有着绝大的力量,却又充满了孩童般的幼稚它曾无意的透露,我和道童子永远走不到它那里去后来,师祖的残魂出现,好像对这个地下洞穴也也所了解,并且透露这个地下洞穴,就算现在掌管雪山一脉的人也没有能走到最下方。

        大意是如此吧?毕竟那个时候掌控我身体的是道童子,我的记忆竟然有些模糊。

        所以,我一直都知道,我应该没有走到地下洞穴的底部但我没有想到,我和师父所在的位置,就算地下洞穴的中部都没有达到。

        我无法去具体说明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但大致描绘一下,那就是我们所处的位置能看见整个地下洞穴就好比这是一个地下的圆洞,一直延伸向下那么关押着那些有着绝大能力妖魂,亦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的地下洞穴就是在这大圆洞中的另一个小圆洞。

        只不过这个小圆洞是完全的封闭的包括它的外壁站在大圆洞中都能看个清清楚楚而唯一可以窥视到小圆洞的地方就是一条连接大圆洞和小圆洞的似桥似路露天通道在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平台,平台上都有一间小屋和地下洞穴紧密相连,我想给我送饭那个接引人就是通过这间小屋来窥视地下洞穴中的一切的。

        这和初入地下平台的那个结构说起来是一样的,因为在那里也有一间小屋,还有一个脸上有着伤口的怪老头儿。

        而我和师父就是从这样的屋子中走出来的走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不是一片黑暗,也不知道是谁,点燃了沿路而上的油灯在这样不算明亮的灯光下,我才看见,我和师父所在的那间小屋其实和上面那些小屋不一样。

        因为这里严格的说来是由几间小屋共同组成的小建筑群而我们所在的这个平台也分外的大了一些而上去的路则是在大洞穴的边缘,贴着岩壁旋转着通往出口。

        那里一路亮着灯,我和师父站在下方看起来,有一种异常神秘炫目的感觉。

        而让我震惊的却并不是这个是因为我借着昏暗的灯光向下看了一眼,却发现我根本看不到底部而且只是向下望一眼,我就感觉到一种强大的气息一下子冲了上来,我在没有防备的瞬间,差点站立不稳,还是师父扶住了我。

        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判断,我才走到地下洞穴中部都不到的位置而我最后出来的时候,遭遇到的就是一条真龙残魂了,那真正走到了地下洞穴的底部,面对的又会是什么东西?我简直已经无法想象!

        我甚至怀疑,倾尽雪山一脉的力量是否能够镇龘压住这个地下洞穴的存在,而在这时,师父在我耳边说到:“承一,不必去探寻什么了,这个以后也会成为你的责任,看守这个地下洞穴只因为你是雪山一脉的主人。”

        “师父,你为什么知道的?”我有些惊喜的看着师父,昏暗的光线中,师父的脸有些模糊,那为我骄傲的眼神却是分外的清晰。

        “在等待你走出洞穴的时候,雪山一脉的人告诉我的!他们的门派建在这里,并不是为了那所谓的灵气,真正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地下洞穴。”说话间,我和师父已经走出了那条似路似桥的通道,来到了向上的阶梯。

        “你看”站在这个位置,师父拉着我,把手指向了整个地下洞穴。

        “这”没有什么比站在这个位置能更加直观的感受整个地下洞穴了它身处在这个更加巨大的地洞之中,却并不是想象中的圆柱形,而是更像一个蜂巢,两头小,中间大而在整个地下洞穴的外壁上刻着异常繁复的阵纹然后周围的灵气紧贴环绕,就像一阵阵旋风从地下洞穴的周围吹过,而更加奇异的是,所过之处,那些阵纹就会亮起银色的光芒,整个场景看起来就像是在梦幻之中。

        我陈承一一生经历的诡异绮丽事龘件也够多了,但我是真的想象不出,在我有生之年,能够看见这么奇异的一个地方,感觉我就像置身于神话之中一般而师父颇有深意的对我说到:“雪山一脉的守护者,从来都是最优秀的修者能成为他们的领龘袖,这是你的骄傲,是师父的骄傲,也是整个老李一脉的骄傲。承一儿,你以后成为了雪山一脉的主人,会知道更多的但眼前的大劫却是杨晟,咱们上去吧。”

        我整个人有些恍惚另外也有些心酸,守护者是道童子,而不是我吧?沿路向上,我总想到的是地下洞穴中那个神秘的声音,它应该在地下洞穴中的什么位置呢?深处最底层的是不是它?

        这地下洞穴其实就是一个了不得的大监狱,而里面关押着的随便一个存在,现在放到人间去,都会‘惊动’一方。

        我的心情很复杂而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走到了地下洞穴的最上方,我又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平台还有平台上那间地下洞穴入口的小屋。

        不同的是,那间小屋的主人已经走了出来,此刻就在地下洞穴的出口,提着酒壶,笑着看着我,就算脸上有三道狰狞的疤痕,也影响不了这个笑容的真诚与畅快。

        “你真的走出来了。”他喝了一口壶中的酒,这样对我说到。

        我鞠了一躬,真诚的对他说到:“谢谢。”如果不是他给我的灵酒,铜钱剑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我是否能够走出,真的是一个未知数。

        想着,我从腰间拿下了铜钱剑,就要交还给这个人。

        他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笑着说到:“我现在就倚老卖老称呼你一句傻小子,以后可就是要称呼你为掌门了这铜钱剑原本就是掌门之物,按照祖训,只要有人能够敲破祈愿鼓,走那地下洞穴,我都是要交出铜钱剑的你没走出来,我自然要想办法收回你一旦走出来了,这就是掌门信物,是完全属于你的法器了啊。你要真说人情,那就是我看你顺眼,给了你一壶酒吧。”

        我也大概听珍妮姐提起过,这铜钱剑的事情,确实应该是属于雪山一脉主人的法器,和这铜钱剑一样的,应该还有另外两件法器所以,我也没有推辞,收起了这铜钱剑。

        而这个看守地下洞穴的老人忽然畅快的大笑起来:“我镇守这地下洞穴多少岁月,我都有些模糊了一直盼望着痛快一战,不让我辈一生所学得不到燃烧的刹那一壶酒赌对了方向,来来,你应当与我再干一口。”

        说话间,这个老人畅快的喝了一大口酒壶中的酒,我接过来,也喝了一大口感觉这酒不是我入地下洞穴时,他给我的灵酒,而是另外一种酒,入口感觉极淡,但是一下喉龘咙,酒味就开始出来了,带着一股子绵长无比的药箱,后劲是足的,但是并不火爆反而不停的滋养着我的身体。

        喝下去一大口以后,让我的身体的疲惫和虚弱都消下去不少我一下子非常惊喜的看着这个老人,他却拍着我的肩膀说到:“掌门小子,这又便宜了你一次,我的珍藏啊看你一身暗伤,上去以后,我弟弟应该会给你好好调理调理的一个月以后的大战,咱们再见!我也得回去苦修一下,手上生了的功夫也该好好熟悉一下!这一次,是毁灭还是还天地一个清静,我都无所谓,我要的是痛痛快快的一场大战!”

        说完这话,他带着显得有些张狂的笑声扬长而去如果说,雪山一脉存在着很多大能,他们的能力可以封王这个张狂的老者,要我去为他想一个字,我只能想到一个字‘战’!

        当之无愧的‘战王’!!不在乎结果,在战场上那种只求痛快一战,生死无忌的人,不是战王,又是什么?

        而他弟弟?我心中带着疑惑,继续和师父前行刚刚走出地下洞穴的出口,走入了那个大会场,却是吓了我一跳我以为应该空旷无人的大会场,此刻密密麻麻的坐满了人。

        当我和师父走出来的瞬间,忽然坐在会场里的所有人都目光炙热的望向了我和师父我还来不及说什么,一声声震耳欲聋的‘掌门’掀起了一道道声浪,差点儿将我淹没。

        在中间,我曾经决战过的大平台之上,一个个熟悉的声影正看向我。

        在我情绪激动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老人飘然而至,看着我,首先是一个鞠躬,接着就说到:“掌门,这大战前剩下的一个月,你就跟随我我负责解答你一些疑问,也负责教导你一些东西,守护你闭关修炼。”

        我看着这张脸,有些熟悉这难道就是地下洞穴那个刀疤老者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