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时代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时代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洗涤天下之人的一些罪孽?两道一僧?另外还有两道,都是在大时代出现,顺应

        这听起来感觉就和拯救世界的英雄一般但是,雪山一脉不是不问世事,不参与任何纷争,独立于世的超然存在吗?他们不是只是一心修道吗?

        看我疑惑的表情,珍妮大姐头叹息了一声,说到:“雪山一脉的三个创建者,也就是雪山一脉的老祖在当年本就是华夏道统最正统的传承者,而其中一僧也是佛家在华夏盛行以来,我华夏出现的佛门高人,也是接受了在华夏的佛家最正统的传承。传说中,雪山三位老祖功参造化,是真正的神仙人物原本应该登仙而去,却是放心不下天下苍生,心怀仁慈强行留在又留在人间二十年,创建这雪山一脉雪山一脉不参与这人事纷争,实际上是因为那些争抢的纷争,根本不值得雪山一脉出手雪山一脉真正存在的目的,是守护我华夏,懂吗?雪山一脉就是守护!”

        “可是,我是老李一脉的弟子,此生不会在”我心中还有弱弱的门第之见,可是我不得不承认,珍妮大姐头的话让我心驰神往为了守护,守护这片大地,那么雪山一脉的存在是多么的超然。

        而每一个进入雪山一脉的人,肩膀上的责任也是多么的自然和不可推卸我忽然明白了雪山一脉为什么要这么多年,坚持招收修者圈子里最优秀的年轻一辈,只因为——它的存在就是为了守护。

        “你还傻吗?雪山一脉没有门第之见,你可以先是老李一脉的传人,再是雪山一脉的主人因为共同的目的都是为了守护!承一,这是义不容辞的你的出现也就意味着雪山一脉有了不得不出手的事情出现了,说明那个劫难已经可以威胁到我巍巍华夏了应该继承者都是在大时代中应劫而生的。”珍妮大姐头的目光中也流露出忧郁。

        她大概也知道我们老李一脉最终的目的是完全消除在这个世间的昆仑遗祸,只是中间牵涉到了杨晟这个变故那么,杨晟的疯狂会引来的劫难那么大?

        我没有想到命运会这样去书写,最后变成我和杨晟的对峙

        “珍妮姐,大时代到底是什么?”这个词语我常常听师父说起,如今珍妮姐口中也出现了这个词语,我对这个大时代简直充满了好奇接着,我又忍不住问珍妮姐:“你说雪山一脉的主人是新的两道一僧,我算是道士吧,那其他人也出现了吗?和我的目的是一样吗?”

        珍妮姐摸出了她的铁酒壶,喝了一口,说到:“没有出现但是,他们一定会以另外的方式出现。而所谓的大时代,你可以看成是一个动荡的年代,暗流汹涌的年代,但也是一个充满了机会和生机的时代从世间的工业革垩命引领来了一个科技时代以来,各种关于‘修’的势力已经慢慢的没落,隐藏人们不再是注重人心,不管是西方流传的骑士精神,还是东方流传的忠义仁孝那些正面的,美好的关于人心的力量,都渐渐的被人们忽略。而大时代是一个将重新唤醒人们心灵的时代,是一个伴随着劫难,毁灭,重生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会发生很多事,让修者,让心灵的一些信义再次出现在世间而无论是我和你,都只是站在这个时代的开端。这样的时代到底是什么样的走向,会出现什么样的英雄,没人知道你可以理解为,世间会再次出现一个江湖隐藏了很多年的修者都会纷纷再次出世,投入这个江湖中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会有越来越多的普通人知道了这个江湖这是一个让人没有办法去揣测的年代。”

        珍妮姐一口气说了那么多,然后又喝了一口酒,显然她也没办法去为这个大时代下一个真正的定义只是我能感觉到,这个时代应该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是一个轰轰烈烈的时代,甚至影响了人类以后的走向真是一个人让人向往的时代。

        只是听一听,就让我觉得热血都在沸腾感觉此生能够看见大时代的到来,是没有白活的。

        而珍妮姐看了我一眼,说到:“承一而我们的这场大战,就是大时代的揭幕懂吗?一个时代的揭幕!!随着这个时代的展开,越来越多的人心灵的力量被唤醒我们会更接近,更了解生命。但也可能走向毁灭可我总是和你那师祖是一样的,总是相信人的心中都有一颗精益剔透的本心,越来的越多的人将剥离出自己的本心,按照本心而活着这个大时代是应该来的,它不是毁灭,是新生。”

        “是新生”我喃喃的说了一句。

        珍妮姐说到:“承一,你就是大时代揭幕战中的主角你应该感觉到荣幸,人的一生能争取到这样的意义,比庸庸碌碌的活几百年都要好你不必追问另外的雪山一脉的主人会是谁?应劫而来的主角都是大劫而这些劫难也注定不同,都会是你们肩膀上的责任。而如今,你是一个主人,也迎来了第一个劫难在你身边,不管是雪山一脉的谁,就包括我在内,都会同你一起战斗因为我们都是为了守护!也是为了大时代是一个新生,而不是毁灭。”

        不知道为什么,珍妮姐的这一番话说的我眼眶都有一些发红然后望着珍妮说到:“可是这么多前辈高人,为什么偏偏是一个小小的我是这场战斗的主角。”

        “老天的安排总有其深意而哪一个故事的主角又不是年轻人呢?在你们的身上才有无限的可能不要多想了,你若不是对的人,你的鲜血根本不可能开启那把铜钱剑上的阵法!也根本不可能去调动铜钱剑上的阳气那就算你术法高深通玄,强行用了这把铜钱剑剑中雪山一脉老祖封印的一丝世代守护的残魂,也不可能会出现在你的面前这样的法器,雪山一脉有三件,分别都是封印的三个老祖的力量!若非有缘人,根本不可能发现其中的秘密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动用。所以,承一,你根本不用妄自菲薄这些东西都关系到命运,命格,老天的安排再说”珍妮姐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忧郁,捏着酒壶,忽然连喝了好几口酒。

        “怎么了?珍妮姐”我有些不解的看着珍妮姐。

        “再说,你身上还背负着他的使命,他一生一世没有完成的事情,借着你也要做完,真是一个倔强又执着的男人可惜,他的执着和倔强都是有着自己的大义,自己的道是不会用在我这种小女人身上,和我儿女情长的。”说完这句话,珍妮姐苦笑了一声,也不再说什么,而是转身走入了门外那仿佛无边的黑暗中。

        我和师父面面相觑我问师父:“你早就知道了大时代?”

        “不是我而是你师祖。走吧,承一,该上去了雪山一脉的大能算过,到如今,距离大战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只有一个月了。”师父的声音透露着沧桑。

        “是啊,那走吧,上去吧。”我点头。

        而我和师父相携走出门外,这才发现,我们在一个我说不出来的异常神奇的地方而这就是雪山一脉地下洞穴的真面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