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 他和她的话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 他和她的话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原来,在我和道童子的意志沉寂以后师祖的残魂控制了我的身体,而我的身体在走过了洞穴以后,又喷出了那么多口精血以后,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状态但是师祖强撑着完成了术法强行提取了那个龙墓真龙残骸凝聚未散的灵魂力,用来完整那条真龙残魂的力量。

        之后,真龙残魂也进入了我的身体我目瞪口呆的拼凑了这些回忆,心想这下可真热闹了我的身体算是怎么回事儿?前世的我,今生的我,伴生的妖魂傻虎,师祖的残魂,这下还多了一条真龙的残魂

        这种情况让我哭笑不得但下一刻,我的心情有变得紧张而期待起来,我实在想不起后续的事情,而在那些如潮水般的记忆随便中,我也找不到关于如雪的我回过神来以后,忍不住看了一眼师父和珍妮大姐头,问了一句:“那那如雪”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竟然会从洞穴中带出如雪那个丫头。是的,如雪她在这雪山一脉了。”师父并没有隐瞒我什么,而是很直接的这样对我说了一句。

        我一下子愣在了当场,我并没有奢望和如雪会再次相见,因为上一世的回忆太过惨痛,魏朝雨说过未必她就会原谅道童子我只是期待如雪能给我一个只言片语也好,却没想到如雪来到这雪山一脉了。

        “姜小娃瞒的我好苦从你踏出这洞穴的一刻开始,命运的齿轮就彻底的开始运转,他也不怕说出这一切了。承一如雪自然是会来的,这大时代,能独善其身的又有多少?而出现在你身边的人更不可能知道吗?如雪出现也是应该的。”珍妮大姐头有些感慨,她好像也清楚了大时代的概念。

        可是,在这一刻,我却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是有些激动的问到:“那如雪如雪她在哪儿?”

        “她暂时不想见你,在凌青和如月那里承一,你这些日子,也不要随便去打扰他人,所有人都开始做准备了。即便,我现在也没有资格命令你了,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还是我的顶头上司。”珍妮大姐头的语气尽量放得平和,对我劝解到。

        而我心中却有一股无法发泄的情绪在盘旋即便是相距这样近了,她也不愿意见我吗?为什么?难道魏朝雨的恨,她已经知道了吗?

        “承一。”师父叹息了一声,忍不住又叫了我一声。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看着师父和珍妮大姐头,问到:“什么顶头上司?为什么不要随便去打扰他人?开始准备什么了?”

        “这一些,等下自然会有人告诉你你走出这洞穴以后,身子实在太过虚弱,而且灵魂的情况也很乱所以,在你晕倒的时候,我们都不敢轻易的移动你,说到底,你现在还在地下洞穴。”师父这样对我解释了一句,说话间,又点上了他那杆旱烟。

        他的容颜在昏暗的油灯光下,有些憔悴的样子而双眼也透着说不出来的疲惫想是我在走地下洞穴这些天,他可能一刻也没有得以放松。

        我想着有些惭愧,忍着虚弱从床上挣扎着坐了起来珍妮大姐头喝着她的酒壶,也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没有阻止我的动作。

        “师父。”我忽然就趴在了他的腿上,按说,我这么大个男人了,根本不应该有这种女孩子和小孩子才有的动作但是在此刻,就是忍不住这种情感的流露。

        想在小时候,每当我闯祸了,被师父收拾了但是,夜里,却常常看见他守在我床边,看看我有没有被他揍伤的时候,我醒来就常常是这样的动作。

        半是撒娇,半是依赖到如今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弥漫在其中我虽然走洞穴的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总是明白,接下来不久以后,怕是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这样安静的日子怕是过一天少一天了。

        而那个时候,谁也不能保证就平安无事的度过毕竟我们面对的是纠结起来的一大股大势力有和师祖同辈的吴天,有强大的让人看不透的杨晟还有一个神秘的命卜二脉的存在所以,这样亲热也怕是有一次就少一次了。

        我不想压制自己的情感,我总觉得面对师父,面对父母我永远都有孩子纯真的那一面,我又何必再去压抑自己的情感?

        但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父母我的鼻子有些发酸,因为事情的特殊性,我没办法在大战以前和他们道别,守着他们哪怕一个小时所以,趴在师父的腿上,我有些难过了。

        “怎么了?承一?”我忽如其来的‘亲热’,让师父倒略微有些不适应他犹豫了一下,但到底还是把他粗糙的手放在了我的头上,就如小时候那样,摸了摸我的头发。

        “没怎么,我就是想这样我出来的时候,就想着如雪了,没想到师父为我这么担心,心里难受。”我说的很直接,但是没有说我也很想父母的事情,我怕在大战之前,还念着这些我会少了一往无前的勇气。

        “傻孩子看看,都30好几的人了,怎么还这样?”师父有些尴尬,看了一眼珍妮大姐头。

        珍妮大姐头毫不在意的吞了一口酒,说到:“修者本该至情至性,这是我的道我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对的。让他赖着你吧未来的日子谁能看得清楚?现在赖着,对爱的人就使劲爱,将来也不遗憾。”

        说着这话,珍妮大姐头的声音仿佛有些落寞昏暗的烛光照着她的剪影,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我忽然很好奇,我的身体是师祖的残魂带着走出来的从师父和珍妮大姐头的话中,我也知道,他们知道最后出来的是‘师祖’,而并非是我那么师祖和珍妮大姐头再见,师祖又对珍妮大姐头说了什么?

        我的记忆很凌乱,这部分可说是没有这样想着,我忍不住了,我问师父:“师祖出来的时候说了什么?”

        “呵呵他对我说‘立淳儿,我出来了承一很不错,很不错。’”说这话的时候,师父脸上忍不住洋溢着骄傲的神情毕竟师祖赞美我,而我是他的徒弟。

        “那那师祖没对珍妮姐说什么吗?”珍妮姐就在这里,我知道不好问,但偏偏就是忍不住。

        “咳”师父忍不住拍了我一下,大概是指责我没大没小但是,珍妮姐在这个时候却收起了酒壶,走到了门前,说到:“承一既然醒了,那么就该叫他们进来了你们要说什么抓紧时间吧。对于我来说,人前人后,自然是不怕说的能拥有想要的人,一直以来都是最重要的,人言,对于我来说,就是个屁。”

        说完,珍妮大姐头推开了这个有些昏暗的房间门而在门外,也是一片黑暗,就像最深沉的夜。

        “快,珍妮姐那意思就是让你说她在乎的只是师祖的态度,你快说啊,师父。”珍妮姐一走,我就少了许多顾忌虽然,相对来说,我心里还有很多疑问,但都没有这个来的重要。

        毕竟这段纠缠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爱恋再重逢时,会有什么样的对话,我实在好奇。

        师父抓抓头也是一副很唏嘘的样子,说到:“你师祖自然是看见了珍妮,也明白在那一刻,珍妮知道了他的身份,他就对珍妮说了一句话‘早知道你在这里,我应该更快一些出来的’。”

        这是什么话?我有些愣住了但仔细一想这话里的意思,我却发现,这其中包含的情谊不是一点点在危险之中,还想早点儿出来见到她,说明师祖对珍妮大姐头的感情也从来没有忘记过甚至还有很浓厚的情谊但,又为什么如此?

        我越来越搞不懂我们老李一脉的男人,可能我连我自己也是搞不清楚的吧这样想着,我又忍不住问了师父一句:“那珍妮大姐头又说了什么?”

        “她说‘我等了你很久,很久我是最相信你还会出现的那个人,我只要空闲下来的时候,脑中就想的是,再见你的时候,我要怎么骂你,甚至对你动手然后又会纠结会不会舍不得?如今见到了,我发现我只是我很想哭你不是很了不起吗?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师父一字一句的给我还原了珍妮大姐头说的话。

        如果非要说明这话里背后的心酸恐怕是千言万语都不能说尽的吧?

        “那然后呢?”就和所有人一样听到一段感情的重逢,总是忍不住想知道的再多一些。

        “有什么然后?就看见你师祖对着珍妮姐笑了一下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然后就昏倒了。”师父简单的说了一句,还想说些什么,却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

        从外面那仿佛无尽的黑暗中,走进来了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