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章 两个结束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章 两个结束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所谓的体会命运的支流,不过是在一处大阵之中,模糊的感应自己的命运。

        我对命卜二脉懂的实在有限,但再傻也能认出这个大阵的神奇之处,就好像通过周易八卦可以算命,这里就可以看成一个玄妙无比的算命大阵。

        我只能这样形容了毕竟道士也存在着隔行如隔山的问题。

        而这个大阵却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梦回!是梦回自己的一生,看着自己做出不同的选择,又是什么样人生的意思吗?这个名字很美,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莫名的也很想体验一下这个大阵但在我的世界,是没有人可以有这个能力布置出这样的大阵的。

        但道童子却是好不惊奇,他肯定是知道这个大阵的存在,站在大阵口,身体微微颤抖。

        “任何试图是看清命运的事情,都是违背天意的事情即便是我,也得付出代价。祭我十年寿元为代价,你进去罢。”上人的声音很平静,仿佛十年的寿元就跟十元钱一般,他并不放在心上。

        但是道童子原本已经悲伤的快麻木的心,不由得再起波澜,看着上人,轻轻的喊了一声:“上人。”

        “我说过,我也成了那推波助澜的因,唤不唤醒你我也得承担果报。这只不过是果报的开始承担,犯了错,总是要认的,你懂吗?”上人仰头,似乎是不愿意和道童子的眼睛对视。

        道童子却分外平静,说了一句:“上人的恩情,承道生生世世总有报完的时候。承道进去了。”

        说话间,道童子抱着魏朝雨毫不犹豫的走入了这个叫做梦回的大阵果然,当道童子走进大阵中心的时候,阵法开始运转,一切变得模糊,就像在梦中一般。

        果然,这个阵法应当叫做梦回

        五年后,道童子和魏朝雨感情越发炙热,一向迟钝的道童子终于意识到他是爱上了魏朝雨大道无情,怎能儿女情长,他要了断孤崖之巅,他说,要与魏朝雨决斗。

        十三年后,道童子当初意识到爱上魏朝雨,却没有选择决斗,而是要与魏朝雨说清楚,却得到魏朝雨的表白两人情绪激动之中,一起携手下山,却在7年以后,道童子还是放不下心中的大道,悄悄离去,魏朝雨等待无果毅然刚烈的选择了结束生命

        无数的支流,七年后十五年后甚至三十年后无一不是道童子用各种方式负了魏朝雨,而魏朝雨因为心中浓烈的爱,和外柔内刚的性子,无一结局不是用生命来守护这段爱。

        这就是属于道童子的命运就应了上人那个故事,如果内心不曾发生改变,那么爱吃什么就依然爱吃什么一个人的行为模式,只能发自一个人的内心,就像旁人会说,这是XX才会做的事情。

        道童子不悟!!永远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这是他的内心上人操之过急的提醒,也没让道童子一朝明白该怎么样去面对大道中的情爱不会明白该去拿起,尽自己该尽之情,负自己该负之责才有资格谈那一句放下。

        至于魏朝雨在命运的某一道支流中,说过那么一句话,你若是不爱我便也罢了,你若爱我你一味的逃,一味的强行要斩断,你就觉得这样就好了吗?

        走出大阵的时候,道童子脸上挂着泪水上人等在大阵的之口身边站着一个陌生打扮的中年女人,正冷冷的看着道童子,说到:“你该把我那朝雨徒儿还给我了,枉她对你一往情深,你却给了她一个生死入轮回的结果。我是来找你讨命的”

        道童子看了一眼这个中年女人,没有说话,而是忽然动作极快的在魏朝雨的手指上抹了一眼,一滴属于魏朝雨还没有完全流逝的精血出现在道童子的手指之上。

        “融你一滴精血,在我灵魂深处若我还有轮回,你也有轮回我们还能相遇,我定会第一眼认出你来。虽然到如今,我也没有明白该如何自处,该如何面对情爱。但我不会再做傻事,我记得我欠你。”说话间,道童子掐动手诀,把那滴精血抹在了后脑之处行成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印记,在那里是人最重要的后脑之处,也是生命行动的中枢位置,这是一个决心,生死都要记得的决心。

        我震惊的看着那个小小的红色印记我从出生就带着一个像眼睛的红色胎记,随着渐渐长大,胎记慢慢的淡去到最后就只剩下了一个红痣一样的东西,大小就像一滴血,这还是承心哥无意中发现和我说起的,并用镜子照给我看过如今看来,却是和道童子后脑留下了这一抹属于魏朝雨的气息一模一样!!

        生命的轮回总是会留下抹不去的印记各种的胎记,从娘胎里就带来的天分,性格命运,一世一世的锤炼,真的是无比神奇。

        而在这时,道童子做完了这一切,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怀中的魏朝雨,把她的身体交还了她的师父然后恭敬的跪下,连着对魏朝雨的师父,还有对上人各磕了三个响头。

        最后跪于梦回大阵之外,说到:“上人,我准备好了,动手吧。”

        是的,在进入大阵之前,上人就说过道童子犯了错总是要认的这个认不是说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而是早早的付出应该付的代价,免得到时候果报来的更加猛烈。

        这是修者在认识到了因之后,常常选择弥补过的一个方式。

        “我徒儿不但无辜,还系一腔深情于你身,你却要找她斗法,并错手杀她若不是你师父(上人)付出了代价,少不得要打得你魂飞魄散,就算付出代价也才能解我心头恨。如今,既然如此,就让你师父动手,做个了断吧至少我徒弟入了轮回,你也不能独善其身。”那个中年女人的话在道童子的耳中萦绕。

        道童子闭上了眼睛,心中一片平静,他没有什么好怕的他也能理解那个中年女人的怒火,只是在内心微微不平静的是,他让上人心疼了却是要亲自动手来了结自己。

        就如他所说,这恩情生生世世总有报完之时,他很坦然。

        而下一刻,一道惊天的雷电从天空划过接着,一切都破碎了。

        泪水从我的脸庞划过我搞不清楚是道童子在哭泣,还是我在哭泣毕竟一世的结局写下时,相关的我和道童子谁又不悲哀呢?

        “你知道吗?你错了你不应该”我下意识的要和道童子沟通,却发现我的身体里一片沉寂,并没有任何道童子出现的迹象他不在了?我有些迷迷糊糊的,大脑开始飞速的运转,努力的回想着之前的一切。

        很快,我就不由自主的在心中苦笑,因为我想起了之前的一切我身体的情况是再复杂不过,道童子,师祖还有一个伴生妖魂!

        难道四个在一起凑一桌麻将吗?反正傻虎也恢复了大部分灵智我记得我们在第九道大门以后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破开空间,尽量的想要完整龙魂然后我看见了如雪,接着我和道童子的意识就被拉入了灵魂业火,陷入了沉痛。

        如雪如雪我的心中念叨着这个名字,想起道童子和魏朝雨的种种,心中猛然一痛,那股来自灵魂的疼痛却没有了,我却猛然惊醒我难道还在洞穴之中。

        接着,我感应到了我对我的身体恢复了控制权,我下意识的就是一睁眼首先看见的就是一张充满了唐宋古风的床顶,身上盖着的被子我这是在哪儿?

        我下意识的唔了一声,然后轻轻转头,忽然就看见在我面前一脸恭敬的师父,另外还有泪流满面的珍妮大姐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师父”

        “师父”

        几乎是与我异口同声的,我师父与我同时喊出了这一句话然后我看见了珍妮大姐头眼中一闪而逝的失落,然后又强装笑容的,猛地一下抹去了脸上的泪水,拍了一下我师父的背,说到:“你傻啊,这个是你那宝贝徒弟,不是你那死鬼师父。”

        “承一”师父看着我,脸上的恭敬化为了慈爱,忍不住轻轻摸了一下我的头。

        我看着师父而之后洞穴中发生的一切,那回忆如同潮水般的朝着我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