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决心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决心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道心为何不稳?此刻,还需要答案吗?在这个时候,恍然回神的道童子仿佛已经抓住了什么。

        屋中安静,有的是一个沙漏,细细碎碎的声音,代表着时间的流逝而从那个沙漏,只是一眼就可以看见,那清楚的时刻上分明标注,道童子站在这窗前已经有一个时辰而这一个时辰,每一分每一秒,想的都是魏朝雨。

        “魏朝雨,原来我道心不稳皆是因你啊。”道童子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莫名的就抿紧了嘴角,皱起了眉头。

        他一行求道,怎能不知,大道无情一路上需要斩断的是各种**,需要摒弃的是各种情感原本道之极致,就是完全的天道规则,人之追寻就是如此。

        那各种情分不过是因果纠缠所致,一心求道之人怎么能去主动沾染因果?

        原来,上人对我失望的地方是于此道童子好像很快就搞明白了一切,但他却听不见我的叹息因为这让我想起了师祖留下的给我老李一脉的教诲,没有拿起,哪有放下?

        不去体会其中的万般滋味,一步一步去还清其中的因果?又谈何放下?放下的基础至少是无憾,无憾以后才谈看清,看清之后才能轻轻放下还自己一片云淡风轻。

        而道童子这意思却是要生生去放下,其实那怎么又叫放下?在不在一起,见不见这些都只是形式在心中的才是本质的,放与不放皆由心,就像笑与不笑,也皆在一颗心间。

        可惜我的叹息道童子听不见,我的想法道童子也更不可能知道这里的一切就像我的一个梦,我站在‘上帝的视觉’虽然经历着,也是旁观着一切。

        可这个梦却又好像长了一些从那一天,窗外的相思开始,时间好像过了很久,却又像是过的很快我站在旁观的角度,好像就是在翻书一般,不经意的就翻过了一页又一页。

        每一天我‘陪着’道童子晨起,晚睡修炼,研习每一天的生活是如此的规律,却又是如此的‘乏味’,看似正常,却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在很多个安静的夜晚,那站在窗前的落寞身影,一站就恍然不觉时间流逝。

        这样的生活是过了多久?道童子不曾察觉的样子,而我却是清楚已经是整整三个月。

        按照他和魏朝雨的约定,这三个月中本最少有六次的见面道童子硬是一次都没有去山中修行无岁月,那是在心无挂碍的情况下,但是当心中有牵挂之时,每一天都是如此的难过。

        随着时间的流逝,山色越发的青翠了,道童子院中的各色花草在杂役的打理下,一朵接着一朵的盛放就像是一个轮回进入了最美的巅峰,而在这个下雨的清晨,道童子的心也进入了某种情绪的巅峰。

        这种情绪太过复杂,不能简单的用一个形容词来表达思念,心痛,焦虑,牵挂各种滋味混杂其间,就算是神仙也能给生生的逼疯了去。

        在这种煎熬下,道童子再也不能安静呆在山门之中了冒着蒙蒙的细雨,他终于在三个月以后,第一次走出了山门。

        只是想在山中走走吧道童子如是的安慰着自己,可他刻意遗忘的是,今天又是一天与魏朝雨相约的日子而所谓的随意走走,也只是情不自禁的朝着他们每一次相约的地点走去。

        山景还是那山景,不过在细雨纷纷之中,多了几分迷离,而在雨中,各种的愁绪更容易翻腾道童子就是在这样的情绪包裹中,一路上甚至有些恍惚的走到了相约的地点。

        那一座高山之上的孤崖在孤崖之上,并没有任何的遮挡,远远的道童子就看见了那个白衣飘飘的身影,她并没有看着上山的路,而是痴痴的看着孤崖之外的风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这个时候,我无法去洞悉道童子的想法只是看见他陡然就停下了脚步,他的青衫已经在细雨中淋湿,身影看起来是如此的憔悴落寞也看见站在孤崖之上的那个身影是那么的惆怅失落

        两个身影在我眼中几乎重合在一起了只是写出了一个‘情’之一字的苦。

        魏朝雨并没有回头,可能一次又一次等待的失落,让她已经不敢相信她这次能够等到道童子而道童子也并没有上前去,他只是远远的盯着魏朝雨的身影看了一会儿,然后决绝的转身离去。

        在那一瞬间,天上的雨仿佛下得更大了一些相逢不相认,咫尺天涯这就是世间最遥远的距离,遥远到天上的雨也在为之叹息伤心吗?

        这一次雨中的遥望过后,道童子的日子看似又恢复了正常却只有我才知道,每一次约定的日子,他总会走出山门,他已经习惯自我欺骗,到那一天只是出去走走散心,然后每一次不知不觉走到相约的地点。

        而魏朝雨却是一次也没有让道童子落空,每一次相约的地方,道童子总会看见她穿着白衣的落寞身影而每一次,道童子也只是远远的看一眼便走。

        这样的日子一晃又是三个月天气越发的炎热了,而道童子的心情就如同这渐渐炎热的天气一般,越发的焦躁起来他显得有些失魂落魄,不要说以往对术法的研习,如今就是连早课,暮课也是渐渐的有些听不进去。

        这一日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道童子一如既往的失魂落魄,刚刚结束了早课,一步一步的走回自己的小院。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自己身上的青衫已是三日没有换洗,这对以往一丝不苟,每一个习惯就像是被设定好一般的精确的他来说,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但走到小院门前的时候,道童子却不得不停下脚步望着前方愣住了,然后口中下意识的喊了一声:“上人。”

        我能感觉到道童子心中对上人的那份情感,如同对父亲一般的眷念,又带着对师长的万分敬重这种情感比起我对师父的那种情感也不遑多让,所以再一次看见上人失望的神情,那种感觉有多纠结我是能够理解的。

        我只是万分奇怪,这个上人我已经看见了不止一次,我却怎么也看不清楚他的面貌甚至,我连他的气场也感觉不到,他站在那里是那么的自然,就和本该是那里的一块砖,一颗草一样自然,像是根本没有了自己的气息一般。

        我再傻,也知道,那是一种更高的境界高到曾经我见过的活着的第一高手,吴天也是望尘莫及!因为吴天你还能感觉到他给你的压力,虽然也是融于天地的感觉,却没有这般的自然随意。

        “承道,你的道心越发不稳了,你还没看透其中的原因?”上人的声音有一种高山流水般清幽淡雅的味道在其中就是因为声音也是这般的自然,会让人不自觉的认为他说的就是真理。

        “我想我已经看透了。”道童子又想起了魏朝雨,心中难免苦涩,但还是不忘攻击的对着上人一鞠,恭敬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只怕你身在其中,看到的只是表象。须知,因果来自天地,就算我也不能插手。一切只能靠自己去发现看透其中的本质,才能去解开其中的因由,还一颗本心,道心稳固。切莫走了那偏路。”上人并没有责怪道童子任何话,反倒真的如一个师长一般谆谆教诲。

        道童子一听偏路二字,心情越发的起伏不定一时之间楞在那里不知如何作答。

        而上人看了道童子一眼,不知为何,发出了一声轻叹然后说到:“该是你劫,必是你的劫,你若不能看透,他人插手其中,说不定会成为推动这果报的又一因。我身为你师长,从小你跟在我身边长大我却是不能袖手旁观。罢了,罢了我也成为了因,他日必吞下这果。”

        说完,上人飘然而去,而又是一声叹息留在空气中,久久不能散去。

        道统听见这声叹息,再想到自己的事情,竟然要给上人带来果报,心中再也不能平静,忍不住对着上人的背影喊到:“不,我真的已经知道缘由。师父,你曾经说过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但愿你是真正的看清了道心不稳的本质。”上人的声影不见,话语却飘然而至。

        站在自己小院门口的道童子不由一愣,藏于袖中的拳头渐渐的握紧而明天,则又是一个他与魏朝雨约定的日子如果说两人之间是自己惹来的因,那就由自己来断这果吧。

        仐三说:

        今天的道士更新完毕虽然时间晚了点儿,对于我来说,更完就是件愉快的事儿,对于大家来说,有的看也是一件愉快的事儿吧。写书辛苦,等更辛苦,咱们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