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六章 道心?为何?不稳?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六章 道心?为何?不稳?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她?多么简单的一个字,辗转喉间,萦绕舌尖,仿佛就带出了说不尽的往事。

        我的她,道童子的她没想到都应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这个女人就是在空间之后正在转身的如雪。

        桎梏松动,道童子的想法在某种时候我是感应的到的更何况,在心神剧震之下,道童子根本也就心不设防我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道童子的想法,在如雪的身上,道童子感应到了一个女人的灵魂气息,这道灵魂气息是缠绕在道童子身上的哪怕是生生世世都不得解脱的。

        这个女人,就叫魏朝雨。

        “真是冤孽。”师祖的意志在其中也发出了一声叹息而在这个时候轻描淡写的压制住了我和道童子两道意志,占龘据了我身体的主导权,开始掐动手诀。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在那条巨龙的残骸里,还残留了属于那条巨龙的灵魂力和一些灵魂碎片师祖如今打开这片空间,就是要强行的收集这些灵魂力,融入这个洞穴中的真龙残魂之上,让它更加的完整。

        这中间的因由是怎么一回事儿,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在如雪转身看见我的刹那,她的神色平静,可是一滴泪水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滑落到了腮边。

        我有千言万语,道童子亦有千言万语但就算此时师祖不主动出来压制我们的意志,我们也什么都说不出来。

        因为它来了之前只要我一想起如雪,就会到来的痛苦,再一次的袭来了这一次它的到来比什么都要猛烈,就如同燃烧的最剧烈的火焰,一下子就将我和道童子吞噬。

        痛,说不出的痛苦那种被万火焚烧,却要偏偏清醒的痛苦让我和道童子在这充斥着火焰的思感空间里,都忍不住仰天长嚎。

        唯一不受这种痛苦影响的人是师祖,甚至他连手诀掐动的节奏都没有变幻一下。

        “痴儿,红尘炼心之痛莫过于此我早已千锤百炼,看透痛若只是平常,那痛亦不是痛炼过的心,本该如此。”面对我和道童子此刻的痛苦,师祖只扔下了如此一句高深莫测的话。

        原本这话就不好理解,何况是在极度的痛苦中,无论是我,还是道童子都听不进去一秒都是煎熬,我和道童子只希望在此刻快点昏迷过去,意志不再清醒。

        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那熟悉的黑暗,再次将我包围的时刻我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再次醒来时我知道我会陷入道童子的回忆里,而第一次我看见了属于道童子的房间在一片清幽的庭院之中,这略显清冷的房间,因为除了有用的东西,一件多余的摆设都没有。

        整洁,干净,冷清一如房间的主人。

        此刻,我就站在这房间的窗边发呆,亦或者是我看着自己在窗边发呆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场景中仿佛是我,我却又是抽离其中。

        不同的只是,每一次在回忆中,都是冷静淡定,几乎是面无表情的道童子,此刻神色明显的有些凝重,眉头微皱,内心却是惆怅,迷茫为何会是如此?本和道童子是一体的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只因为在晨课结束以后,一向闭关清修,常常不见其身影的上人很突然的出现在了道童子的房间,当道童子推门进入房间的时候,看见的是上人略微失望的脸庞,一杯清茶幽幽的在他身旁散发着热气,而上人深深的看了道童子一眼,只是留下了一句‘道心为何不稳?’就飘然离开了道童子的房间。

        道心?为何?不稳?只是简单的六个字,被道童子画上了三个问号何为道心?不稳又是什么?为何会如此?原本应该很简单的三个问题,却是让道童子站在房间中苦思了不知道多久,待到恍然回神之时那一杯袅袅冒着轻烟的热茶,已经是变得冰凉。

        上人是对自己失望了吗?道童子移步到了窗边,忍不住的还是内心的惆怅与迷惘窗外,春色正好,抽出绿芽儿的枝条,有一种别样的勃勃生机,那边院墙,一片淡雅的冰蓝色小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正艳。

        “石头这溪水好甜啊,你要喝一口吗?你看,那边花都开了,花开了师父说过就是一个开始,而开始在另外一个遥远的地方叫春天。”不知为何,看着墙边的冰蓝色小花,道童子就想到了魏朝雨在上一次对他说的话。

        “春天?那是什么?”忍不住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

        身在其中的我,听到这一句话,忍不住楞了一下,接着是内心莫名的震动原来,这里真的不是我所在的世界这里连春天的概念都没有?那这里又是哪儿?

        一直以来,其实我是有猜测的但很多时候,还是忍不住会想,这里会不会就是古华夏?如果是这般,我的内心还好接受一点儿可是,事实证明了这里真的不是,就算有猜测,我还是忍不住震惊,继而苦笑。

        我的想法在这片回忆的画面中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的一边我在震惊,而那一边道童子却像陷入了某种回忆。

        “花这么好,石头呆子你要不要摘一点儿给我。”

        “它长在那里便是,何必摘下来,又没碍着谁。”

        “可是你就不能摘下来一些送给我吗?我会插进我房间窗边的瓶中,想个法儿,让它一直不会枯萎的然后看见它我就会想起你的。”

        “想起我做什么?”

        “你管我想起你做什么?你要不要摘一些给我?”

        “摘一些你就与我开始一起修炼了吗?”

        “是啊”那双眼睛再次笑成了月牙儿一般。

        “那好,我摘便是。”

        捧着花的魏朝雨,好像笑的也是有些好看的想到这里,道童子忍不住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可是他自己并没有察觉,而是陷入了更多的回忆当中,自从悬崖上那一夜,她为自己印证术法,不惜自伤,牵动了道童子情绪依偎着过了一夜以后,好像一切都有所改变了。

        至少每一次见面,都不再是完全枯燥的印证术法她总是会想些办法说些,做些别的就好比师门里的新鲜事,她会说与他听,说着说着忍不住就会挽住他的手臂,开心的欢呼雀跃。

        又比如她会告诉他,什么什么野果儿是可以吃的一口咬下去,满口的清甜,微微的酸涩,让人整个心情都会因为这个味道而变好,然后会拖着他一起去采几个野果儿吃,才愿意和他一起印证术法。

        这些事情,很奇怪的是,道童子都一一从了。

        而在上一次,魏朝雨告诉道童子,有一种花的花茎里藏着一种汁液,比天下最甜的蜜还要甜,非得去找不可所以,几乎整个见面的时间,他们都在找这种魏朝雨形容的花,因为它非常的罕见。

        最后,是在一侧峭壁的边上发现了一朵那种花,当魏朝雨欢呼雀跃的时候,道童子竟然表现的比魏朝雨还要开心竟然毫不犹豫的攀爬上去,为她摘来了那朵花。

        那一次,她的眼睛没有像以前那样,笑成了一朵月牙儿而是含着莫名的泪水,然后轻轻的咬住花茎,吞下了那股所谓比蜜还要甜的汁液。

        “真想你也尝尝。”她是这样说的。

        “花只有一朵,你吃了也就好了。”道童子并不在意是否尝到了那比蜜还甜的汁液。

        “我”魏朝雨看着道童子,那好看的唇角有一种异样的光泽,那是汁液侵润过后的样子,她就这样看着道童子。

        下一刻,她忽然朝着道童子走了一步,在道童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就轻轻的抱住了他的头,带着一种羞涩的,却是毫不犹豫坚定的力量,掰下了道童子的头,然后自己的嘴唇轻轻的触碰到了道童子的嘴唇。

        说不上来是什么的奇异感觉,在这一瞬间,一下子包围了道童子他分辨不清,只是感觉心跳在不停的加快,呼吸也变得粗重,脸也开始莫名的发烫,只是本能的想要抱紧眼前的人。

        可是,她却在下一刻离开了他的嘴角眼睛再次眯成了月牙儿,望着他笑。

        “你快舔舔嘴角,看看是什么味道?我有和你分享啊。”她笑的那么开心。

        他忍不住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一股甜腻的香气瞬间充满了口腔还有那眩晕般的炙热一时间,道童子有些呆了,她却跑远了清脆的声音却如那好听的鸟叫一般传入了道童子的耳中:“笨石头,我先走了,这次出来的时间差不多了下一次再和你一起印证术法吧。”

        “下一次。”站在窗边的道童子忍不住又是一丝笑意浮现在嘴角,手指忍不住轻轻触碰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但是下一刻,道童子忽然皱起了眉头,心里浮现的全是上人的那句话。

        ‘道心为何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