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五章 再现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五章 再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那一片雷电空间我知道有多么的恐怕,而师祖和道童子这样不约而同的选择,更让人惊诧莫名。

        就好比一个装满了钉子的盒子,自己裂开已经很可怕了而如今,用雷诀,就好比加了一点儿火龘药,忽然去引爆它,那是什么样的后果?

        不论是师祖还是道童子,都是天才一般的人物,至少在我的认知里,都比我强悍所以,雷诀这种对我来说都是到手擒来的术法,对于他们来说,也非常的轻松。

        况且,师祖是能够瞬发雷诀的人,这次不是为了郑重,根本不会那么正儿八经的掐动雷诀。

        很快,雷诀就已成型洞穴中不可能聚云积雨,但是那一道雷电却是真实的出现了很平常的一道雷电,却是拉开了一个可怕的序幕,以这道雷电为引,我看见那个密布着恐怖雷霆力量的空间开始晃动,破碎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道童子比我师祖还要疯狂他在破碎的时候努力的聚拢着这些雷电,看样子,他是想要雷电一次性的爆发。

        而师祖好像也默认了道童子的这种做法,手诀之下,原本该是一道道落下的雷电,忽然一下子数十道全部落下,那个雷电的空间正式被引下的雷诀牵引,彻底的狂暴破碎,数量众多的雷球纷纷出现一下子晃的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这些雷球看似轻飘飘的实际上,在出现以后,那种狂暴的力量只是看一眼,都让人感觉灵魂快要破碎。

        在这时,师祖完成了最后一个手诀的掐动那些雷球开始全部朝着空间中的某一点聚拢而去仿佛是一个连锁效应,第一颗雷球爆炸,跟随其后的无数雷球也开始爆炸在那一刻,我以为的地动山摇却没有来临,我只是看见了非常神奇的波动。

        就好像空气变成了水平面那样,开始层层的荡起波纹

        这是!这就是要破开空间吗?我的意志一下子紧张到了极限,我怀疑这次以后,我此生还能不能见到这种绚烂的奇景了是的,无数的雷球在那一点当中爆炸,溅起了层层惊心动魄的电花而空气就如同快要破碎的水面,波动的越来越剧烈。

        “助我一臂之力。”在那个水面波动到极限的时候,师祖忽然大吼了一声,此时剩余的雷球已经不多。

        听闻师祖的嘶喊,那条盘旋的真龙残魂忽然也长嚎了一声全身重新聚集缠绕的雷电能量也喷涌而出一下子窜连起了所有的雷球,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一同爆炸。

        在那一刻,我隐隐中洞悉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世间的雷分为了不同的好几种,而真龙所带的雷电,是妖雷中的顶级它有一个作用,就是能够窜连所有的雷电,然后让它们共同爆炸。

        ‘轰’,终于,在这个洞穴中,雷电迎来了它最绚烂的一次爆发在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一种极限,那是一种异常张扬的暴龘力美,而我以为此生中,我能看见雷电爆炸的极限就在这里了。

        这一次,就连那个玄之又玄的点也承受不住这次的轰击,终于把剩余的能量释放在了洞穴中洞穴中一阵地动山摇,无数的碎石落下,烟尘滚滚就连师祖也不得不站在一块巨石之下,避开这震动带来的连锁反应。

        “如果这雷电的能量是在雪山一脉的洞穴里爆炸,这地下洞穴怕是要炸毁了。”道童子好像也为这样的术法激动,忍不住评论了一句。

        却不想师祖忽然沉吟了一阵,然后开口说到:“你们未免把这个地下洞穴想的太简单了,这地下洞穴有多深,除了这雪山一脉的历代主人,恐怕是没人知道的。就算雪山一脉的主人也不没有走到过最深处只因为某种”

        说到这里,师祖忽然就沉默了,好像涉及到什么隐秘,他也不方便开口。

        “哦?那我对这地下洞穴倒是很感兴趣了?”道童子忽然开口这样说了一句,其实这世间还有什么能引起他的兴趣呢?毕竟根据种种的猜测,他就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他好像更加的见多识广。

        我没想到这个地下洞穴却能引起他如此的兴趣。

        “你若感兴趣,谁也不能拦着你但你是我道家人,你该相信机缘机缘注定了,这地下洞穴的一切自有该承担的后来人来承担,我辈应该不是后来风暴中的”师祖的话还没有说完,此时洞穴中的烟尘已经快要散尽。

        我们的视线终于没有没遮挡,而在雷击过后,洞穴中的一切也开始渐渐的清晰起来。

        “咳咳咳”毕竟是吐了好几口精血,我的身体已经承受到了极限被灰尘呛的开始咳嗽起来但下意识的,三道意志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刚才被轰击的那一个点上。

        可是接下来,一直处于弱势位置的我的意志开始疯狂了起来这种疯狂以至于我在瞬间就强压过了道童子的意志,连咳嗽都顾不上,在烟尘滚滚中就朝着那个点跑去。

        我无法形容我内心的感觉,好像任何的文字都显得平淡我只是被烟尘刺激的泪水一直掉我,已经想念了你多久?——如雪!

        是的,那个点已经被轰击开了,我没有想到的是,被撕开的空间竟然是那里那个让我撕心裂肺又魂牵梦绕的地方龙墓!!

        随着空间在不停的撕裂扩大熟悉的密林,密林之上那些神秘的建筑物,如同电影镜头一般的不停在快速的前进然后那个墓穴之门,下行的阶梯这一切的变幻,配合着我仿佛已经很久远的回忆,一点点的在生动的重演。

        我此刻什么都不能想,我这一生若有一种不顾一切的疯狂念头,那就是我在千百次午夜梦回的时候,都恨不得在龙墓门前告别的那一刻,抓住如雪的手,对她说一声:“管它世界毁灭,就算在我眼前爆炸,我也只想和你拥抱这一秒。不要分开”

        但梦是反的,常常有时反应的就是人相反的意志,在底线之上做不到的事情,因为这样,所以才只能做梦我是陈承一,她是凌如雪我们注定都做不到,只能在现实中反复的沉痛我没想过这一辈子,我还能在清醒的时候见到她。

        有人说,爱龘情到底是什么?或许,穷其我一生,我也给不出一个答案但此刻,能让我的意志疯狂的碾压住道童子的意志,只是不顾一切奔向她的力量,这就是爱龘情?

        “承一,站住,站住”在那个点之后,空间还在不停的变幻,那条熟悉的通道,通道两旁排列的房间最后深处那一扇神秘的大门。

        我的心在这一刻几乎已经要跳出喉龘咙,师祖的话语却强势的不停响彻在耳边,可是我顾不上仿佛这一刻,这一生的遗憾都爆发了出来。

        “陈承一,你站住空间相连的节点是不稳的,你怎么敢就这样冲进去?会死人的,你想玩死我们三个?”道童子的声音也在喊着,很少有情绪波动的他在这一刻也有些激动了。

        “痴儿你心中苦也好,痛也罢,你难道就敢扔下你肩膀上所背负的一切?”师祖的声音忽然平淡了下来,就是这么问了我一句。

        我一下子就停下了脚步那疯狂的鼓声仿佛还萦绕在耳边,师父的脸,师祖的脸,老李一脉每一个人的脸我怎么敢放下?我怎么敢忘记?我辈不敢忘!

        ‘噗通’一声,我跪倒在了那个空间节点之下只是压抑了多年的心痛在这一刻爆发,我有一些忘记理智了。

        而在空间节点之中变化的画面已经穿过了那道神秘的大门那个黑暗的空间中,那条巨龙的骸骨前一个身穿白衣,孱弱的身影正有些迷茫的转过了身子。

        如雪我眼中的泪滴落在地上。

        “她”忽然,一直沉默的道童子一下子惊呼出声,一种铺天盖地的痛苦差点儿将我和道童子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