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最疯狂的术法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最疯狂的术法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一次,不仅是我,就连道童子也跟随着一起震惊,但是我的记忆他是知道的,在师祖撞入我阳身的瞬间,道童子低声说了一句:“因我们精血中的灵气而重生,命格又相合,那么暂时的利用这身体倒也是合情合理。”

        道童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感受到了师祖的意志:“我在大战之前会一直沉睡,你们之间的纠缠就算我也不能插手到最后是什么结果,我想连老天也堪不破,毕竟古往今来,打破轮回障壁的又有几人呢?”

        我和道童子同时沉默,心中难免都是苦涩,只是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师祖”

        而那边师祖则是应了一声:“承一儿,你天生童子命,没想到最大的劫难却是来自你自己。师祖没有伴随你的成长,却是让你在长大了以后,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充满了我布局的影子。希望你能原谅师祖,这是我老李一脉的责任到如今,不敢忘。”

        “师祖,承一也不敢忘。”是啊,敲破祈愿鼓,入地下洞穴,不就是因为不敢忘记这背负的责任吗?

        “好了,在我沉睡之前,还要助它一臂之力,这身体如今情况复杂,我希望我们在这个时候同心一致,千万别处了任何的岔子。”师祖的声音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是感觉,他一定是要施展什么大的术法了而一直沉默的道童子却也在这时说了一句话:“放心便是,他既是我,我既是他即便以后,他消亡,我活着,我也是同他一起活。不然,我也不可能和他一起走到现在了。”

        这句话无疑是对师祖的一个表态,表示在施展接下来这个术法的时候,他必定是同心协力。

        师祖淡淡的应了一声,看似没有感情波动,我们三位一体,这其中的信任我和道童子都感受到了而师祖在应完这一声之后,忽然就拣起了一块石头,开始在地上描绘阵纹。

        在这个地方,我们没有符笔,也没有朱砂可是竟然用石头来描绘阵纹,这是何等的潇洒。

        随着师祖对阵纹的描绘,我越看越是心惊,因为这个阵纹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曾经在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空间——鬼打湾,王师叔就描绘出过这样一个阵纹,而那个阵纹因为太过逆天,引来了天劫,之后

        往事一幕幕的在脑海中呈现,而道童子也察觉到了这个阵纹的熟悉而他也感慨,我师祖只是用石头描绘阵纹,竟然显得比王师叔精心所制阵纹其中的能量还要流畅,灵动而他原本就是一个修道的‘痴人’,在其中也不停的推衍,分析,竟然在师祖绘制阵纹的时候,给出了不同的几个意见。

        这让师祖沉吟不已,到最后不得不感慨了一句:“不愧是上人座下道童子,这份天才放在任何时代都可以称得上是‘惊世骇俗’了。倒是承一这阳身能力不够,限制了你的天赋。”

        道童子沉默不语,一时间也弄不清楚他是在想什么,但其中我却是感觉到他并没有任何骄傲的情绪在其中。

        师祖亲自操刀这个阵法,自然是完成的十分迅速,当然这个迅速是指在对比王师叔的基础上当阵法最后完成以后,却感觉不到能量的流动,毕竟只是师祖用石头随手所画,怎么可能引来天地的能量。

        而在这个时候,在师祖的示意下,道童子毫不犹豫的咬破了手指没有什么比人的鲜血更具灵性的东西了,因为人本就是万物之灵,本身蕴含的那一丝灵气惊人。

        所以阵法在关键的时刻,可以用鲜血来描绘而我因为灵觉惊人,从另外一方面来说,就是灵性惊人在这个时候,用上我的鲜血,阵法自然就会引来天地的能量。

        当然,这个阵法并不是每一道阵纹都需要我的鲜血,而是在关键处用鲜血描绘一次就可以。

        但在阵眼的地方,需要一点儿精血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舍不得的?即便在之前,我和道童子喷出了那么多口精血按照我自己光棍的想法,也不差这一点了。

        当阵纹最终完成的时候,熟悉的天地波动再次来临这原本就是天妒之阵,自然会引来天地的雷劫,而且我们不是处于鬼打湾那个神秘的空间,所以天地的雷劫会来得更加猛烈在这里不存在打破空间的障壁,师祖到底是要做什么?

        在这个时候,师祖开始踏动起步罡确切的说是师祖和道童子一起踏动起步罡,和上一次一样,他们的目的也是压抑雷劫,让它集中爆发,但不同的是,这其中加入了道童子更加‘玩火’的术法,就是不听的压缩雷劫。

        这个秘法是我学习过的,所以我在感觉熟悉之余,也察觉到了这其中的不同那就是这一次的雷电能量好像集中在了一个玄而又玄的点上而我凭直觉感觉到了,这个点的位置才是不容易得知的,而且找到它,要凭借强大的某种能力,至于是什么,还不是我这个层次能理解的。

        好像道童子也不能,这种不能是指在我的肉身限制之下。

        不过,道童子却是给我透露了这么一个信息,那是无时无刻不在的,重叠的空间的点。

        这让我震惊不已,究竟要修到何种地步,才能触摸到这个层次的秘密一直以来,道家都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最高的法则,最难触摸的道,就是空间与时间的法则,空间与时间之道。

        由于是三位一体,我还知道就算师祖也是因为机缘巧合,才能勘破层层的阻碍,找到那个精确的点,否则他也只能是迷迷糊糊的理解,并不可能就真的了然空间与时间的法则。

        无论如何好像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术法中,我就是闲人一个,所以才能那么轻描淡写的去描述它。

        实际上,如果真正的感受,任何都会觉得这一场术法震撼到了极限,因为道童子和我师祖仿佛更加的契合,因为他们一样的‘疯狂’,竟然在这术法中,用自身的灵魂力压制着天劫,让它力量集中不说而且还敢去小心翼翼的压缩天劫之雷的力量。

        在观感的实践中,那些狂暴的天劫之雷,竟然被压缩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球体虽然不像我在第一层过那厉鬼之洞穴时,把雷球压缩成了篮球的大小,而是大很多,但一想着这是天劫之雷,就会让人觉得逆天无比。

        在这个过程中,我可以说,只要稍有不慎,我们三个都会万劫不复可是偏偏就被师祖和道童子两个‘变态’真正的完成了。

        到最后的时候,能清晰的感受到,一团又一团狂暴的雷霆之力存在于一个空间以内,只要打开那个‘闸门’,它们就会倾斜而出而它们的能量可以是毁灭般的能量也不为过。

        “这样能打开空间的障壁?毕竟和上次的情况不同这一次是我们主动要去轰开空间的障壁,而上一次”在术法完成之际,我们一边用灵魂力稳住最后的‘开关’,一边道童子提出了疑问。

        “应该是可以的,但是为了保险”说到这里师祖停顿了一下,然后道童子和我感受到了他的意念,开口对着那条盘旋在空中不动的真龙残魂说到:“你集中能量,在关键时刻助我们一臂之力。”

        那条真龙残魂在这个时候,摇头摆尾的嘶鸣了一声,也就算是和我们达成了默契。

        “那就开始吧。”术法已经进行到了这个地方,可以说是有进无退的在最后,师祖竟然选择了在如此狂暴的雷电能量之下用引雷之术!

        这简直是太疯狂了,可是,一路走来,哪一次又不是在疯狂中才能博得一线生机?

        这,就是我老李一脉的宿命吗?

        手诀之下,雷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