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三章 让我助你一臂之力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三章 让我助你一臂之力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看见真龙残魂跌落到了地上,我难免有一些担心,这是意味着真龙残魂失败了吗?却听见师祖带着一丝担心的声音说到:“你已经挺过了最初融合最难的一关,剩下的事情虽说也不简单,但愿你能成功。”

        原来如此我原本紧张的意志一下子放松了不少,而这时,师祖也终于转过了身,看向了趴在地上的道童子。

        原本师祖眼神是温和的,也是张口想对我说点儿什么,可是看着道童子,渐渐师祖的眼神就变了,变得稍许凌厉而且沉重了起来或许是感觉到了我师祖眼神带来的压力,道童子也没有趴在地上了,而是慢慢的站了起来,也是用一种他习惯的漠然冷静的眼神看着师祖。

        “你,不是承一儿。”在这样对峙了几秒以后,师祖忽然看着道童子说话了。

        “我的确不是他。”道童子回答的也很干脆。

        “我感觉到了承一儿的意志还在这身体里我不想出手强行的把你抽出来,你自己看着办吧。”师祖的声音渐渐变冷,但我却是内心感动,虽然他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对我那份关心却不是作伪。

        “哈哈,如果可以,不管是我还是陈承一都不想面对这种局面。我其实懒得和你废话,很想陈承一出来对你说明是怎么回事儿?可是,我答应他给他三天时间完全的意志,对这个世间他的牵挂做最后的告别,所以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道童子一向都是高傲的,他也懒得具体和我师祖解释是怎么回事儿?

        我能感受他的想法,因为我师祖对他说话并不客气,他也就

        而按说面对道童子的说法,一般人听了都会暴怒,毕竟在关心自己亲近的人情况下,那个敌人还如此对自己挑衅。

        但我师祖是什么人?在我心中从未平凡过的——老李,面对道童子这样的说法,他没有愤怒到极点的出手,反而是整个人冷静了下来,仔细观察起了道童子。

        原本因为桎梏的松动,我能够与道童子沟通的比较自由,在这个时候,我不能再沉默了,我对道童子说到:“我不能掌握自己的身体,所以也不能和师祖说些什么。但我师祖并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你把具体的情况还是对我师祖说一下吧。”

        道童子并没有回答我我却莫名的从道童子心里感觉到一股悲凉,那感觉就是如若上人在的话,他又岂会沦落到被人这般对待。

        说实话,感受到道童子这番情绪的时候,我有些吃惊我并没有想到道童子有如此脆弱甚至带点儿天真的一面,就好比说别人家的大人出来护着自己的孩子了,另外一个孩子就会习惯性的想,要是我爸爸妈妈在就好了这种感觉。

        这番感觉其实非常的赤子之心,我虽然惊奇,却莫名的对道童子感同身受,因为这一路走来,我老李一脉面对了多少次并没有师门庇护的感觉,我是清楚的。

        原本想说服道童子的我,在这样情绪的感染下,一时间竟然也沉默了我没有注意到的是,我们的情绪越来越同化,感受也越来越接近,那是一种比孪生兄弟更加纠缠至深的关系。

        而在这种沉默中,师祖好像看出了什么,一向给人感觉更加云淡风轻的师祖忽然低声的‘啊’了一声。

        这一声,让我和道童子从这种莫名伤感的情绪中挣脱出来,道童子再次看向了师祖,却看见师祖忽然冲道童子抱拳,然后鞠躬了一下。

        整个动作非常的自然,也没有半点的虚伪,却弄得道童子非常吃惊的皱起了眉头道家的规矩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异常讲究长幼有序,不管道童子如何的厉害,在辈分上是不能与我师祖相比的,我师祖忽然冲他这样,他不吃惊才奇怪。

        “原来是这般回事,倒是我错怪你了。发生了这种轮回障壁被冲破的事情,就如你所说,恐怕你和承一都不愿意面对从某种角度来说,你们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人这恐怕”说到这里,师祖看向道童子的目光越发的带着一种怜惜,停顿了一下,然后说到:“我李一光一生为了自己的责任,步步为营,几乎可以说是算天算地算尽自己的命运却算不到我的徒孙竟然面对了这般命运才能走入我李一光布的大局之中。”

        说到这里,师祖罕有的叹息了一声,竟然是沉默不语了而这声叹息一种包含的苍凉,却是让洞穴中的每个存在,包括那一条正在融合意志的真龙残魂也感受到了,微微动了一下。

        而师祖沉默,我和道童子更加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被那种苍凉影响,我们内心也生出了命运竟然是如此弄人的感慨,试想,这世间还有别的人是这样吗?前世今生一同占据了一个身体。

        “接下来是要面对大战,而你们的命运我也看不透到最后会是什么局面,我也不知道。承一儿,我知道你能听见,师祖唯一能对你说的话就是无论何时何地不要放弃自己而你那前世,我应该称呼为道童子吧,你则是,到了该面对该承认的时候,绝对不要偏激的走入歧路。”师祖说完这番话,就彻底的沉默了只是看着融合的龙魂,一副挂心的样子。

        洞穴中再次安静了下来等待的结果无非就是真龙残魂最后融合的结果,而主宰着我身体的道童子干脆打坐起来而我内心却感觉有些怪异,师祖明明就近在眼前,我却无法去师祖尽量的倾诉,亲密只因为我们隔了一世的意志。

        时间就在这样有些怪异的沉默中悄然的流走我的意志莫名的在这种安静中再次的沉寂了下去,之前因为和道童子争执而松动的桎梏,如今又像一个无情的铁钳那么慢慢的收紧起来。

        而我觉得这是我既定的命运,反抗也无用,索性再次进入了那种似睡非睡的状态,而耳边却是响起了师祖的一声叹息,接着就是无言

        洞穴中没办法去具体的计算时间,何况道童子也不在乎那个,如同老僧入定般的感觉不知道何时才会醒来师祖除了那一声叹息之外,也没有再发出别的声音,就在我以为这种安静会永久的持续下去的时候在洞穴中忽然响起了一声清冽的龙吟。

        “好!”我听见站在我一旁的师祖忽然振奋的喊了一声,接着道童子也从入定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睁眼,看见的就是一条威风凛凛的真龙残魂在洞穴的上空盘旋。

        在这个时候那一条真龙的残魂再也不是那种眼神迷乱的样子,而是恢复了一条真龙应该有的清明,沧桑,威严那双眼睛只是对望一眼,就觉得让人无限的想要膜拜,这才是真正的真龙

        而比起之前,这条真龙的残魂缩小了很多,想必是有了自己的意志,不想要再刻意那么招摇,伴随着风起云涌,雷霆万钧的样子即便是如此,一条有了自己意志的真龙,也比之前那条意志破碎的真龙有威严的多。

        “哈哈哈好,很好”师祖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忽然飘然而起,站到了洞穴中真龙残魂的旁边,而那条真龙残魂也同样欢欣雀跃般的围绕着我师祖不停的游动。

        “这样还是不够的既然你已经彻底的醒来,我就再次更加的助你一臂之力,让你能够更加的完整在之后,再次与我并肩,痛快的尽情一战。”师祖的声音透露着某种豪情壮志,说的我内心也沸腾激荡不已。

        可是,那场大战如果要发生,战斗的也应该是道童子吧?想到这里我的内心莫名的有些黯然。

        但我和道童子都没有想到的是,师祖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却是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我和道童子,忽然而然的,他的魂魄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我和道童子飘然而来在我们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撞入了我的身体。

        我一下子愣住了,情况可以再复杂一些吗?我,道童子,师祖我们竟然要三个意志在同一个身体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