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二章 意志与灵魂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二章 意志与灵魂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难道,这条真龙残魂和我的师祖有着什么联系不成?

        我说过我不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人,只能从脑子里纷繁的往事中去寻觅一丝丝的线索而最能让我联想的却是在老林子的龙墓。

        只是那条来自昆仑的,妄图回归故里的龙,不是已经魂飞魄散,只留下了一具悲伤的枯骨吗?而在那里还有我最心爱的女人

        我的思维凌乱不同的是,这一次想起如雪我却没有来自灵魂的刺痛了而是一种莫名的心悸和心跳我说不出来这两种负责而矛盾的心情是如何交织在一起的。

        但我的心情再莫名,也比不过师祖口中那悲伤落寞的语气一句悠悠岁月过去,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之中,蕴含着的是一种仿佛流传过许多岁月的牵挂,无奈,心痛与怀念。

        还有的就是那再次相见,故人已老的沧桑和悲哀

        他的话也仿佛有魔力一般,不仅我感觉到一种穿过了很多岁月的心痛,连道童子的心情亦有波动不知道为什么,我能感受他所想,我仿佛看见了一副画面,一个个陌生的身着青衫,或者白衫的陌生脸孔从我眼前飘过再次想尽他们的时候,他们又是什么模样?

        这是道童子回忆里的人吗?

        但是,道童子和我原本就是一种‘不平等’的地位,他可以翻看我的记忆,我却不能翻看他的记忆,所以看见了,大致知道他的心情,但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我却是惘然。

        倒是那一条已经神志不清的真龙残魂在听闻师祖的话以后,忽然就像听懂了一般,仰天悲鸣了起来,充满了无限的伤痛和难过就像是想与故友诉说,到最终却无语凝噎,最终只能化为这无限的悲鸣

        而真龙的悲鸣仿佛也是在带动我的血脉,牵动着我的灵魂,我的泪水也跟着真龙的悲鸣洒落我能感受到它的悲伤,长长的岁月,丧失神智,被困于雪山一脉的地下洞穴之中而且还神志不清,记忆全无这是一条龙应该翱翔于九天的龙啊

        至于师祖,始终没有回头,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背负着双手等着真龙悲伤的嘶鸣完毕以后,才飘然而去伸手轻轻的拍了拍那条真龙巨大的脑袋,声音沧桑的说到:“你我并肩多年,当日我就算到当有此劫,我老李自己也就罢了,怎能见你沦落至此?”

        说话间,那真龙的眼神越发的迷茫,但同样是拍它的脑袋那个雪山一脉的高人却是通过这个方法绝对的压制,而师祖只是安抚至于那条真龙好像不太明白我师祖的话,却是在迷茫之中也露出了一丝对我师祖本能的眷念。

        师祖却是在说完这话以后,一招手道童子手中握着的那颗珠子却是朝着他飞了过去他的灵魂力已经强大到了如此地步,竟然能影响到了实物,并且隔空取物就像人类中的一些特异功能一般。

        修者要到这个程度,不知道要走过多艰难的岁月。

        而他凭空拖着那颗珠子反倒不让我和道童子惊奇了毕竟鬼物也能做到这样,只不过费力了一些,不像我师祖的灵体那么举重若轻,自如的就如阳身还存在一般。

        在这过程中,师祖始终没有和我说一句,只是看了我一眼但那一眼却包含了无数的情感在其中,莫名的让我安心。

        至于我如今能做的,也只是等待毕竟师祖出现了,证明了第九道大门之中存在的真龙残魂是友非敌,而我之前坚持的选择也是正确的。

        只有道童子心中在不停的推衍,之后他忍不住失口出声:“太厉害,太精妙,太环环相扣的一局啊!”

        我不懂道童子为什么会这样说,很惊奇,道童子可能也是心情激荡,忍不住想说的话,说到:“如果说这一局全部是在告之的情况下刻意而为之,早就被天道的规则破坏了毕竟不管是真龙残魂,剑中高人,还是你师祖残魂都不是这天道之下能存在的了至少不是这个世界能存在的。他们的一举一动,行事规则统统是受到束缚的。就像一个皇帝,还要受到一些制约,不能随意为之,否则皇朝覆灭。但如果”

        说到这里,道童子心中再次的震惊。

        我则是追问到:“但如果什么?”

        道童子沉默了好一阵子才说到:“但天道在大难之中总是会留一线生机,所谓天助自助者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这线生机如果是联系到会发生的劫难,那么天道之下是允许他们出手参与的规则却是不是刻意为之。简单的说,就是层层的缘分命运使你陈承一会来到这里,唤醒他们。你懂了吗?也就是说,你师祖做的是在不破坏规则的情况下,一路安插好了暗子你发现了也就成功了,你错过了也就错过了,谁都不能怎么样?你知道吗?剥离层层的因果缘分,最是为难不已的事情就连上人也不敢轻易的说看透一个普通人身上缠绕的因果纠缠,前生来世可是你师祖却步步正确的,让你自然的来到了这里,自然的总之,这一切他没有插手,他又的确布置好了。”

        道童子一番话说来,我就震惊了师祖这一番作为,确实是值得道童子惊奇成这个样子。

        因为这种事情,可以说师祖窜起了无数的巧合我们来到雪山一脉,敲破祈愿鼓,走入地下洞穴,道童子舒醒,一路走来,选择第九道大门,受术法反噬,吐出精血真的是无数的巧合和偶然才促成了这一切。

        举个最好的证据就是,就连师父也不知道,我陈承一能敲破那祈愿鼓

        我简直无法想象,师祖竟然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一路从国内到国外,再会国内,他无处不在的在为了今天而布局。

        这样想着,道童子也擦干了嘴角的鲜血,看着我师祖的背影,眼神分外的复杂我们的意念交流不过是一瞬的事情,而在这个时候,师祖犹自的对着真龙残魂说到:“所以,在当年我为你留下了一线的契机,虽然耗费不少,但为你怎么也能算是值得这珠子里封印了你的一道意志,如今我将它取出,你的灵魂经过这么多年的岁月已经虚弱成了这副模样所以,我并不知道你是否还能承受当年的一丝意志如果承受住了,你就能恢复你的神智,然后一切都会变好,如果承受不住那就是魂飞魄散的结局,你是否愿意承受这一丝意志?”

        师祖是在问询那条神智已失的真龙残魂其中的凶险只要是修者都懂。

        意志是很神奇的存在,也就是灵魂最核心的东西,这条真龙神志不清,也就是意志破碎的表现但意志这种东西的神奇在于,它无法用世间的大小来衡量,一丝意志和一股意志其实包含的东西本质上没有任何的区别这抽象的话,很多人不能理解。

        师父在曾经给我讲解的时候,用了最通俗易懂的方式,那就是‘揭画’,就好比古人用宣纸画的画,可以由高手撕开成好几层其实每一层都是真迹,都是同样的画就是这个道理。

        一丝意志就是真龙残魂全部的意志,它和灵魂相辅相成,经过灵魂的滋养,又会变为全部的意志。

        可同时,意志受到灵魂的滋养,也要求灵魂的强度如果不够强韧的灵魂,也承受不了意志就好比,一个人的脑容量是有区别的,你不能让普通人去承受天才的计算能力,这样的结果就是普通人会崩溃

        这样想来,真的是很凶险啊而我怀疑,这条甚至迷惘的真龙残魂是否能听懂师祖的话,做出一个选择?

        但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面对师祖的话,那条迷惘的真龙残魂竟然非常吃力,轻微的点头表示同意了!

        而师祖就如同仿佛早已预料了一般忽然就低喝了一声然后用灵魂力生生的将那颗乌黑的珠子给挤碎了接着,我和道童子同时听到一声清冽的龙吟之声随着那声龙吟之声的消失,那条真龙的残魂就突然就开始痛苦的咆哮,翻滚不已。

        一条真龙的残魂,力量是如何的大?顿时就搅动的整个洞穴如同地震了一般,就连道童子明明是盘坐在地上,也稳不住身体,翻滚了两下,才勉强趴在地上

        但师祖却是站在空中,巍然不动,眼神紧张的看着那条真龙残魂这样过了好一会儿,真龙残魂忽然发出了一声最痛苦的咆哮,然后整个魂魄竟然陷入了昏迷一下子跌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