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章 异变连连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章 异变连连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此时,我和道童子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也是正常。

        毕竟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一条暴怒的真龙残魂给‘吸引’了那把铜钱剑在耗尽了所有的阳气以后,就这样被道童子握在手中,连之前的锋锐之气都没有了,显得平凡无比。

        而此时真龙残魂暴怒,我和道童子到了此刻几乎说是全无抵抗之力,不被真龙残魂吸引又能怎么样呢?

        其实,说起来斗法的过程很简单,道童子不过在瞬间变幻了三个术法可是,瞬间变化三个术法是多难的事情,只怕是最顶级的修者,就是珍妮大姐头那一个级别的存在,也不敢说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幻三个术法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这不是灵魂力的事情了,这对灵魂都会造成很大的负担。

        我们唯一的希望就在道童子手上这把铜钱剑在道童子刚才还兴奋期待这把铜钱剑的异变,如今看到那条愤怒的真龙残魂朝着我们冲来,道童子的心也稍许的变冷了一些。

        难道雪山一脉说的话不可靠?

        不过,我们还是有幸运的地方,那就在于,刚才和阳气之剑对抗的时候,这一条真龙残魂已经耗尽了所有的雷霆之力,如今要收拾我和道童子,只能和普通的妖魂一样,纯粹靠自己灵魂的力量硬碰。

        可是就算这样,它也是真龙的残魂啊还未近身,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灵魂的膜拜之意,更别说反抗了。

        而道童子没有那种膜拜的意思,却也是灰心丧气的全无反抗的意思了心中反复的念叨的只有三个字‘命数啊’。

        灵体的速度很快,何况是在这个封闭的洞穴之中,短短的瞬间,那条真龙残魂就已经冲动到了我的身体不足十米的地方那威风凛凛的龙头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有多么的巨大,当传说中的龙就这样靠近我的时候我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情况。

        一切是应该结束了吧?在这个时候,道童子都闭上了眼睛却也是在这个时候,铜钱剑发出了微微的震颤。

        一个身影在我和道童子完全未料到的情况下,就这样忽然从铜钱剑中走出来,清朗的声音一下子回荡在洞穴之中:“我在沉睡之中,却没想到我自己亲手布置下来的阳气镇垩压之局,已经被破开了,稍微晚了点儿,但看来还是赶得及啊。”

        “是谁?”道童子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我和道童子的意志中同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然后抬头一看却是一道貌不惊人的人性虚影出现在了我们身前。

        在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就飘然而上,对上了那条真龙的虚影。

        这这是人类的灵体?我和道童子万万没有想到,铜钱剑中封印的竟然是一个人类的虚影,而又是什么人,这么狠?竟然用如此多的阳气封印自己?

        但反过来想,这一切未免太‘恐怖’了一点儿灵魂若是阴性的力量,那么与之对应的就是人类活于世上的阳性力量。

        是什么样强大的灵魂,才需要如此多的阳气封印啊?

        而我看着那一道身影,觉得隐隐有些眼熟可在这种惊骇莫名的时候,竟然有些想不起来

        这样的情形,已经让我和道童子惊疑不定了,但下一刻,那道身影给了我们更大的震惊他飘然于上空,就这样和真龙残魂对峙不说,在这个时候面对暴怒的,只想要攻击的真龙残魂,忽然就伸出了一只手掌。

        只是那么平淡无奇的伸出了一只手掌,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就放在了那条暴怒的真龙残魂头上。

        “若我未被唤醒倒也罢了,但被唤醒,说明我等待了很长岁月的缘分到了我不得不出手阻止你我怜你失去了神智,并不想在此镇垩压之下,再给一重镇垩压,伤你灵魂本源。你罢手吧。”

        就这样?我和道童子都同时已经无法形容内心的感受,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级别,什么样强悍的灵魂才能以这样一掌之力,就轻描淡写的阻挡了一条真龙的残魂。

        就算是残魂,那也还是真龙的不是?

        更可怕的是,我和道童子同时发现,这道人类的灵魂虚影稍微有些虚淡也就说明了一件事情,这道人类的灵魂根本不是完整的魂魄,也是一道残魂。

        如此清晰的意识,只能让我想起一种情况,就是我的师祖老李,强行剥离自己的灵魂,行成几道残魂也能保持如此清晰的意识,可是他的灵魂力波动虽然不显山不露水,可就凭这一垩手,我第一次承认,这比我师祖老李还要厉害。

        在震惊之下,道童子又吐出了一口蕴含精血的鲜血整个人显得更加萎靡了。

        其实在这个时候,我的感觉到自己的肚腹间已经开始微微的发烫,这来源不是来自身体里,而是来自身体之外只是这一幕太过于惊天动地,我和道童子都移不开眼睛,这点儿变化自然被我们忽略了过去。

        倒是那个身影立于虚空之中,忽然大有深意看了一眼我和道童子,但并未说什么?

        只是他这一转头,我忽然一下子震惊的想起了一件事情我怪不得我对于他为什么那么眼熟了因为他的雕像就立于雪山一脉山门之中的那个平台之上。

        在那个平台之上,有三座雕像,两道一僧,这个虚影就是两道中的其中一道,竟然是他!

        那他应该是到达什么级别的存在了?

        但在这个时候,被阻挡的真龙残魂忽然再次嚎叫了一声,已经愤怒到极点的它,肯定不甘心如此被阻挡,竟然集中了灵魂力,朝着我的方向猛然的前行了一下。

        这让那个人类的灵魂虚影也倒退了一步面对这样的真龙残魂,那个灵魂虚影也微微皱起了眉头,稳住了身体,然后带着叹息感慨的口味说到:“你失去了神智,果然已经不能清醒的明白我的意思了,但就算如此,身为真龙的高傲却一点儿都没有丢弃我之前说怜悯于你,不忍将你镇垩压,看来如今暴怒的你,却是要不死不休。却又是何必呢?”

        那条真龙残魂的双眼依然一片迷蒙,燃烧的就只有怒火,和一往无前非要吞噬了我和道童子的决心。

        那个身影却也是叹息了一声,放在真龙残魂上的手掌似乎是在安抚一般的拍了拍那个硕大的龙头,其实他的身影和真龙残魂对比起来是那么的渺小,还不足龙头的三分之一大小这个动作本该显得可笑的但在如今我和道童子却一点儿都不觉得有可笑的意思。

        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这个反噬根本就没有停止,我和道童子也来不及在意了。

        因为,那个人只是轻轻的拍了几下这条真龙残魂的脑袋,那条真龙残魂原本愤怒迷茫的双眼已经变得一片迷糊,看起来困意丛生的样子而那道身影也只是叹息,这也算是一种镇垩压的手法?

        我看得心惊道童子却是感慨,上人的手段这个人比起上人的手段也快接近了。

        这样也只是接近上人的手段?我忽然感觉我和道童子生存的世界差距的不是一星半点啊但在这时,我和道童子都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因为这个时候我们的腰腹间好像被塞入了一块火块,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是以忍不住哼了一声。

        接着,道童子低头看了一下,终于是发现那诡异的一幕我们染血的衣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变得虚淡之极,就快要看不出血迹了。

        而腰腹间就是我用来放东西的地方,道童子忍不住伸手抹去,却是摸出了一个乌黑的圆珠此刻正在火热发烫的正是它,而它烫手的道童子几乎拿捏不住。

        却诡异的是,在我们拿出它的一瞬间,它的温度又在急剧的降低。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脑中纷乱想起师父把它郑重交给我的时候,一时间竟然没有头绪而立于上空的那个虚影却是忽然‘咦’了一声,说到:“原来是不该我出手啊却不想有比我还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