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反噬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反噬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此时,道童子所说的反噬还没有落下来,他操控阳气的速度倒是更加快了几分。

        这种操控气场的功夫不论对于道童子还是我来说,都是一些入门功夫,甚至说走出这个洞穴,遇见十个修者,怕是有九个修者都会,毕竟术法的基础,不管是镇龘压,还是攻击,最初的最初都是对气场的操控。

        只不过,难点在于,这股阳气太过强盛,狂暴,一般人哪里又敢去操控这股阳气?

        但道童子心中有着莫名的信心,只因为这股阳气是来自于这把铜钱剑,只要以这把铜钱剑为引,这股阳气就能够操作。

        毕竟之前铜钱剑的用法就是操纵铜钱剑,以其阳气为锋芒,斩杀灵体。

        这和操纵法器没有什么不同此刻,那股狂暴的阳气渐渐的成型,行成一把利剑的样子也是与此同时,那一条失去了神智的真龙残魂也是注意到了我和道童子。

        一连施展两个术法,其中一个还是逆天之术,另外一个虽有铜钱剑为引,却也是费力之极的事情道童子的脸色有些苍白在阳气基本成型,剩下的只是灌输的时候,一把抓下了腰间挂着的葫芦,扯开塞子,一口就将葫芦中的酒灌了下去。

        这个酒能够平复一些灵魂上的创伤,微弱的恢复一些灵魂力,此刻被那真龙的残魂盯上了,道童子也顾不上许多了,可以说是底牌尽出。

        灵酒入腹,一股火辣的感觉一下子从身体的内部爆炸开来消耗了大部分的灵魂力也开始缓慢的恢复。

        道童子睁眼看了一下那一条正在犹疑的真龙残魂,忽然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真龙残魂之所以犹疑,也是因为感受到了狂暴的阳气,虽然它失了神智,但本能到底还在,知道如此狂暴的阳气对它会造成损害,所以一时间要不要去触碰这阳气的锋芒,它在犹豫。

        就是趁着这个犹豫,道童子才会加快了动作,这一次他又换了一组手诀,大概是加快阳气凝聚速度的手诀我在感慨道童子手段极多的时候,那条真龙残魂本能也感觉到了不能再拖了,忽然也就不再犹豫,咆哮着朝着我和道童子冲来。

        我一下子感觉到了紧张,不愧是真龙残魂,就算是失去了神智,但是那灵觉的强大却不是我和道童子可比拟的,它一定是预感到了,再拖下去会对它不利,才会悍然出手。

        这种感应,虽然细微,但是却是让人不得不惊叹,至少换成是我,在战斗中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感应。

        也就是在这时,道童子也完成了这个加速阳气凝聚的手诀铜钱剑在微微的颤抖之下,所有的阳气瞬间释放而出,之前就被道童子操控成型的阳气巨剑在这个时候终于完成的展露了它的锋芒。

        道童子一下子睁开眼睛,此刻那股真龙残魂的威压给我和道童子都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可是,他却还能保持平静如水的形态,在那把阳气巨剑之下,忽然一把拔起插在岩石之中的铜钱剑,做出了一个一把斩下的动作,口中也大喊了一个‘斩’字!

        随着道童子的动作,那一把阳气的巨剑毫不犹豫的朝着真龙的残魂呼啸着斩杀而去,这凝聚了不知道多少万人的阳气在这一刻忽然得到了最后的释放,伴随着嘈杂的千万人的呐喊,带着一往无前的雷霆之势,狠狠的和真龙残魂来了一个碰撞。

        仿佛也是感应到了这股危险,那条真龙残魂在这一刻也疯狂的咆哮起来,原本缠绕在身上不甚明显的雷霆忽然聚集了起来行成了一图狂暴的雷云在仓促之间,也朝着阳气之剑碰撞而去。

        在那一刻我心中第一次对斗法到如此程度有了一种无比的震撼之感这才是所谓的巅峰斗法吗?

        可我还来不及思考什么,那阳气之剑与狂暴的雷云已经碰撞在了一起接着,仿佛世界在这一刻都静止了一下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压力让人呼吸都困难。

        ‘轰’,终于还是爆发了,震耳欲聋的碰撞之声,让整个洞穴都在动摇万千雷霆在这个时候散落开来,如同最狂暴的龙蛇狂舞,照亮了洞穴的每一个角落幸好,我和道童子有那么一些运气,没被一些散乱的雷霆攻击到,但那种气势已经让人心折。

        在迷糊中我还听到一个声音:“这小子竟然能做到这个程度,不行,我不能偷看了等一下伤到本王了。”

        说完,这个声音就消失了我和道童子都有些哭笑不得,原来那个一直在与我们‘打赌’的家伙,也跑到这里偷看这一战来了只是这种气势多少也惊到它了,它竟然在这个时候跑了。

        说它是个小孩子,还真是这样。

        灰尘和碎石簌簌的落下,这样的碰撞,如果不是两败俱伤那一定会有一个结果,道童子死死的盯着碰撞的中心,也就相当于我也在看着碰撞的中心那真龙残灵在仓促之下凝聚的雷霆到底不是那恐怖的阳气所能比拟的。

        在经过了碰撞以后,那一团狂暴的雷云被斩开那一道阳气巨剑毫不犹豫的朝着真龙的残灵斩去。

        在这一瞬间,我竟然有一种不忍再看的难过道童子却是平静的说了一句:“如果不是你的机缘,何必强求?”

        这哪里是机缘问题?我究竟在难过什么我也是不知道的,可是我却无法和道童子解释。

        ‘嗷’,可是不管我是不是难过这一道阳气巨剑终究是斩落在了真龙残魂的身上,第一次,真龙残魂响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这声音传播的之广,让我感觉是不是整个地下洞穴都因此在动摇。

        “这还不是结束耗尽所有阳气,那么封印的家伙也该出现了吧。”道童子的心中竟然不可避免的火热起来,原本他就是一个修道的狂人,甚至愿意斩去心中一切的情感,去追求所谓的大道。

        这把让他都感觉到震惊,震撼的铜钱剑,最后的效果他又怎么能不狂热?

        可惜,在这个时候之前术法的反噬却毫无征兆的落下了,道童子忽然就喷出了一口鲜血他喷出鲜血的身体是我的,也就相当于是我喷出了一口鲜血。

        如果是一口鲜血,那也就罢了我和他在下一刻,心情都同时的沉重了起来只因为这一口喷出的鲜血当中,带着一口我们的本命精血。

        精血是血中的精华,一个正常人的精血不过也就一小口,而修者比普通人多一些,但也多不了哪里去气血是一个人阳身的关键,而精血则是养神的关键。

        神这种东西,本就飘渺虚无,可以理解为一个人的精神力,意志力但还有一个说法,就是一个人的精气神,就代表着一个人的意志我和道童子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反噬会如此的严重,竟然冲着我们两个的意志而来。

        “呵呵,难道是天意吗?你我不能共存,消失一个,彼此之间也是不忍难道最后的结果就是一起湮灭吗?也好我本就不想再次存在于这天地间。”道童子的声音第一次有一种淡淡的苍凉在其中。

        我也苦笑是啊,难道他说的才是真正的天意吗?

        阳气之剑此刻也开始消散而去这惊天动地的一击到底留下了如此震撼人心的效果真龙残魂却是抗了下来,毕竟之前狂暴的雷云,已经抵消了阳气之剑大部分的能量。

        它再一次的暴怒,冰冷而失神的双眼望向了我和道童子它是明白的,始作俑者是我们。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只因为,我和道童子又出了一口鲜血,依旧是蕴含精血在其中,肉身受损,意志受损如果停不下来,我和道童子共同存活的时间也不过一刻钟的事情了。

        不过,小小的两口精血,已经让我们彻底的萎靡了下来,我们心中的滋味复杂,哪里又注意的到,先前站在门前流出的鲜血,混合着此次吐出的血液,已经弥漫在了胸前整个衣襟。

        而靠近腰间的位置,鲜血在诡异的变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