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 阳气,风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 阳气,风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机缘?我诧异了一下道童子知道了什么?在我生命之中几乎就没有机缘这个词语的存在,那对我几乎没有意义。

        在这个时候,充满了某种未知力量的傻虎和那条失去了意识的真龙残魂已经搏斗在了一起,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傻虎竟然没有落于下风。

        “看来,吞噬了部分蛊雕的灵魂力,那种来自于上古的力量,竟然引起了傻虎灵魂最深处东西的共鸣和苏醒。”道童子感慨了一句,然后从腰间拿下了那把铜钱剑。

        然后通过意识,让傻虎坚持几分钟时间之后,他将施展这把铜钱剑真正的威力。

        傻虎应着了,在这种时候,我感觉到了傻虎的成长,还有一种成熟已经迅速的在傻虎身上得到了体现没有才入洞穴之中那种幼稚的感觉,还在叫着我承一哥哥,有的是另外一种沉稳。

        这让我觉得安慰的同时,也感觉到奇怪,我并不知道道童子所说的灵魂深处的共鸣和苏醒是什么意思?

        而道童子在这个时候,很忽然的就把铜钱剑插在了自己的身前,我没想到那锋利的铜钱边缘竟然能顺利的插入岩石,可是道童子不关心这些细枝末节,却是感觉到了我内心的想法,声音有些冷漠的说到:“你说你不求机缘,但在你内心深处,想要的不就是这条没有意识的真龙残魂吗?因为没有意识,只要打败了它,就可以强行的收垩复,这样迎来揭开大时代的大战,你不就更有把握了吗?”

        “我没有这样想过。”我不知道如何与道童子争辩,只能坚定的告诉他这样一个答案。

        即便我自己也奇怪,为什么非得坚持来到这个洞穴,然后让我遇见这么一只没有意识的真龙残魂。

        “你我走到如今,手段尽出,到了这里每一个存在,是我们无论用什么高深的秘法都不能战胜的了。到如今,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是这把铜钱剑,但陈承一,祭出这把剑,也不见得就可以顺利,你也做好身死道消的准备吧。”道童子的语气中有一点儿责备的意思在其中,但更多却是一种提醒。

        “尽力而已。”除了这个,我不知道要回答什么了。

        而在这个时候,道童子已经开始掐动一组复杂的手诀第一次,我感觉到他调动了全身的灵魂力,我感觉他的意念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做的是一组导引手诀,可以导引出方圆一里的所有阳气,作用于这把剑上,应该会有效果。你身为修道之人,应当知道这手诀是逆天的,毕竟天地万物,就包括气息存在于那里,你可以日积月累的收集,算是以劳动换得,却不是可以取巧强夺而光所以说有什么样的反噬我也不知道,你也做好心理准备吧。毕竟,我只是一股意志,所用都是你累积的灵魂力,算是我们共同而战,反噬也会应在你我身上。”

        我默默的应了一声,事到如今,手段什么的都不重要了,我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尽力,向前倒在何方,那还是重要的事情吗?

        道童子在掐动着手诀,而傻虎还在和那条真龙的残魂搏斗。

        就算它有了道童子口中的某种契机,但到底不会是一条真龙的对手一开始还能保持一个势均力敌的状态,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傻虎越发的狼狈只是比起在第二个洞穴中,和蛊雕的战斗,要好上一些罢了。

        但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战斗并不需要它坚持太久,虽然我处于被压制的状态,但桎梏已经松动,我感觉的到道童子的手诀掐动的有多快,我手指传来了一种往昔从来未体会过的负担痛苦。

        如果我能旁观自己我应该能看见手指带起的残影,比曾经有一次在大战小鬼的时候,我灵光一闪,掐动手诀的速度还要快。

        而且,我还能知道的是,这组手诀就要完成即便效果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效果,却如道童子所说,这手诀是逆天的!把它创造出来的人,不知道是为何创造这种反噬严重,效果却是鸡肋一般的术法。

        还偏偏被道童子学到,又偏偏让我和他遇见这么一把奇怪的剑然后走入这个洞穴我越发的感慨命运就像一个最好的编剧,而我的感念未落,道童子已经完成了这个术法最后一个手诀,在念动了一句咒语之后原本我们身前绝对安静的一片空间,就仿佛被滴入了一滴水滴一般,响起了轻轻的水滴落水回荡的声音。

        那是一缕阳气从铜钱剑的身上被抽离出来了。

        而就像一滴水落下,绝对的静谧被打破,接着就天地变色,风起云涌,掀起了滔天垩大浪一般这把铜钱剑一开始只是一缕阳气被抽离出来但是在下一刻,忽然在洞穴中就涌起了炙热的狂风,那是狂暴的阳气一下子就从铜钱剑里奔涌而出的声音。

        在那一刻我仿佛听见了千万人的呼号,纷沓而至,却地动山摇的脚步声这就是人气,纯粹人的阳气带起的幻觉般的效果。

        这在铜钱剑上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但没有哪一次是像这次一般的激烈那阳气的出现已经带动起了炙热的风暴,可是这远远没有停止,还有大量的阳气在不停的奔涌而出不停的在上空汇聚。

        而上空已经吹起了如同龙卷风一般的旋风,这就是铜钱剑上所蕴含的阳气!!

        这一次,不仅是我目瞪口呆,连道童子心中也出现了强烈的惊诧之感,由于桎梏的松动,我能感觉到他所想,竟然是一句,在这个世界,竟然也有这种存在的法器?

        但是因为担心反噬的问题,道童子并没有多想,而是在下一刻强行的召回了傻虎归入我们的灵魂深处,然后开始掐动手诀,试图控制这一股阳气。

        在傻虎回归的刹那,我忽然就明白了道童子口中所说的傻虎灵魂深处的共鸣与苏醒是属于上古的四象白虎所留下的‘血脉’苏醒,这种血脉不一定是说的肉身的血脉,修道者都明白,这种‘血脉’的力量也涉及到灵魂,灵魂同样也有灵魂血脉的力量。

        傻虎竟然身上隐含有白虎的血脉?在下一刻,我又明白了凡是大妖,无不蕴含着上古的,遥远的血脉傻虎做为这么出色的虎妖,如果没有四象白虎的血脉,根本不可能修成如此的地步。

        也就是说傻虎真正开始‘苏醒’了,跟随我三十余年,几经生死反倒是得到了无数的契机,让傻虎真正的开始‘苏醒’。

        而道童子怜傻虎不易,如今又得到了这种契机,反倒是下定了决心,要成全傻虎一番,再也舍不得让它当做挡在身前的‘旗子’了。

        这番想法说来话长,但是在意念传递的世界里,也不过就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明白,这是道童子刻意让我知道的,否则就凭我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如此众多的信息我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让傻虎得到这样的成长,我是由衷的为傻虎高兴。

        怪不得面对真龙的残灵,它也有一战之力。

        而傻虎却从我的灵魂深处传来一股焦躁担心的情绪,它忽然被强行的召回,它很担心我能不能应付的了这条真龙的残灵,同时傻虎还有一点疑惑的心情也被我感应到了。

        到了这种时候,傻虎到底感觉到了,我好像已经是它熟悉的那个我了。

        那条失去了意识的真龙在这个时候也分外的暴躁,我们的出现无疑极大的挑衅了它,它可能也需要一场战斗来发泄自己的怒火但是在战的正激烈的时候,对手忽然不见了,它如何不暴躁?

        而它虽然失去了意识,但也能感觉到这洞穴中的某一处忽然聚集了大量的阳气这种气息让完全做为灵体的它很不舒服,它也发现了,释放出这股阳气的,就是盘坐在铜钱剑之后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