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二章 四道大门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二章 四道大门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果然面对道童子这样类似于挑衅的平静,那个原本深藏不露的妖狼也愤怒了,低低的咆哮声从它的口中发出而整个前爪紧紧的抓地,看样子,道童子只要再前行一步,它就会不顾一切的攻击。

        而道童子却也是停下了脚步,歪着脑袋看了一眼那只妖狼灵体,这个动作显然有些调皮,实际上只有我才知道,道童子的内心是一片冷静。

        “在这里,若论妖,多半狐狸,黄鼠狼,蛇狼嘛,倒也不新鲜只不过这些不过是最平凡的妖物,是什么让你有资格关在这里的?不,让我猜猜,你一定是得了什么机缘?你吞噬了什么?或者什么存在遗留给你了什么?我这样猜可对?”道童子的话语十分的不客气,听起来像是一个小孩子充满了好奇,实际上他根本不想要知道答案,我不懂他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个道童子深不可测,而我其实最不会玩心机阴谋,我只能猜测到这道童子是想彻底激怒这妖狼?然后趁它被激怒,心绪不宁的时候,打它一个措手不及?

        我一直相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计谋都显得有些不可靠道童子这样未免太过冒险。

        我感觉到了妖狼的气势在攀升,这种攀升带着一股愤怒的情绪,就算我不是那个主导自己的人,我都能感觉到,道童子如何感觉不到?

        可是,他好像不想停止这种挑衅的游戏,忽然望着妖狼又呼喝了一句:“说,你的真正身份是什么?是那个被湮灭的时代哪个?”

        道童子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妖狼似乎已经忍耐到了极限,采取了最粗暴的方式,一下子朝着道童子虎扑而来。

        在这一瞬间,道童子竟然没有任何的防备,就直盯盯的看着妖狼,却是在这个时候,一股熟悉的绝大的力量一下子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在这个洞穴当中,朝着虎扑而来的妖狼狠狠的砸去。

        “嗷呜”,妖狼一下子被这股力量砸到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惨嚎,眼神中却没有丝毫的愤怒,反倒有一种能读出来的畏惧,它竟然就这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整个身体还莫名的有些发抖。

        又是那一股力量?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有些迷糊了。

        倒是道童子笑了一声,说到:“何不让它扑过来?反正我没有做任何的防备,让它吞了我,于你不也是一件好事儿?”

        “我说出来的话,就从来没有违反过,我说过,只要你选择对了,那就各不相干的各走各路。”又是那个沧桑的声音响彻在了我脑海中,可是它和道童子的对话是什么意思?我却是一丁点儿都不明白。

        “哦?真是这样吗?”道童子笑眯眯的,显得很是友好的样子,但同样的,这个家伙根本没有任何新鲜的花样,内心同样是一片冰冷,根本没有丝毫想笑的意思。

        只是那么一句简单的话,那股力量的主人好像有点儿不好意思了,用一种充满了底气不足的意念说到:“当然是真的。可是,我也不得不防备着你,我总觉得你很奸诈,你刚才难道说就真的没有防备?”

        这一刻,我忽然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错觉,觉得这个明明是充满了一种时间的未来,仿佛洪荒而来的声音,根本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否则不会那么情绪外露,外加有一些说不出的幼稚味道?

        可是,如果小孩子拥有了这样的力量?岂不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但如果利用的好我意志里的念头乱七八糟,但依然猜不透道童子所想的一切,只是听他略微带着抱怨的开口,说到:“如果我不用激将法,问问这个狼妖魂的来历,你恐怕也不会最终现身吗?”

        “哼,你们人类何其奸诈,我是要看看你玩什么把戏?”就好像是一个包装袋,被撕开了一角之后,想要再次撕开,就变得容易了许多,我第一次发现这个声音的幼稚,结果接下来它就仿佛更加的孩子气。

        虽然,我不想过多的揣测什么,现在反正是道童子主持大局,但是从它的话里,我还是得到了一个信息,原来这个力量的主人真的不是人类。

        道童子没有答话,但这个声音的主人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一下子又变得严肃而愤怒起来:“你最好不要再随便打听什么!否则,我会收回我之前的话,大家互不相干,各走各路的话。”

        “这个我好像占了大便宜啊?”道童子就像一个永远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嘴上根本没有半分畏惧的意思,而且给人感觉像是在不停的试探这个声音主人的底线。

        果然这个声音的主人暴怒了,吼到:“刚才说了让你不要乱打听,你不要诈我!别以为我真的不敢收拾你。”

        “好,那我不打听了。”道童子忽然就笑了,这一次我才感觉到他心底真的是有一分轻松在其中。

        那个声音的主人说到这里也就准备离去了,道童子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忽然叫住了声音的主人:“我不是打听什么?而是我想知道,我们能见面吗?”

        “呵呵,你期待与我见面?你不怕吓死你?你走不到我这里来的不止是你,这个地方任何人不要说走到我这里来,就算走到靠近我前三层的地方都不可能。继续吧,这个选择游戏,你若选对了就可以轻松的走到你想要走到的地方,如若不对,我介意看戏。”说到最后看戏两个字的时候,这个声音的主人仿佛有一丝愉悦,很开心的就退去了。

        它退去以后,洞穴又恢复了安静道童子看了一下匍匐在那边的妖狼灵体,而妖狼灵体却是不敢和道童子对望只是怯怯的低下了头。

        道童子也不在意它,而是飘然朝着下方继续走去,这一次闯过洞穴竟然只是那么轻松简单的事情?我简直不敢相信?

        而道童子却是对这件事情没有多大的在意,只是一路上微微皱眉,我发现他的心思里竟然只有一句话,这个世间恐怕不太平的事会一件接着一件了。

        我不懂是什么意思,道童子也没有说穿的意思,但是之前那些举动为什么会这样,倒是毫无顾忌的让我知道了。

        我得到了这些讯息,才一下子恍然大悟,原来,道童子这样做的原因,关键点竟然只是在两句话上。

        一句是雪山一脉那个和我们对话的使者所说的话,他说了这个洞穴想要走到最后,凭靠的不一定是实力,更多的恐怕是要靠机缘

        而另外一句则是那个莫名声音的主人给道童子的一句话,之后各走各路,互不相干!

        雪山一脉使者的话,我大概还能想通,他这样对我说,或许他也和那个守门送我酒的怪老头儿一样,希望有一些变化在其中。

        可是为什么那个声音的主人会给我这么大的便宜占?我是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一个人自己有要紧的事情在要紧的关头,自然是不想节外生枝我猜测的不过只是那个声音的主人恐怕是有非常要紧的事情,而且很看重这些洞穴中守护的性命,一点点都不想节外生技,才选择和我妥协。我不觉得它对我有什么好感,我更多是个无关的人才对它是乐意看见我和这个牢笼里别的存在争斗,好戏一场。我死不死,别的存在死不死,它都不关心。”

        道童子仿佛知道我心中急着知道一个答案,难得好心的给我解说了一次?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机缘?

        我忽然想起了道童子的那句话,这世间不太平的事恐怕要一件接着一件这个不知道为什么?让我的内心有一些添堵。

        可是道童子却不以为意的说到:“一个蚁群,分工各有不同,哪怕是一只小小的工蚁,也有要去找食物的责任。而人活在这世上,原本天道也是给了一生想要追求的目标,哪怕再小,也是有的。可惜人类常常就会荒废自己的目标,追逐的尽是一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荒谬。你没荒废,那就对了”

        “什么意思?”我的意志虽然模糊,但是还是忍不住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很简单,担好自己的责任,其它的事情,自然会有其他的人站出来承担,不必什么都放在心上,走好自己的路便罢。”道童子简单的评价了一句,然后再一次的推开了第三层洞穴的大门。

        而我始终恍惚,就这样?我们又能继续朝下走了?难道接下来,我们一次都不会遇见阻碍?还是有什么别的契机在这个洞中?

        可惜,道童子已经再次的沉默了。

        这一次,在我们的眼前,竟然出现了四道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