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章 龙潭虎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章 龙潭虎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是啊,找到如雪以后,又应该说什么呢?难道说一声好久不见?

        一入龙墓弃凡尘如雪若是想要见我,若是想和我说些什么,她早就能了我想起在印度的那一夜,如雪出现过,那是为了如月命在旦夕我想起我受伤快要性命不保的时候,师父隐约的说起如雪出现过

        我相信她对我是有一份感情,关系到生死时,她会担心我。

        但是,她若是还对我们的爱情割舍不下,断然不会是这个样子,不面对我,也不对我说什么所以,在我湮灭以后,我让道童子找到她又能说什么呢?而道童子也不是我,他自己的意愿也不会想要和如雪守望着度过。

        从那些记忆的碎片来看,他的心中应该是有一个女人的,那个女人的名字叫做——魏朝雨。

        想起如雪,再想起魏朝雨,我和道童子再一次同时闷哼了一声,就如同两份心痛在一个人身体里同时爆发了。

        我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旦悲伤起来,那情绪就会如同潮水一般的将我淹没而道童子的意志现在已经慢慢的变为主导,却是强自替陈承一压住了这些伤感慢慢的又一次心如止水。

        可是这一次,我自己的意志却是那么的分明,我清晰的能感觉到自己的颓废和痛苦注定被吞噬的意志,渐渐的沉沦就如同一个被医生宣布了‘死刑’的病人,等待着自己消失的那一天那种心情。

        不同的是,别人有生命里有限的时间,而我从开始融合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不是纯粹的陈承一了,我连有限的时间都没有了。

        “你有的,我应承你的事,我自然会全力去做到而凭借你的能力,你是走不出这个地下洞穴的从此刻开始,你收敛自己的情绪,压制住吧。地下洞穴的一切都由我来处理而我说你有的,就是你还有机会保持一个完整的自己,到时候,我会有秘法自我沉眠,不过这种情况呵术法的功效有限,最多不过三天。若能顺利出洞,你把握好这三天吧。”

        这一次,道童子说完话以后,意志重新的归于沉寂,心情又恢复了古井不波,如今,他是主导,连带着我整个人的心情也是这样,连悲伤也不会太强烈。

        我自己的意志沉寂在角落,如果说和道童子的意志争夺是一场战斗我根本从一开始就已经斗志全无了,只能在角落里等着慢慢的被湮灭。

        在这种沉寂中,我陷入了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包裹我的是一层又一层的回忆,就像我捏在手中唯一的陪伴我的温暖,不愿放开

        我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傻虎的状态开始慢慢的活跃就是说我能感觉到它已经是浅度的沉眠,随时可以醒来的状态了,之前被吞噬的能量也被消化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我战了起来。

        傻虎在浅度的睡眠中,我还是能感觉到它对我的那依赖和信任,并没有感觉到在这个时候我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走了。”道童子永远都是这样,清清淡淡,波澜不惊,仿佛下一刻走下去的不是龙潭虎穴一般的地下洞穴,只是闲庭信步般的随意散步而已。

        在这个时候,我几乎进入了彻底休眠的状态,只是因为是我自己的身体,我还能感受到外界的一切变化,我看见我自己朝着下方走了过去,那道属于第二层洞穴的青铜大门也慢慢的浮现在了眼中。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挣扎着让自己的意志还能发声,我的意志很模糊,也是很坚定的对道童子说到:“傻虎傻虎是比我亲兄弟还要亲的,你不要冷静的计算一切,就要想着牺牲它不要去牺牲傻虎,对于它,我的态度是坚定不移的同生共死。”

        面对我的这个要求,道童子的意志一片沉默,这个时候,我已经走到了那道青铜大门前,伸出手去,拉开了那道铜制的门栓在门栓落地的那一刻我才得到了道童子的回应:“可以。但对于大局来说,有些感情是无用的。我没有想到我的下一世会是这个样子,和我竟然是如此大相径庭的人。”

        说完,道童子已经推开了这道青铜大门而我的意志在得到了回应以后,又重新恢复了那种浑浑噩噩只能感受,不能主导的沉眠状态。

        比起我的犹豫,道童子有的只是平淡的坚定,在大门洞开的那一刹那,就走了进去而和上一次一样,在跨过大门之后,身后的大门就轰然关闭了。

        道童子自然不会有我那么幼稚的动作,去试试那扇大门还能不能打开,他只是站定在这个比起前两个洞穴还算灯火通明的小洞穴中,沉思了一下。

        这一次和之前两个洞穴不一样,起了大变化了主路分为了两条,分别对应着两道青铜大门,而我身处的位置是一个极小的洞穴,小到像一个房间,而它真的就像一个房间。

        有桌有椅,甚至有床,和私人卫生的地方。

        原本如果是我看见这一切,说不定下意识的就朝着上方看去,找到那个所谓的联系孔洞,然后吼叫着要一个答案的而道童子却只是漫步经历的在这个房间里转了一圈。

        解决好一些个人的事情后,依然淡定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他浅浅的皱着眉,指尖慢慢的敲打着鼻尖,似乎是在思考什么,我在沉眠状态中,触及不到这种思考的核心但也能感受,他是在想出现在第二个洞穴中,那股神秘的力量所说的话。

        “不要自作聪明,你猜的就一定是正确的?看你的命如何了!如果你选择对了,大家就互不相干的过去了,如果选不对,我管你死活。”我不明白道童子为什么反复思考的是这句话,但是我发现他想着想着就浮现出一丝笑容,整个人发出一声原来如此的感慨,然后就沉默了下来。

        我感觉到他好像在翻动我的记忆不过因为没有彻底融合,他能知道的也有限,而他也对那些零碎的记忆不感兴趣,只是在查探我记忆中关于术法和秘法的一切。

        那些术法,我能感觉到他有些不屑的情绪只是淡淡的翻阅过去,也就罢了,偶尔一些我老李一脉的独传术法,他会静下心来思考一阵,虽然没有不屑,但心情也只是平平淡淡。

        只有看到那些秘法的时候,他忽然不那么淡定了一个一个的秘法,让他也会凝神的去思考推演可是好像他又觉得这样太过浪费时间一般,就先笼统的看了一次。

        最后,看到那个在万鬼之湖大战时,最后所用的破碎虚空的一个术法,道童子陡然站了起来,看出来他的心情也不平静非但不平静,而且是惊诧莫名,他喃喃的说到:“这这应该是这个世界该有的秘法?不对,绝对不是?”

        这样想着,他才注意到了我的记忆,这才静下心来,准备探查我的记忆了。

        可也在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道童子:“陈承一,没想到你竟然走到这里来了,你给了很多人惊喜,也让很多人忧心匆匆啊。”

        “这个与我无关,我进来是做什么的,那就只管做我的事。这两条哪条是主路?”这个时候,道童子一个转身,终于望向了上方,和上一次一样,那个所谓的联络人出现了。

        可是道童子对于他一点儿啰嗦都没有,直接只是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咦,陈承一,这个传说中的你可不一样怎么?在我雪山一脉的秘密洞穴中,连心性也跟着打磨了?”那个声音惊诧莫名。

        道童子只是沉默,我能感觉到他的想法,对于这种问题,他心中波澜不起,只是两个字的对应,那就是——无聊。

        碰了一个软钉子,那头顶上的声音倒也不介意,话语从上方遥遥的传来,说到:“说起来,那两条都是主路,接下来,这种分支会越来越多,只要对应着青铜大门,都是主路,你自己随意走就好了。”

        “呵,你雪山一脉倒是藏着不少龙潭虎穴。”面对这种回答,原本休眠中的我也忍不住震惊了一下,可是道童子波澜不惊,只是淡淡的回应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