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七章 意料之外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七章 意料之外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但到底是什么不对劲儿,我自己却是说不好。

        我只当做是自己的错觉吧,而对于那个怪物仇恨的眼神却是视而不见。

        那一边的我已经盘坐了下去,脸色依旧冷冷淡淡,古井不波我自己看着自己却是那么的陌生。

        我索性忽略了这个让我这么不安的因素开始继续的大口吞噬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是对傻虎好的,这是对傻虎好的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我要抓紧时间来做这一切。

        随着我的大口吞噬,傻虎恢复的越来越快渐渐的,它的灵魂状态就稳固了下来,然后开始补充损耗的灵魂力而这个怪物的灵魂力实在太过汹涌,连灵魂力的补充都显得很快。

        渐渐的,傻虎身上因为和怪物碰撞(灵魂碰撞)的伤势也恢复了,我仍然没有停止吞噬,因为傻虎为这一战付出了太多的代价我充满了一种异样的内疚感,我当然要为傻虎争取更多。

        在这个时候,我没有感受到任何与自己本意相违背的意愿,看来这一次的无声和平静,是难得达成的一致。

        时间分秒的流逝,渐渐的,怪物的躯体就被我吞噬了一小半,傻虎的状态已经恢复到了全盛的时期可是它的意志仍然沉寂,我试着去沟通了一下,其实因为太过内疚,我一直是不敢去沟通傻虎的,我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是,在某种程度上我把傻虎当做是了一颗奠定胜利的棋子,但如今我实在是太过于担心傻虎的情况,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沟通了。

        反馈来的信息让我安心,傻虎的意志没有消失,而是又进入了那种浓浓的睡意当中也可以说它是在昏迷,可是意志没有多大的波动,很稳定。

        如此,我就放心了我继续吞噬着这只怪物的灵体全然不去看它的双眼,而它神情的变坏我自然也就不知道。

        一直到我吞噬了将近一半,忽然一股绝大,简直是不可反抗的力量在我的周围出现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那绝大的力量给掀飞了继而,一下子掉落在了离那个怪物的躯体十几米的地方。

        那个怪物自然还是‘活’的,我吞噬的是它灵魂力,并没有狠心的去伤及它灵魂按说这个的敌人在吞噬到一定的程度,就算不吞噬了,也必须要第一时间让它灰飞烟灭才是。

        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就是不要这样做!

        如今,算是一个证明吗?难道这个洞穴中还存在有第二个敌人?我一下子异常的警惕,开始下意识的四处张望,可是又一次的,我内心告诉自己,抓紧时间,得到更好的好处!

        好处是什么?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傻虎的躯体在朝着那个怪物的躯体狂奔对于傻虎十几米庞大的身躯来说,十几米的距离简直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瞬间就到。

        而到了以后,我自己都不还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情况下傻虎就朝着那个怪物的躯体疯狂的撕咬了一下,而且还用尽全部力量的拉扯了一下,怪物的一大块血肉被我叼在了口中这一口实在太夸张,一下就咬去了怪物全身剩下的近四分之一的血肉而我在什么都不明白的情况下,下意识就开始疯狂的吞噬!

        不出意外的,再一次的,那股绝大的,不容抗拒的力量将我掀飞而这一次,我感受到了那股力量中蕴含有微弱的意志,这意志是处于一种恼怒的状态,所以在这一次掀飞我的过程中,非常刻意的给了我一点儿惩罚我感觉在抛飞的那个过程中,我的灵魂像被重锤狠狠锤了一下。

        那种压力的感觉是如此的明显,我下意识的想闷哼一声,却不想内心坚定的意志让我死死的咬住了口中的那块血肉,在落地的瞬间,就顾不得灵魂被重锤了一下还在不停震荡的感觉,而是赶紧‘吃相’难看的吞噬那一块血肉。

        这一切的节奏都不是我自己在掌握,我只是有预感,那股绝大的力量因为一点儿不知道的原因,并没有对我真正的下‘重手’,但是想要再一次的去偷占便宜,恐怕我就不会那么轻松了。

        而面对我啃噬的动作,洞中忽然就压力陡增,似乎是再一次的打击想要向我袭来我本能的觉得应该躲避,却不想我身体的动作却是继续吞噬,而也在这个时候,再一次的那力量凝聚成重锤朝我狠狠的袭来。

        却也在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并不强大的灵魂忽然出现,行成一个不停旋转小球,迎上了那个重锤。

        灵魂力行成不停规律旋转的小球?那需要多么精妙的灵觉控制才能够做到?而且这小球旋转的意境也暗合道家那流动的太极意境,看起来是那么的玄妙。

        由于旋转的卸力那个重锤迟迟的落不下来,而且在下落的过程中,力量不断的被卸去趁着这个当口,我大口的吞噬掉了血肉在重锤下落的瞬间,一下子发力,身体冲了出去,而在这一瞬间,重锤才重重的落地

        而我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候,避免了不必要的伤害。

        在我没有主动意识的情况下,忽然我和傻虎的合魂就散了傻虎再一次进入了我的灵魂深处沉睡,而我的意识也重新归入了我的身体。

        其实我很清楚大量的血肉傻虎并没有消化掉,而这种沉睡是它最好消化的方式对于傻虎的情况,我稍许有一些放心,而对于自己的情况,我却是全然的迷惘。

        到底是为什么?我下意识的再一次想到会不会是道童子?但是这根本就和以前不一样??那到底会是谁?我在焦躁可是,这种焦躁的情绪很快就被莫名的冷静情绪压了下去,接着,我自己就站了起来,如同闲庭信步一般的朝着那怪物被吞噬的残缺的身体走去。

        “想必是哪位不想让我彻底的消灭它,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吧?在这样一座几乎是坚不可破的牢笼中做这种动作,就好比那人间的监牢中,去干扰别的牢舍一样,似乎是不太好?”洞穴空旷,回荡的是我那淡定而平静的声音。

        就像一个人傻傻的自言自语,说着完全不着调的话,自然是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可我不觉得奇怪,在完全回归了自我以后,我甚至觉得这就是自然而然的话,我的脑子无比的清醒,我清晰的认知,这一股力量不是这一层的怪物,而是有一个强大的,不知道在哪一层的什么存在,在干扰出手了。

        至于目的吗?我此时已经走到了那个怪物的跟前,很是平静的绕着它走了几步,然后摇摇头,又是自言自语的说到:“我相信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就比如牢舍中发生什么事情,自然是有狱卒出面哪能让其他犯人随意的行动?所以,这样出手一定是付出了代价的吧?是不是拿我无可奈何呢?”

        说到这里,我的声音才稍显有些轻浮似乎是在挑衅,其实我明白自己的目的,是在试探?也是想用激将的办法,得到一些讯息。

        果然在这个时候,一个清晰的意念终于出现了,原本意念的对话只是一种玄妙的传达方式,不可能像声音那么清晰的能感觉到一些微妙的细节。

        可是,这一个在我脑中响起的意念,却仿佛是带着一种仿佛是洪荒远古来的沧桑语调在与我对话。

        不,应该不是对话,而是一种强硬的传话而已,它好像不需要考虑我的意见,他只是这样对我说了一句:“我若是不惜代价,自然也能出手杀你。不要伤害它,退去。”

        很简单的一句,饱含的信息却是万千,我却并没有为这样神秘的存在,强大的力量,威胁的话语引起半分的慌乱。

        淡定的就像一汪深潭的水我闭了一下眼睛,轻轻的深吸了一口气,这就像是我非常自然的习惯动作,然后睁开眼睛以后,表情连一丝变化也没有。

        只是继续绕着这怪物走了几步,轻轻开口说到:“蛊雕吗?有意思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