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充满疑惑的胜利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充满疑惑的胜利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最后的时刻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

        从我手指的鲜血流到那把铜钱剑上之时我就感觉到了和那把剑上的气场相连了说起来这根本不是神话故事中的什么神兵认主。

        而是那把由39枚铜钱组成的铜钱剑上有个神秘的阵法,一旦有修者带有自身精气气场的精血激活,就会由修者的气场为核心带动这把剑的气场,而这把剑的气场是什么?是无数人的阳气,就如同一个人声鼎沸的市场,比这个还要强悍!!

        不要小看一个热闹的集市,在古时候,斩首都会选择在市场,都是为了让生人的阳气镇压怨气,煞气,以及形成厉鬼这是有高人指点的做法,而事实证明这确实是行之有效的!

        比这个还要强悍的气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随着带着大量的阳气,相当于是万人一起镇压灵体!

        这是一把真正的神兵利器当然是于修者而言,普通人拿着可能杀鸡都困难。

        在这个时候,我彻底的兴奋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瞬间知道那么多,甚至知道这把剑的正确用法而且,我还知道,这把剑不是用来拼杀的,而是要做为一个手诀的延续!

        现在的那个我,就在掐动着一个手诀相对于普通厉害威力奇大,但事实上对付一定层次的灵体,就算是一般的手诀——金刀诀!

        因为对付上了一定层次的灵体,用的都是复合手诀,单体手诀其实没什么用了。

        不过,因为有了这把铜钱剑,这个至阳至刚的手诀会有什么样的威力真是让人期待,而且想来这个手诀配合这把铜钱剑来使用,真的是非常合适不论从术法的时间,相匹配的程度上来说,都是!

        我为什么会计算的如此精妙?我自己都有一些迷糊而且第一次,只是掐动一个单诀,在整个洞穴中都带起了一股极不寻常的气场就像在这洞穴中平添了万人,而且是愤怒热血而一往无前的万人,那气势滔天。

        这怪物不傻,相反极其的聪明,在这个时候它怎么可能感觉不到这不同寻常的一切?它放弃了拼命的挣扎,开始变成了疯狂的攻击到了这最后一刻只要是不傻,都知道,与其选择挣扎,不如疯狂的攻击还能换得一线生机!

        我利用金元素的锐利,破开了这只怪物强大的灵魂力,深深的咬住了它虽然不致命,但只要我不松口,它是肯定挣扎不开的,我以为一切都是定数的时候,却不想怪物疯狂的攻击会如此的犀利。

        在这一刻,怪物根本就不再保留,之前的那种音波攻击,还有疯狂撕咬,撕扯我没有任何语言来形容这种狂风暴雨,只是那么短短的瞬间,我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不,傻虎会死傻虎这一次真的会死!这个念头在我的意念中盘旋不去哪怕是一秒也坚持不下去的会死!

        即便是有了这一次大量灵魂力补充,也会死!

        我下意识就要松开嘴,我觉得一切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也不差这一下了!可是,我发现我内心的意志竟然是死不松口,要求的是在这一刻必须死死的制住那只怪物,不能有任何的变数。

        不能有任何的变数,就TM让傻虎去死吗?我简直不能认同这种做法,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分裂而在另外一个方面,我内心那个坚定的意志也在狠狠的鄙视我自己,鄙视我的优柔寡断,在战斗中都不能保持一颗冷静坚持的心。

        如果能够流眼泪,我现在就要哭出来了,不,是已经会哭出来了吧傻虎会死的一幕幕往事从我脑中掠过,就包括在我很小的时候,从坟地里第一次见到鬼魂,是傻虎的残魂在关键时候出来救了我一命我怎么能让它去死?

        松不开口算是什么?我在剧烈的挣扎中,竟然有那么一瞬间已经忘记了那个怪物疯狂攻击的剧烈痛苦我竟然拼命抵挡的是我自己这是一种不能形容的分外痛苦的拉锯战。

        我也终于明白了一句话的真谛,人,最难战胜的是自己!

        傻虎已经彻底了没有了任何意识的回应,我现在和傻虎融合,我深知傻虎的灵魂在这一刻已经有了溃散的迹象这一次的合魂是那么的诡异,是我意志和灵魂力与傻虎的融合,却不是我的魂魄本身也和傻虎融合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傻虎的魂魄渐渐齐全的关系还是说,我自己在施展术法的时候捣了鬼?

        呵,我自己捣鬼自己?还有比这更加荒谬的事情吗?

        不我已经不能去想那么多了!傻虎的灵魂已经开始崩溃了而那怪物还在疯狂的攻击!是,我有我承担的责任,我有一百个,一万个必须闯下去的理由但是我不能为了一个绝对的保险,就去放弃我所在意的一切。

        我不能去精确的计算,什么是能放弃,什么是不能放弃的因为我有自己必须要守护的,而在这种守护面前,我情愿先搭上的是自己的性命!

        “傻!”我的脑中,我自己的意念如同惊雷一般的去评价了一声我这样的想法,可是在一种无法言说的悲伤中,我终于是稍微松开了一点儿我紧咬着怪物的嘴。

        却是,在这一瞬间,那边的我已经掐完了手诀含而待发的力量在重新握住铜钱剑的一瞬间,一下子惊人的爆发了出来!

        在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千万人同时呼号,热血前冲的声音,我仿佛也看见一道巨大的剑影狠狠的斩向了那个怪物!

        而那个怪物在这个时候被我咬住,根本没办法躲开在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鸣以后被这巨大的剑影当头斩下一下子从空中跌落到了地面,原本完整的灵体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斩痕,差点把它直接斩开成两半。

        没有烟尘的翻滚,仿佛是轻飘飘的落地怪物一动不动了,这个时候,我还虚弱的咬住怪物,也跟随着轻飘飘的落地胜利就仿佛镜花水月一般,是那么的不真实。

        没有了攻击,傻虎的灵魂停止了那种继续崩溃的迹象可是也已经是摇摇欲坠,如此下去,也支撑不了多久就会魂飞魄散。

        可是,我在极度的伤心中,意念却包裹着一份极度的冷静我都不知道是为什么,竟然还能松开嘴,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朝着那一堆被怪物撕咬下来的血肉走去。

        吞了它,从自己身上剥离的血肉就会好一些其实这种简单的事情对于我来说都已经是极其困难的事情!可是,这一次,我没有和我内心的冰冷起任何的冲突,这种对傻虎有好处的事情,就算拼命也要去做。

        我困难的吞咽着其实是属于自己的灵魂力量已经消散的部分,已经是无奈了,毕竟这不是现实中的血肉,还可以保存一定的时间。

        就如我内心那个冰冷意念所预料的那边,吞噬了这些,我竟然真的好了一些,摇摇欲坠的灵魂虽然情况还是很糟糕但是总算是有些许的恢复。

        可是血肉已经吞噬完了?我又该怎么办?

        这个念头还不待我想完,我的躯体又朝着那个怪物艰难的移动过去剩下的事情,是吞噬它!

        那个怪物受了极重的伤,此刻是完全的不能动弹,可是它并没有消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灵魂并没有完全的‘死’去发现了我的意图以后,它还想要挣扎,却在这时,被一个复合型的手诀所强行镇压,更加的动弹不得。

        是我,依旧是我做的这一切,仿佛一部冰冷的计算机,冰冷的算计到了每一步!

        我埋头开始吞噬就如同我在吃掉这个怪物这也许放在之前,是我不太能够接受的行为,与对错无关,与什么人这么做无关,就像傻虎也吞噬鬼头,厉鬼我也不会干涉。

        这一次竟然是我自己这么做!

        我的意念就是告诉我,这样做的好处最大,这是战斗的胜利果实,必须拥有而我自己灵魂最深处的想法却只是,这样对傻虎有好处。

        所以,没有争执,只能无声的吞噬!

        我感觉这个怪物的血肉异常的强大,以至于让吞噬都变得这么困难,可是好处却真的极其大的我感觉傻虎竟然在以一种我惊诧的速度恢复着。

        可是我的感觉却是那么的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