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死咬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死咬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我的这个念头刚才脑海里闪过,我就听见一声低低的呼啸声。

        就像在安静的夜里,哪一家的婴儿因为梦魇而哭泣的声音,又像楼下有一群因为思春而惨嚎的猫,让人从心底发凉可是比起这样的声音,这个低低的呼嚎声没有那种刺耳的尖厉,却像是人偶尔听见的那种电波声一样,声音不大,却一直保持某一种频率‘嗡嗡’的声音。

        听了让人想呕吐。

        我是首当其冲的听见这个声音的,这种结合了让人毛骨悚然和想呕吐的意味在一起的声音,肯定不止是简单的一加一那么简单。我在听到的瞬间,就感觉到灵魂仿佛都被这种声音所震荡。

        而和身体那种恶心的反应不一样,是灵魂直接的晕眩,而这种声音之凄厉,让人不由自主的畏惧,不,应该是恐惧,想要退缩,想要逃避,却是如影随形的在耳中,让人的情绪一下子就变得异常敏感和烦躁。

        我陷入了这些负面的影像中,渐渐的在灵魂的晕眩中根本就不得解脱,我连动都不能动甚至有一种只要能摆脱这种声音,我情愿直接魂飞魄散的想法。

        如此厉害的术法,本质上和道家的吼功,佛门的狮子吼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威力却大上了许多。

        除了人类,任何其它的修者,天赋都决定了它们不可能去学习任何的术法,这样术法只能是这个怪物的本命术法,就好像傻虎对风和金元素的亲近。

        可是知道又怎么样?我根本没有办法摆脱这种吼叫的控制,灵魂在晕眩中根本动弹不得,还要忍受极大的痛苦,即便看见那个怪物一口朝着我的天灵袭来,我都没有任何的办法。

        要知道,灵魂脆弱的地方很诡异,如果化形的话,必定也是在天灵一带这个怪物看来已经使出了绝招,是想对我一击毙命。

        我想要挣扎,可是我没有那么强悍的意志去摆脱这种音波的影响,也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地步,一种淡定强大坚韧的情绪在我的心中爆炸开来,在这个最危急的时刻解了围,也仿佛是老天庇佑,我下意识的埋头,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原本我的速度是不可能有这样快的,我只能归功于我早就想要摆脱这种控制的蓄势待发,所以也可以理解之前我压缩雷球得到的‘张力’?所以让才自己有一个爆发。

        但不管这样的爆发是怎么来的,我也只能在这一瞬间,做了一个低头的动作,下一刻,我的后颈那个部分就被那个怪物的尖嘴狠狠的啄中,一种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灵魂疼痛,瞬间在灵魂中爆发,而这种疼痛仅次于我每一次发作看见幻境之前那种疼痛了!

        ‘嗷’!几乎是同时,我和傻虎的意志都发出了一声沉痛至极的呼号,而共同的判断都是想要避开,避开这个高高昂扬起脑袋,准备再给我的一击,我判断这一击下来,我和傻虎的意志都会因为这种疼痛而直接失去意识。

        却不想,在这一瞬间,一个坚定意志忽然强压过了我和傻虎的意志,确切的说是淹没了我的意志,因为那个意志就是来源于我本身,所以不存在压制,压制只是傻虎想要避开的意志,竟然在这个当口,面对着那个怪物尖利的嘴,一下子冲了过去。

        毫无疑问的,那个怪物没想到我会在这种时候来这种‘反转’,显然是愣了一下,可是下一刻却也是毫不留情的尖利的嘴就朝着我‘啄食’而来!我的脊椎位置被那尖利的嘴毫不留情的扎入了血肉的深处,并且感觉到一股针刺的力量如同爆炸一般的在灵魂血肉的深处传来。

        这种痛苦仿佛是最深刻的刺激,瞬间爆发开来,傻虎的意志一下子就如同被吹熄的烛火一般‘熄灭’了,本能对灵魂意志的自我保护让傻虎一下子选择了意志昏迷来保护自己。

        如果强行的承受,被刺激成‘疯子’也说不一定。

        可是,我就是强行承受了这种痛苦,并且在撞到那个怪物的瞬间,一下子张开了嘴,咬住了那个怪物的身体!

        那种感觉就和咬在一块钢板上一样,实质上如此虚弱的傻虎也不可能凭借着这么一口给这个怪物造成什么伤害不过,这却严重的挑衅到了那个怪物,它用它那尖利的嘴巴一下子扯下了傻虎的又一块血肉直接的吞噬掉了,下一刻又是同样的攻击朝着傻虎袭击而来!

        我的内心苦不堪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我很想松开嘴,快速的躲到一边去,哪怕是用那该死的拖延战术,可是内心在这个时候,仿佛被重新撞入了一股意志,而且是那种坚定不移的意志,让我的嘴又收紧了一些。

        是谁?到底是谁?我几乎都要呐喊的,不过我的内心在这个时候,一个我自己的意念在不断冰冷淡定的提醒着我自己。

        “所有的疼痛,逃避,软弱在战斗中都是无用的情绪,无用的就需要抛弃,承受不了就直接认输,哪还需要战斗?”

        我几乎都没有了别的思想,有的只是这么一句话在我心中反复的沸腾我松不开咬住那个怪物的嘴,因为这句话驱赶,让我只剩下强撑的意志!

        而那个怪物仿佛是受到了最严重的侮辱一般,也开始变得疯狂一次又一次的用它的利嘴攻击着我,因为被我死死的咬住,所以它的也腾挪不开索性只是朝着我一个地方不停的攻击。

        这个时候,我再傻也知道那尖啸的声音根本不是这个怪物唯一的本命术法,这利嘴也是其中之一它所有的攻击都是影响灵魂意志为主,或者声音的干扰,或者是这种让人痛不欲生的痛苦

        我的眼神都几乎涣散了,剩下的也只是死不松口的一点点意志,我觉得被这个怪物攻击的地方应该已经破裂成了一个巨大的血洞吧而那怪物也已经毛躁了,开始不停的翻滚撕扯,想要摆脱我死死咬住它的嘴我不明白它焦躁什么,只是在这种撕扯翻滚中,我看见那个盘坐的我,眉头微微皱起双手不停的掐着手诀

        快要撑不住了!!就要死了吧?我几乎有了这种念头因为我和自身是相连的,在这个时候,我也知道了,之所以耽误了那么多的时间,是因为之前我也受到了那个音波的干扰而且强行用更多的意志在支撑傻虎的一切行为。

        可是,这有什么用?死死的咬住难道就是最好的结果吗?我真的快要崩溃的边缘了,咬住那个怪兽的嘴也终于松开了一些。

        不过,这个世界上没有无止境的绝望的除非是已经到了死亡的重点,可是死亡之后也不是还有轮回吗?

        在最后的这一瞬间,我终于得到了得到了一股铺天盖地的灵魂力瞬间就包裹了我!我简直无法形容那灵魂力的丰厚,比起我鼎盛时期的灵魂力还要强大而且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办法,只是一瞬间就注入了傻虎的妖魂!

        而在这个时候,我的脑子仿佛分外的清醒,根本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开始沟通着金元素,傻虎原本就属金,比起风元素,金元素和傻虎更加的亲密而得到了强大的灵魂力补充,我原本有些松懈的撕咬也变得有力起来。

        终于,那锐利的金元素被我瞬间就沟通到了而所有的金的锐利,都被我毫不犹豫的用到了牙齿之上我感觉到我的虎牙在不断的延伸,变得越来越有力而第一次,我终于深深的咬住了这个怪物咬到了它的灵魂深处。

        那个怪物终于慌了开始死命的挣扎,可是面对得到疯狂补充的我,怎么可能挣扎的掉?!它撕咬下了我那么多的血肉,我则终于可以撕咬下它的一块血肉了!

        我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可是我内心的意志却阻止了我这么做!只是一个念头,告诉我咬住,只是要死死的咬住它!

        至于盘坐的那个我,此刻也终于了有了动作站了起来,取下了腰间的那一把铜钱之剑用锋利的边缘划破了自己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