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 痛苦莫名的战斗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 痛苦莫名的战斗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是的,疲惫,就算有速度的加持,在不停的躲闪中也要告诉的集中精神,这是一种最容易让灵魂疲惫的方式。

        我感觉我需要好好的睡一觉,傻虎也需要好好的睡一觉如果不是那个怪物当前,我真的会选择那么做。

        可是,同样的问题就在于,我无法不去相信自己,所以在自己的意念告诉我拖延,我就拖延,这一次告诉我主动进攻,我就主动进攻!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扑了下去我看见那个怪兽眼中冷冽的光芒,这种视作挑衅的行为,和干扰它施术的举动,显然激起了它巨大的怒火它给了我一个惨烈的‘教训’。

        在刚才速度极快的交手中我狠狠的坠落在了地上尽管我是灵魂的状态,我感觉不到这种摔倒的疼痛,尽管我是灵魂我不会因为被抓下‘血肉’而死亡因为那些血肉都只是表现形式,实际都是我的灵魂力,还没有伤及我的灵魂核心。

        但是这样下去,在灵魂力被一次次的‘抓取’变得虚弱之后,我就真的无法保护我的灵魂核心了。

        造着这样的速度,快了

        所以,我开始心疼傻虎是真的心疼,可是从傻虎那边的意识传来的还是无限的信任,甚至连我主动进攻‘找死’这种行为,都没有一丝的质疑。

        在这个时候,我是多么的痛恨自己的无能同时,也痛恨我为什么不能自我抗拒。

        那个怪兽在我的上空盘旋了一圈,然后停了下来看样子应该又是要施展术法至于我为什么知道它是要施展术法,我也不知道。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状态,一边感觉自己像精神分裂,一边强烈的否定,却又依赖我那莫名而来的意志。

        这是极度痛苦的精神折磨。

        可是那意念却在不停的告诉我,站起来,继续进攻如果不想死,现在需要时间,站起来,站起来继续进攻。

        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一眼‘我’(傻虎),触目惊心!!真正的触目惊心,庞大的,差不多十五米的躯体,我竟然找不到一块完整的超过一米的好肉,全是伤痕,密密麻麻的抓痕。

        而全身十几处地方翻裂着最深的地方,隐约可以看见白骨,那是被撕去血肉的地方!而那对威风凛凛由无数的小漩涡风组成的翅膀,也开始变得七零八落。

        其实,之前我就感觉到了,傻虎的速度变慢了但是还不至于慢到像之前那样,让那个怪物肆意攻击的地步。

        我只是觉得傻虎的一再躲避,惹恼了这个怪物,它才会选择自己施展术法的决定,否则,最正确的做法不应该是和我拖延,最终等我术法失效,然后一举拿下我吗?

        不过,我看了一眼那个怪物,感觉它的眼神稍许有些忌讳,可是目光却是落在那个淡定盘坐的我身上?它不忌讳傻虎,忌讳我?按说,它忌讳我什么?术法?其实按照它的能力,就算雷诀也拿它无可奈何,不要说它有把握利用速度在落雷劈到它以前伤到我,就说它有没有别的压箱底的对抗手段,我也不知道。

        它忌讳我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自己看了一眼那个淡定的我,我自己心中也觉得那种散发出来的莫名气场,会让人忌讳不已。

        继续进攻,继续进攻做这种无用的动作做什么?战斗就是残酷,连自己都不需要同情在这一个回头的动作里,我想了很多,却是被自己的意志强烈的呵斥。

        我不得不承认,这种呵斥是有道理的,战斗原本就是这样,连自己都不需要同情在战斗中流血,疼痛,甚至死亡都是注定要接受的结果,那种无用的情绪拿来做什么?

        可是,继续进攻吗?继续进攻和送死有什么区别?我内心涌起强烈的愧疚感回应我的依旧却是傻虎坚定不移的信任,我甚至有感觉,这样的方式根本就像是牺牲傻虎,而拖延时间。

        但是又一次的,我软弱的不能自我抗拒还是朝着那个怪物扑了过去

        ‘轰’我的灵魂在震荡中再一次的落地了对于我这样的行为,已经彻底的惹怒了那个怪物,我得到了自交手以后,最沉痛的一次教训,这一次我感觉灵魂都快要散开了,我感觉傻虎这个和我相伴了三十几年的妖魂第一次处于快要崩溃的边缘,因为在以前我都把它保护的好好的。

        我的风翅就快要散去了我已经无力站起来了,而那个怪物这一次依旧是停下,开始不停的施展术法这样的选择或许是因为忌讳我的风翅没有散去,不想和我再玩追逐游戏,但我心知肚明,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它忌讳我,那个盘坐着不知道在做什么的我。

        而我无力的看了一眼那个我,此刻正在掐动着一种看起来玄而又玄的手诀,因为那也是我,我心中瞬间就已经明悟,这个手诀就是灵魂力快速回复的原因一种强行的转化天地之力为自己灵魂力的手诀!

        代价则是会伤及灵魂的核心,就是三魂七魄总之转化的越多,伤害就越大,喝那种酒的原因就是弥补这样的伤害。

        那个我是那么淡定,心中还有淡淡的不屑不屑自己的能力,又能转化多少天地之地为灵魂力?就算承受秘术带来的伤害也承受不了多少,何况还有一壶差强人意的补酒。

        这算是好事儿,我自己的意念想来却像是一件根本不值得高兴的事情,我发现我有些讨厌我自己,这么各种想法都在彰显着自己是一个多么别扭的人。

        我以为傻虎的任务也就到此为止了却不想,我自己心中又冒出来一个坚定不移的想法,站起来,继续,进攻!

        为什么?我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这不是要害死傻虎吗?再一次,傻虎有一大半的可能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我和傻虎,是比亲生兄弟还要亲密的关系,我为什么会让傻虎去送死?此时,风翅剩下的已经是淡淡虚影,而且七零八落,根本看起来比聊胜于无还要惨。

        我此时已经可以肯定,那个怪物施展术法,根本就只是针对盘坐的那个我的,好像它知道傻虎会拼命阻止它,让它伤害不到那个盘坐的我,所以它不惜动用术法,一次性的解决。

        有些时候,人不得不相信兽类的直觉就算眼前这个是怪物,它也是兽类不是吗?

        我不是想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是我下意识的生出了反抗之心,我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是为了转移我自己的那个坚定不移的意志,还要去进攻的意志。

        可是,这样有用吗?没有用,自己内心那个声音,就如同重叠的海浪一般,一波还比一波强大去,进攻,一招错满盘皆输,在战斗中要的只是战术,实力和坚持的配合,任何情绪都无用的,拖累的!

        去,去,去我几乎是目呲欲裂我却是真的抗拒不了自己,我再一次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体,而傻虎本身的意志表现的却是一种无怨无悔的安静。

        我心痛的几乎要滴出血来,可是我还是选择再一次的扑了上去我的速度已经不快了,甚至比凝聚风翅之前只快了一点点我扑到了怪物身前,我心中滴血,以为又是一次狂风暴雨般的打击,我甚至看到了傻虎魂飞魄散,而我灵魂和意志归位无可奈何的样子。

        但这一次诡异的是那个怪物并没有对我发动任何的攻击,只是任由我的虎爪落在了它的身上相对于它每一次进攻的有力,我的虎爪显得是那么的绵软无比,但却是突破性的,在它身上第一次留下了一点儿伤痕!

        有这种事情?我惊诧莫名可是这种机会,我有什么理由不去抓住?再一次的我扬起了虎爪,忍着伤痛,几乎是撕咬扑扫的全部用上了,在攻击这个怪物。

        在这样的攻击下,它就算再比我强大,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伤害可是,就在我欣喜莫名的时候,那个怪物一直闭着的眼睛忽然就睁开了。

        再一次的,就和它之前刚出现,偷袭我时,我心中猛地爆发出来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一样的危机感爆发了又是一次生死危机。

        而我也觉得,这一次的战斗恐怕在这个时候,就要接近于尾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