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合魂之战(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合魂之战(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沟通对于妖魂来说就是最大的难题,而天道公平,加上傻虎天生亲近的风元素,一旦沟通到了风元素,那存思世界里汹涌的狂风让人望而生畏。

        如果是我来施展这个关于风的术法,威势应该不足于凭借傻虎魂魄召唤来的二分之一。

        不过即便是这样,如果傻虎和我术法对战,也只能是‘输’的份,只因为它沟通风元素的时间,我可以从容的发出两个术法了。

        有时想想真的可怕,因为优势与优势的结合真的不止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结果,那是会无限的放大的。

        在那边,那个怪物还在得意的看着我,下一刻它的身形一晃,又主动的朝着我飞扑了过来,也许是它固执的认为我是‘弱者’,如果一个‘弱者’还能这般主动的攻击,说明它就没有完全的征服我,这个看起来有些阴险的怪物,估计想要不但是吞噬我,而且还想从心理上完全的征服于我,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它看傻虎有一种异常看不起,不屑的意思,这种不屑并不是说从实力上看不起傻虎,而是天生的,优越的

        就如同,说起足球这个东西,有些足球王国的人,尽管自己不是球员,也一样可以看轻我华夏人这是一种因为地域,群体而带来的优越感。

        而我不理解这种优越感是从何而来,它长成这般奇怪的模样是为何看不起我家威风凛凛的傻虎但是我也不可能停下来和它骂战。

        在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完全的计划,就像我不明白风元素为何可以作用于灵魂提高灵魂本身的速度,但是我可以在它扑来的一瞬间,我还是下意识的闪避,但是这一下的闪避在绝对的速度面前,也是枉然我很干脆的借助了它这一下的冲撞之力,然后朝着反方向狠狠的发力,瞬间和这个怪物拉开了距离。

        不可避免的,反方向带来的撕扯作用更大,这一次碰撞,我被撕扯下来了最大的一块血肉,几乎从脊背开始一直被撕扯到了肩胛骨。

        “吼”,剧烈的疼痛,然后忍不住惨嚎了一声,可是在这时,狂暴的风元素被快速的压缩行成了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漩涡,渐渐的组成了我的翅膀!

        我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我自己也迷惑,我为什么会想到把风元素压缩成这般模样,组成这样的翅膀?在我的记忆中,傻虎出现过这样的形态,甚至比这个形态还要可怕的形态也出现过但那是不可比拟的环境下,因为是在非常特殊的地方,龙墓还有万鬼之湖,这种几乎已经脱离了这个世界存在的地方。

        在正常的地方,我是不敢想象,傻虎还会长出这样的翅膀状体。

        我没有多想,我以为这只是傻虎的本能,让风元素行成了这样我也不能多想,只因为在这个时候那个怪物又再一次的朝着我扑来,可是这一次,我分明感受到了身体的轻盈,竟然在它扑来的一瞬间,和它错身而过!!

        终于,终于得到了突破性的速度我也很震惊于妖魂的强悍,只要过了沟通这一关,压缩元素也好,或者是行程什么样的术法形态也好,比人类强悍太多了,完全就是靠灵魂力强制性的做到。

        但是术法的运用思维却是它们没有的,那么精巧的运用交给傻虎自己去做,也许一辈子它也不可能想到。

        我在想就算它之前的风翅,也只是天生而本能的行成的,并不是它刻意这样压缩风元素而行成的。

        有了这样的速度,我就不怕那个怪物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了,有句话说的好,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那意思就是在速度上只要占据了优势,至少你可以保证不会被伤害,也可以加快你的攻击频率。

        所以,在接下来一次又一次的交锋中傻虎没有再受到一丁点儿伤害,可是让人懊恼的是,傻虎也伤害不了那个怪物,因为在差不多的速度下,比拼的就是灵魂力量,这方面傻虎绝对不占优势,又如何与那个怪物硬拼?

        我需要灵魂力,更多的灵魂力我在心中咆哮着,可是在这个时候,我却发现来自于‘我自己’的灵魂力输送完全的停止了。

        我自己的意志自然是相连的,我诧异的发现在这样意志分裂以后,那个盘坐的我身上还有非常清晰无比的意识,这是怎么来的?现在我是魂魄状态的傻虎,自然没有可能去流汗,可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在这一瞬间会冷汗淋淋。

        因为那感觉就和忽然发现了另外一个自己没有任何的区别?这几乎就是世界上最恐怕的事情!

        更可怕的是那个我在我忽然转头,惊诧莫名的目光,此时已经停止了掐动手诀,而是从腰间拿下了那个装酒的葫芦,淡定的喝了几口,面无表情。

        我简直像是看恐怖片儿一样的看着这样的自己,因为这喝酒的姿态和我完全不同从小和师父一起长大,我已经完全学会了师父喝酒的姿态,就是那种颇为豪爽的大口喝,常常也会很没形象的酒液从嘴角溢出,总之看起来很像一个莽夫。

        何时会这么斯文淡定的一口一口的喝,而且面目表情的样子?

        看见这一幕,我几乎连自己在和那个怪物对战的事儿都几乎忘了,知道我自己的意志中传来一个清晰的意念:“躲!”

        就是那么简单的一个意念将我拖回了现实,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在我愣神的瞬间,那个一个怪物再次朝着扑过来,因为之前的那一个愣神,我这一次再躲已经来不及了,毫无疑问的,这一次又被狠狠的抓下了一块血肉。

        这是速度提升以来,傻虎再一次的受伤,我根本不敢看傻虎已经伤成了什么样子,如果用现实的眼光来看,估计这么血肉模糊的样子已经没救了。

        我心中对傻虎愧疚,却感受到了傻虎那种信任和坚定的意志。

        我赶紧回神,全力的盯着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发动攻击的怪物,却在这个时候,我自己的意念又清晰无比,还是只有一个字:“拖!”

        拖?拖什么?我完全的迷惘,但从字面意思上我却还是能明白,这意思就是让我拖住那个怪物而已至于拖来做什么,我却是完全不知道了。

        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荒谬的事情吗?自己都搞不懂自己的意思可是我却没办法不信任自己,只能咬牙采取拖的办法,利用速度和那个怪物纠缠,不停的拖延时间。

        可要说我内心没有压力却是假的,任何术法都不可能是无限制的施展的,不管是人还是妖魂,术法都是根据各自的能力有时间和威力的限制的,就算傻虎天生亲近风也有一个时间的限制。

        我感觉这个时间就快要到头了,在拖延了十几分钟以后,最多还有五分钟,傻虎的风翅就会消失。

        而这种纯粹靠闪避的拖延战术,或者也是惹恼了那个怪物此刻它的眼神越发的阴沉,看起来也不想继续的‘戏弄’傻虎了它忽然就停了下来,像是在宣告,它要结束这种‘猫抓耗子’的游戏了。

        我的内心一片警惕,忍不住回头看了看盘坐的我那个我和平常我喜欢微微皱眉的神态不同,整个莫名其妙多了一种从容淡定的气质,盘坐在洞穴的下方,一点儿动静一点儿动作都没有。

        可是,我却感觉灵魂力在快速的恢复那个酒的作用吗?我不认为那个酒有那么大的作用毕竟之前和那个怪物硬碰硬的灵魂对撞了一次,我的灵魂力原本就虚弱,才不能给傻虎提供太大的帮助,就算喝了这样的酒,也不可能恢复的那么快啊?

        却也是在这时,我的心底浮现出一个清晰的念头:“攻击它,尽量拖延的它的施术。”

        主要攻击吗?我轻轻的收了收自己的爪子其实,我已经感觉到傻虎灵魂深处一阵阵的疲惫,这场战快要打到极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