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章 这是什么敌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章 这是什么敌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说实话,这里就是出现了史前时代的恐龙我也不会惊奇,但说什么也不该出现一堆人骨只因为,如果这堆人骨是在我之前就出现的闯关之人,那么为什么祈愿鼓还会存在?不是要敲破了才能闯关吗?

        而且这地下秘穴看起来是雪山一脉分外看重的地方,常年有人看守,我也感觉到了这里是铁桶一般的防御怎么说,都不应该是有人偷偷闯进来的。

        如果不是偷偷闯进来的,为什么雪山一脉会任由他死在这里?尸骨都已经风化成了这般模样,也不替他好心的收收尸?毕竟,我从心里还是相信雪山一脉是正道的,就算不问世事,简单的说,如果走上的是邪道,也不可能做到不问世事的清修。

        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了,就是说这个人是被雪山一脉惩罚或是别的什么?而且这个惩罚重到连替他收尸都不肯。

        无论如何在这里看到人骨还是比较有心理压力的,因为我怕我也变成这样的一堆枯骨在思考间,我看见了这堆枯骨上有一些形状明显的粉末,应该是衣服什么的腐朽后留下的痕迹我又疑惑了,这年代是有多久远?衣服都腐化成了这样?

        我叼着馒头,整个人陷入了沉思,全然没有注意到,原本干燥而安静的洞穴在此刻微微吹起了风也是因为这风的波动太小,让人很容易就忽略了过去。

        那个时候我的怎么会想到,出现风的情况会有两种,一种自然是自然界的风,而另外一种就是某个强大的灵体出现了,而影响到了现实世界,就算是收敛气息的靠近我,也会因为‘活动’了,而引起现实世界气场的变化,变化强烈了,自然就会出现风动。

        在这个时候,我还在研究着这堆人骨,我总觉得在这危机四伏的地下,诡异的出现一堆人骨应该是有线索提示的,而知已知彼,总是能占上一些优势的。

        所以,我皱着眉头,还在根据人骨的姿势去猜测一下他是怎么死的却不想在这个时候,一声浑厚的虎啸声在我灵魂深处响起,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一个残影从我的灵魂深处猛地窜出,然后大声咆哮着猛地朝着我后方扑了过去。

        在这个时候,一股生死危机般的危险预感才从我心底炸裂开来我想也不想的,就就地翻滚了好几圈,然后非常狼狈的撞到了这个分支洞穴的洞壁才停了下来。

        这个洞壁已经算是分支洞穴里的了,不深,也就几米远,昏暗的灯光从一个斜角稍微能给这里带来一点儿光亮我被这冰冷坚硬的洞壁一撞,差点儿喘不过气来,但下意识的又不敢有丝毫的耽误,刚回过神,准备站起来,却看见洞壁上全是或深或浅的痕迹,另外还有一些杂乱的字迹,一看就是人用手指深深的抠出来的!

        这是有多大的怨恨,还有多么大的力气,才能在这坚硬冰冷的洞壁上留下这种痕迹啊?可是,这洞穴里明明就有危险的存在,这个人生前是怎么有时间留下这些的?

        或者,这个人才是这个洞穴里真正危险的存在?一想到这个可能,我头皮都要发炸在这思考的一秒之间,我终于听见傻虎一声更加猛烈的咆哮声另外,在隐约中我听到了婴儿哭泣的声音。

        接着,我抬头就正好看见傻虎正朝着一个方向猛烈的撞去,撞的是什么,我竟然看不见而在弹指之间,我听见那婴儿哭泣的声音终于变得大声了许多,像是一个脾气比较浑的婴儿,忽然就尖厉的大叫大哭了一声。

        这声音震的我大脑都有些发昏,我下意识的捂住双耳,甩了甩头看见的却是傻虎一下子落到了地上在虎躯面对我的一侧,出现了三道惊心动魄的伤口。

        虽然傻虎是灵体,但在灵体越完整的情况下,而且能看见的情况下,表现的形式就和真正的实体手上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灵体身上是不存在任何‘液体’的,哭不会有眼泪,受伤也不会流血。

        而傻虎此刻的伤口看起来,三道伤口几乎都深可见骨的样子,皮肉翻滚着看起来就让人心里发冷,觉得很疼而且更要命的是感觉傻虎的‘肉’少了一小块儿,因为其中有一道伤口撕裂的特别厉害,明显就是‘肉’被抓下来了一块儿。

        虽然相比傻虎这庞大的身躯,这一点儿‘肉’算不得什么,但实际上我知道傻虎的强大,不看灵觉,术法之类的因素,只看灵魂力,傻虎绝对是比我陈承一强大的,结果这么一个冲撞,傻虎竟然吃了这样的亏。

        这只是瞬间的事情,因为和傻虎灵魂相连,我像是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灵魂的沉痛,我哪里还敢怠慢,立刻朝着这个分支洞穴的出口冲去,而在那一瞬间,我也洞开了天眼。

        在天眼洞开的一瞬间,我终于冲出了洞穴而在天眼之下,我终于看见了洞口那个我一直没有见到的‘敌人’,那是什么?

        我差点儿惊呼出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我说不出来的怪物,有着强健的四肢和躯体,身上却覆盖着羽毛,长着翅膀而头就是一个普通的鹰头,既像雕,又像鹰最特别的是它头上长着一只尖锐的角。

        整个怪物算不上庞大,也就三米长的样子比起巨大的傻虎,显得就像一个小不点儿,此刻,它站在相距不到十米的地方,和傻虎对峙着,而我还注意到它的爪子上有一块带着白色皮毛的血肉,显然那就是它从傻虎身上抓下来的在和傻虎对峙的过程中,它忽然就像挑衅一般的甩开了那块血肉,然后低头啄食。

        而这个时候,我又正好冲了出来,它抬头看到我这个小不点儿中小不点儿,忽然就像兴奋了一般,开口咆哮了一声,还是像半夜婴儿的啼哭那种叫声,然后朝着我冲来。

        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它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翅膀的原因我只能下意识的朝着地上趴去,而傻虎则一下子再次虎扑了出去,撞向了那个怪物。

        可是论起速度来,傻虎到底是差了一些在又一次的对撞中,傻虎冲过去的速度才擦到了这个怪物的一点儿边角,只是稍微让它歪斜了一下身子而已它甚至都没有停顿一下,只是速度在那一瞬间稍微放慢了一点儿,继续朝着我冲来。

        朝着我冲来干嘛?我在想象,是它要上我的身?还是要伤害我的灵魂?我有什么好让它感兴趣的?

        不过短短半分钟,就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脑子都快转不过来了,能收敛气息的不知名怪物!莫名其妙的人骨!连我灵觉都不能察觉的怪物!为什么傻虎却是先发现了?!

        我不明白在这种紧张的时刻,我脑子里为什么还冒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念头可是在这个时候,我内心那让我奇怪的,不像是我的,却又肯定是我自己的意念再次出现了。

        “它是想吞噬我的灵魂!在这一刻,我只能看准它攻击的角度,率先释放灵魂力对撞不要管那么多了,释放灵魂力对撞!”我几乎没有时间再多余的思考,我看见一个庞大的身影瞬间已经冲到了我的身旁,举起了爪子,朝着我的天灵盖抓来。

        太过恶毒了,直接就是攻击这样的要害,趁我抬头的一瞬间!

        而在这个时候,我的灵魂力也疯狂的倾斜而出也顾不得使用什么术法,让灵魂力凝聚成更有效率的攻击方式,我就这样异常直接的用自己的灵魂力和那个怪物疯狂的对撞在了一起。

        这种碰撞是无声的但是在碰撞的中心,却是一阵狂风四溢毕竟我的灵魂力绝对算强大那种了,只是修行的时间和功力上限制了灵魂力最大程度的发挥。

        就像一个天才,没有经过教育的累积,又如何完全的发挥出自己的天才?倒是适合这种完全粗鄙的碰撞就像是单纯的进行一个智商测试一般。

        我闷哼了一声,就算灵魂力也是和我灵魂相连的东西我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自己灵魂的虚弱,可怜到现在我连一个发出术法的机会都没有,就莫名的陷入了危机!

        我以为在我虚弱的代价下,这个怪物至少会被撞开,受一点儿小伤却没想到我只是让它停顿了一下。

        这是什么样的敌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