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九章 疑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九章 疑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惜在这个时候,我根本就分辨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因为这个意念真实自然的就像本身就是我自己的意念,只不过是一个让我会挣扎的念头罢了。

        我转身,目光冰冷的看着那些洞穴中还在飘荡的厉鬼,从本质上来说厉鬼也是人的灵魂,就算心结难解,凶厉的忘记了人世间一切的感情,有机会就会去害人来平息心中的怨气,但到底它们还有人的思想。

        所以,我目光过去,那些厉鬼都开始躲避躲藏,畏惧我也不知道从何时心里就出现了一丝怜悯的意味,可是我内心那个声音却不停的在告诉我,杀光它们,一切邪恶的都要清洗赶紧。

        我放手那道铜制横梁上的手有些颤抖动摇了,想回头去把这洞穴中的厉鬼彻底的清理干净。

        可是,在这时,我眼前浮现的老实是李凤仙在解开心结以后,魂飞魄散的场景,如果世间少一些怨气和戾气,多一些平和的方式去解决,不一定要用那么极端的杀光一切的几乎是咬着牙齿,我一下子就拉开了那个铜制的横杠,然后一下子推开了眼前这道铜制的大门,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在那一刻我的感觉十分的异样,就如同我做了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但到底哪里了不起,我并不知道。

        ‘轰隆’一声,我身后那扇大门猛地的关闭了,不知道是否是有弹簧一类的装置,总之就这样紧紧的关闭了我下意识的回头,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想法,伸手去拉了一下那道大门,可惜是纹丝不动的。

        “在这地下洞穴,只有前进,没有后退。”突兀的,在洞穴的上方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谁?”我原本就处于比较紧绷的状态,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刻下意识的问了一声。

        “不必紧张,我是雪山一脉的一个长老,你可以抬头看看。”那个声音倒是充满了一种友好的感觉。

        我听见抬头一看,果然发现在方面的空间,有一个篮球大小的孔洞,孔洞的另外一头有些微光,可以看见一张脸就在孔洞的那一头,只不过因为距离的原因,我也看不清楚长什么样子?

        “这是什么意思?”我看了一下,虽然是有个孔洞,但是那个孔洞离地起码有10几米,周围全是那种有些浅绿青苔光滑溜溜的岩壁,根本就没有上去的可能而且就算上去了,那么小的孔洞,我也不可能钻的过去。

        所以,我不明白在这里开一个孔洞是个什么意思?

        “这个地下洞穴里关押着一些东西,为防止意外要随时的观察另外”说话间,那个雪山一脉的长老停顿了一下,然后放了一个什么东西进孔洞,接着从孔洞里快速的滑落下来,‘啪嗒’一声掉在了离我不远的地方。

        我带着疑惑去拣过了那个东西,原来是一个布包,打开,里面有几个馒头,几片肉干,还有一个小小的皮囊,晃动一下,又打开闻了一下,里面装的是清水。

        我正好是口干舌燥,在想,要忍着多久的干燥,才能闯出这个洞穴?没想到就有了这个,想也不想的,我抓着皮囊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喝水,而孔洞那边传来了亲切的笑声,然后说到:“其实,闯地下洞穴不是要硬闯,中间也有机缘在其中,考验的就是有缘人。有的存在你是杀不死,打不过的”

        “是吗?”我放下了手中的皮囊,随手把它系在了腰间,一皮囊的水这样就被我喝去了一半。其实,我也不在乎闯地下洞穴到底是什么了?我只知道我要闯下去。

        “看你也是不在乎的样子。不过,年轻人下手可真够狠的,第一层几乎被你扫荡光了没想过要凡事留一线吗?你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强悍,最后那个雷诀可以说是惊艳,祝福你能最终从洞穴中走出来。”说完,听那个人就准备离去的样子。

        “等等”我忽然喊了一声。

        “嗯?”那个声音诧异的停留了一下。

        “这点儿干粮和水,够吗?万一我在里面十天半个月的,不是会饿死?”我大声喊了一句。

        “你每闯过一关,都有这样的孔洞,你自然会得到补充。”那个声音给我解释了一次,我细想也真可能是这么回事儿,否则他怎么会说出,我第一层时所用的雷诀惊艳呢?

        按说,应该不会有问题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的就吼了一句:“凡事留一线,是指留给正义善良的存在,而不是那些厉鬼,你可懂?”

        “咦?”那声音似乎有些奇怪,但等待了很久,他的话语声也没有再次响起,想必已经离开了,而我自己也愣在了当场,我不明白我自己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吼出那样一句话?那是我原本的意思吗?因为在师父的教育下,我根本就觉得正义和邪恶都没有绝对,这条线原本就模糊,为什么要用一种斩尽杀绝的办法?

        我想不明白,也就懒得想了这时,才想起去看这个所谓的第二层,比起第一层的热闹来说,这第二层显得异常的冷清,昏黄清冷的灯光下,一片空荡,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支路,就只一条主路,直直的朝下。

        甚至,这里都感觉不到过多的阴冷气息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地下洞穴,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越往下越是有厉害的家伙吗?我坚信应该是如此,因为我感觉到这里的灵气重了几分而在这里有一种无形的禁锢的压力,这种压力我只是模糊的感觉到,心里的意念就有了一个判断,可以说是十分可怕不可触碰的压力,但好在不是针对我的。

        如此的气氛,其实不是一件好事儿,只能越发的让人感觉到不安我朝下走着,一路上根本没有任何的阻碍,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背上莫名其妙的就起了一窜窜的鸡皮疙瘩。

        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傻虎就快要舒醒了,而我在全身紧绷,心里紧张的状态下,觉得我必须停顿一下最好等到傻虎舒醒,恐怕才有多一点儿的信心能够闯过去。

        另外,如果我注定也只能走到这里,哪怕做一个饱死鬼,总比做一个饿死鬼强,这样想着,我非常干脆的盘膝坐下,拿出干粮,和着清水,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东西。

        从击鼓到现在,经历了那么多,我除了一顿早饭,根本就没有吃任何的东西,所以几片肉干,几个馒头,我竟然吃的十分香甜或许食物能平息人内心的不安和焦躁,慢慢的我的心情也不是那么压抑了,开始东张西望打量这个洞穴的环境。

        在这里,除了主路所在的一个大洞穴以后,有好几个分出去的,类似于支路的洞穴在那里是没有任何的照明,所以看起来黑沉沉的有几分恐怖。

        整个洞穴干燥,看起来倒也算是干净,除了这些,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描述和值得注意的地方我正想低头看一看这青石板主路上到底雕刻的是什么?但却在这时,眼前的余光瞟见了一点儿异物。

        是什么东西来着?因为两侧洞壁火焰的跳动,加上角度的问题,开始我并没有注意那个东西这个时候看见,越看越觉得,那里像是堆放着一些什么?

        由于光线昏暗,我根本就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可是我也没感觉到任何危险的气息,只是觉得那堆放的东西有一种灰败的气息,就像是腐朽了很久的东西。

        因为这个洞穴实在是太过于干净空旷而且安静了所以我再也压抑不住好奇心,叼着口中的馒头,就‘蹭蹭蹭’的跑了过去,我想看清楚那是什么?

        那堆东西离我并不算远,不过就是二十几米的距离,奔跑了几秒钟,就跑了过去距离拉近之后,我终于看清楚了那一堆东西,忍不住

        ‘啊’了一声,口中叼着的馒头都差点儿掉在地上。

        我慌忙的接住了馒头,心里的想法坚定的告诉我,任何的粮食都不能浪费一丁点儿我也不知道我干嘛在意这些细节,因为眼前这一堆东西很平常,却是太让人意想不到了。

        这是一堆已经干枯了的人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