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八章 前行的路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八章 前行的路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从来不知道普通的雷诀竟然有这种让人颤抖的威力,就算是我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所能发挥的雷诀也算威力惊人,但放在上层修者的眼中,恐怕也只能得到一个不错的评价。

        不错这个评价,也就是说威力能上得了台面,有了惊人的威势,但威力绝对算不到让人颤抖的地步。

        可是,现在这个是怎么回事儿?那一团雷电,只是电光闪过,我的灵魂都在颤抖我相信自己的灵觉,天生对危险的判断,这颗雷球所蕴含的威力惊人啊!

        只简单的压缩我这样想着,可是自己却又开始嘲笑自己,这个压缩简单吗?对灵觉的要求到了极致,而这术法的设想绝对也不是现代哪个门派所能有的!

        我有些激动的就要掐动最后的手诀,释放这威力惊人的雷电可是我内心的意志又开始阻止我,这不是极限,这绝对不是极限不要忘记了在任何机会下都要磨砺自己。

        我根本无从抵抗自己的内心,几乎是下意识的又一次掐动了手诀,再一次无限的压缩这个雷球。

        这样的压缩比刚才要慢多了,每一次的一点儿成果都伴随着万分的小心,我的大脑晕沉到了极点,我感觉只要给我一点儿刺激,我就会吐出来一样现在是极限吗?我在问自己手诀还可以掐动不是!

        现在是极限吗?我又在问自己不是,你的大脑因为承受不住而晕倒了吗?

        我停不下来,我根本就停不下来,在这期间,傻虎叫了我三次,其中两次叫着哥哥,催促着我,最后一次,直接叫了一句承一大哥它的意念给人的声音感觉原本就像一个斯文却又暴躁的年轻人,如果要形容就像是《水浒传》里,那花荣叫宋江哥哥那种感觉。

        可到最后一次,我体会到的,全是傻虎焦急的暴躁,它快顶不住了,又着急,又怕我受伤害那种暴躁。

        而在这时,我存思世界里的那颗雷球已经压缩到了一个半篮球大小的样子,我的压缩手诀是再也掐不动我的双腿都在颤抖,我感觉只要再进一步,我整个人都会轰然倒下,而这些剧集起来的雷电也会散开。

        此时,风在洞穴中已经形成了大股大股的旋风感觉上灌注进来的风已经吹到了极限而那种雨意的潮湿也到了极限,虽然没有积云,没有瓢泼大雨,但是每一次呼吸,都感觉一层水珠沾到了鼻膜上一般,连身上的麻衣也跟着变得润润的。

        我听见自己的叹息,也就差强人意的这般罢了我仿佛看见某一种境界,是把更大威力的雷诀在短时间内快速的压缩成了一颗兵乓球大小,而那转动的雷球,每一丝电花的流动,都是让人的灵魂直接产生敬畏。

        可惜,我是做不到这一点了这样想着,我终于开始掐动了雷诀随着雷诀的完成,这一颗被压缩成了一个半篮球大小的雷电终于被爆发了出来!

        因为是压缩到了极限所以这样的雷电,在一次雷诀的牵引下就顺利的倾泻而出。

        在那一刻,整个洞穴中仿佛有了一秒钟的静默接着,我的眼前一花,一道巨大的光亮划破了这个昏暗的洞穴,直接闪到了我的眼睛才会让我瞬间根本看不清楚。

        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却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雷电爆发了在这狭小的洞穴里,这些雷电虽然绝对不会伤到我,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被电牵连的汗毛直立傻虎在这一瞬间奔向了我,直接就躲进了我的灵魂深处。

        我感觉鼻腔温热温热的,然后两股液体就涌了出来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跌坐在地上,整个大脑一片麻木。

        但是重新睁开的眼中,却看见了无数蓝色,金色的电龙在洞穴舞动而那成片成片的厉鬼在这样威力的雷电下灰飞烟灭

        这样真的对吗?我伸手抹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却发现刚才真的是流鼻血了,如果不是大脑的压力到了极限,怎么会有这种感觉?我苦笑了一下,看着那些灰飞烟灭的厉鬼,在问自己,这样真的,真的好吗?

        可是我内心的意念又坚定的告诉我,就应该是这样厉鬼已经不得轮回,与其留在这里受人来试炼之苦,不如一次灭了的干净,如若这里镇压不住,这些厉鬼出去也是害人。

        由于大脑的疲惫,我已经懒得去思考孰对孰错了,尽管这是一场‘烟火’的盛会,一招之下,我灭了如此多的厉鬼,算是震撼性的结果,但是我也只是麻木的看着,看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洞穴里飞舞的雷电终于是渐渐平息下来了洞穴中一片安静除了那个被锁住的鬼王趴伏在地上,洞中已经没有一个厉鬼的存在,只是在洞穴外稀稀拉拉还有一些厉鬼,应该是刚才在洞穴边缘趁乱逃出去的。

        把这里用一片凄凉来形容也不过为我的脑袋昏昏沉沉,而在这个时候,傻虎再一次的从我灵魂中窜出,我收到了它清晰的意念,要和鬼王再斗一场,它强烈的想要吞噬掉那个鬼王。

        我只是简单的‘嗯’一声,就闭上了眼睛如果说之前傻虎和鬼王还是势均力敌的对手,如今被雷电轰击无处可逃的鬼王(因为被束缚),哪里又是傻虎的对手?

        我没有去看它们是如何争斗的只是很短的时间,听见鬼王惨嚎了几声,便没有声音之后,我感觉到了傻虎的吞噬因为那种灵魂相连的饥饿感在慢慢的消失

        再接下来,傻虎回到了我的灵魂深处,又开始沉睡不过这一次在沉睡之前,我感受到了傻虎的意念,它告诉我,这一次不会沉睡太久,它需要一点儿消化的时间,刚才吞噬了不下20只厉鬼,又吞噬了一个鬼王。

        而我还知道,对于傻虎来说,就算是厉鬼,也比它曾经吞噬的那些鬼头要强上许多因为是完整的魂魄,没被刻意的炼制过!至于鬼王,那对于傻虎的‘滋补’就更不用说了。

        在这里,我感觉到了傻虎的着急但到底是在着急什么,傻虎并没有对我表达什么,反而是藏在了灵魂的最深处一般,我也无从洞察。

        珍妮大姐头说,我在这里走不了几步,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但事实好笑的是,我几乎把这第一道大门之前的厉鬼,外加一头鬼王给杀了一个干净只剩下零零落落不超过10几只,这样算不算毁了雪山一脉的试炼?

        我还知道自己的状态,应该是大脑承受到了极限,也就是说精神力和玄而又玄的灵觉受到了损耗我感觉我自己需要睡一觉,可是这里就算只剩下了零零散散的几十只厉鬼,也断然不是睡觉的地方啊。

        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了那个锁住的鬼王背后的青铜大门旁边发现这门只是从这一边用一根铜制的横梁挡住了,我只要推开它,就能进入下一个地方了在这种昏沉的状态下,我的心中也莫名的有些紧张,下意识的把耳朵贴在那铜门上去倾听,回应我的却是一片死寂的声音。

        根本就不像这一层厉鬼遍布的洞穴那么热闹。

        我吞了一口唾沫,然后伸手抓住了那一个铜制的横梁,结果大脑的一阵昏沉,又让我一下子坐倒在了地上,反正已经走到了这里,也不着急点点的时间了,我觉得我真的需要休息一会儿,而傻虎的存在让孤独行走于其中的我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安慰温暖,还有极大的安全感。

        在这里,时间的流逝根本就没有概念,我闭着眼睛,原本只是想闭目养神,却真的是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当我从梦中惊醒的时候,这洞穴还是昏暗阴冷一层不变的样子,根本感觉不到过了多久只不过那些厉鬼也没来骚扰我,估计是被刚才巨大变故吓到了,或者是害怕傻虎的再次出现。

        经过这么一个休息以后,我的状态算是好多了,至少那种昏沉的感觉是没有了,我才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准备推开继续朝下的大门。

        却又在这时,我自己的内心告诉我,这些洞穴中的厉鬼要一个不留,或者是让傻虎吞噬了,因为放出去也是为祸人间。

        这到底是什么意念,什么意志?是道童子吗?我觉得不像因为和道童子相处了那么久,我早已经习惯了和他以对话的方式相处。

        那这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