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二章 出乎意料的秘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二章 出乎意料的秘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话已至此,珍妮大姐头估计也被我的话逼到了再无回旋的余地,她叹息了一声,想说一点儿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的后退了一步,表示了某一种妥协。

        而在这时,白长老看着珍妮大姐头说到:“凌长老,既然这陈承一是自己要去闯的,你刚才说什么要退出雪山一脉的话,也只是开玩笑,对不对?就只是开玩笑的,对吧?”

        珍妮大姐头不说话,而那掌门忽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我就没有当真过,你问她做甚?我说她是雪山一脉的大长老,她还敢说句不?”

        珍妮大姐头的确没有说不,我却吃惊,我以为的这个冷淡老头儿竟然还有如此人情味儿还带点儿冷幽默的一面?但是珍妮大姐头却在这时对我说到:“承一,果然心志坚定的掌握自己命运是不可打破的力量。你一切小心我就不陪你去地下洞穴了,若你能活着归来,我有一份‘大礼’送与你们所有人。”

        说完这话,珍妮大姐头没有理会任何人,而是转身朝着阶梯的下方走去。

        在这时,显得有些憔悴的师父忽然站出来说到:“你们所有人都跟着珍妮大姐头去吧,她今天恐怕心情也大起大落了好多次,我和承一不能安慰,你们给一点安慰吧。在我记忆中的她其实是爱哭而且脆弱的多一些安慰,总是好的。至于承一,我一个人陪他去就够了。”

        “那怎么可以?”肖大少最是激动。

        “额要跟着哥”“我得跟着我哥”慧根儿和强子激动的情绪也不必肖大少少多少。

        承清哥在这时,却是淡淡的走过来,一向不擅长表达感情的他,却是忽然拥抱了我一下,在我耳边说到:“我不去了,你有三长两短,我看了伤心,也不知道到时候会做什么。但我老李一脉有重任在身,哪怕只剩下一个也得继续,从现在开始到大战结束,我得好好爱惜着自己因为总想要做完所做完的事情。我其实在想,如若最后做完后,我是不幸那个最后剩下的,我就去陪你们,哪管多重的因果孽债。”

        说完这话,承清哥松开了我,淡淡的转身回到了人群中他一向如此,是我们之中最淡定冷静的一个,或者命卜二脉,注定要算和看,也由不得他们不淡薄,不作为一个旁观者的态度,又怎么能看清楚命运?

        可是这一次,承清哥的语气虽然如此的清淡,但话里的意思,那番深情厚谊却是不言而喻情愿背负自杀的因果,和我们团聚!这才是他要表达的我才发现承清心里有我从来不知道火山一般的一面忽然,就觉得自己多么渴望现世安稳,去了解我所爱的人们内心更深处的东西啊。

        “我想我要表达的和承清哥一样。其实,同生共死何难?只是现在不能,而我更愿意去相信你和姜师叔。”承心哥脸上的笑容温暖,也轻松看透了自己的方向,知道无论如何也应该怎么走,才会有这样的笑容吧。

        在承清哥和承心哥之后,却没人在和我道别了,女孩子总是容易落泪,如月,承愿,承真已经哭了,可是不想给我造成任何负担,默默的退到了人群的后方,唯一淡定的是凌青奶奶,她忽然牵了一下师父的手,却是带着笑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我总是信立淳的,所以,承一,等你回来,别太久。”

        至于其他的长辈在这种时候,是不能去表现出任何拖泥带水,质疑我和师父的情绪的,纷纷都只有简单的一句,等你们回来。可是,眼中流露的各种情感却是深重。

        而最激动那几个家伙,则纷纷被师门长辈给‘制服’了,最后剩下路山和陶柏,陶柏有些急,羞羞怯怯的又不知道要表达什么就急了,至于路山,他只是对我说了一句话:“承一,记得你与我的约定。”

        “嗯。”我重重的点头,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足够了。

        “走吧。”到了这个时候,雪山一脉的掌门竟然先行了一步,白长老跟随在身后而我和师父几乎再没有犹豫的,也跟随着那个雪山一脉掌门的脚步朝着下方走去。

        在这时,我忽然想到了一点儿什么,一下子转头看着大家,问了一句:“酥肉和沁淮呢?”他们不是修者圈子的人,注定不应该参与这些纷纷扰扰,不在雪山一脉也是正常可是在这种或许下一刻就是死的情况下,没有看见他们,我的内心总是遗憾的,问一问也是好的。

        “他们在安全的地方。”因为太过仓促,大家也没有给我什么具体的回答,只是由陈师叔站出来说了那么一句。

        我点头,转身走了其实我还牵挂着我的家人,但他们也是普通人,也应该是很安全的。

        至于,还有一个人,我是多想此刻看见她但是,那又怎么可能?如果不久之后,我就死了那真正与世隔绝的龙墓之中,她是否会有所感应,为我流下一滴清泪?遗憾我却是不能为她擦去?

        ——————————————————分割线——————————————————

        我没想到我和师父被带到了一个我曾经非常熟悉的地方。

        那就是那个曾经召开了鱼跃龙门大会会场的洞穴之中掌门人走在前方,白长老走在最后,我们四个人的脚步在这个空旷的会场回荡,而我心恍惚。

        我仿佛还看见那日的热闹,看见那日,我战胜张寒那一刻的意气风发,看见自己被四大势力的那些高人欺压,看见走出的一个个为我支撑的人们,看见

        如今却是会场冷清,望见的只是一排排空荡荡的座位,还有四周雕刻的那华夏《山海经》的神话故事,那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形象。

        看着这些浮雕,我的内心莫名的震颤感觉一股沧桑古老惨烈的气息朝着我包裹而来,和第一次看见的那种感觉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第一次看见我是觉得怪异的压力和惊心动魄的感觉更重而第二次,我还体会到了时光的沧桑。

        我很难以说明我内心的感觉,却听见那个雪山一脉掌门显得有些冷淡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他对我说到:“若我是你,最好不看不该看的,现在全力的静心,准备闯那地下秘穴。”

        “嗯。”我心中虽然惊奇,但是表面还是云淡风轻的应了,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什么是不该看的,难道雕刻出来,就不是给人看的?

        在心中猜疑的时候,我们已经经过了会场侧面的一道侧门,走入了一道向下的阶梯。

        踏上那个阶梯,就感觉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气场,这感觉是如此的熟悉,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也是下意识的想着,这地下一定有些什么!是的,我来过这里,我曾经还在这里做过一个小小的考验,在满是厉鬼的洞中,撑过十分钟!

        我没有想到,属于我的生死考验竟然是这里竟然,我又一次要在这里过一次考验,而这一次却不再是什么小小的考验!

        在我的记忆中,我上一次只是向下走了不到十几米,就停留在了第一个平台而这一次,既然考验说的那么严厉,那么应该是不停的朝着下方深入吧?

        掌门人无声的朝下走着,我也只好跟随着,这些问题到底是不好问的可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又把我们带到了第一个平台!

        这里还是曾经的那副样子,一个紧闭着的洞穴,洞穴旁边有一间小屋,而小屋也和那日一样,窗门紧闭,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进去罢,你就说你是来闯荡地下秘穴的,自然会有人告诉你该怎么做。”到了这里,掌门人停下了脚步,看着那间小屋,对我这样说了一句。

        我想起那日守着小屋的老头儿,脾气暴躁又让人捉摸不透难道是他来告诉我一切吗?

        想着,我就朝着小屋走去,而师父却在我身后叫了我一声,我停下脚步看着师父师父则示意我等一下,然后转头看着掌门人问到:“我该去哪里等我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