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八章 一群小怪物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八章 一群小怪物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但是我不敢肯定我内心的想法,于是在慧大爷就要开始咋咋呼呼以前,拉开了慧大爷,然后小声和慧大爷说到:“这事儿,我好像想到一点儿因由。慧大爷,你先别闹,让我先问问慧根儿。”

        “你和你师父一个智商咧,你能想到啥原因?”慧大爷果然不是一般人,我不想让强子多心,特别预防了他咋咋呼呼的,却不想他还是开始嚷嚷。但好在,他从来针对的都是师父,我只能算是躺枪吧。

        “我和承一是什么智商,你倒是说清楚啊?”对于慧大爷,最敏感的自然是师父。

        我无奈的叹息一声,就凭慧大爷这个嗓子,想浑水摸鱼混过去也是不行的。

        “嘿嘿。”面对师父的质问,慧大爷忽然就咧嘴笑了,一脸淳朴和憨厚,他甚至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说到:“就是比额笨点儿咧,还行吧。”

        我已经预料到会是什么结果了,这出熟悉的戏码几乎从我命运和他们交错的时候开始,一直上演到了现在,所以,我也懒得去看了,直接把慧根儿拉到了一旁,脸色郑重的问他:“慧根儿,你说的第三个纹身是怎么回事儿?”

        “哥,你还记得额师祖留下的那滴传说是龙血的血吗?这一次来雪山一脉的路上,我们特意绕路去了一趟寺庙,把那滴龙血纹在了额的身上。”说话间,慧根儿挽起了他的袖子,在他的右臂上,出现了一条若隐若现的血龙图案。

        看着这个,我就想起了那个沧桑的老者,那个摆渡人这样的传承终究还是完成了,那么长眠于万鬼之湖的他是否也就安心了呢?

        下意识的,我就去摸了一下慧根儿的纹身,慧根儿还在一旁有些像小孩子显摆一般的告诉我,以己之力,承受三个血纹身,在寺庙的历史中也很少见,他很有天赋什么的。

        而我的手掌底下却传来了炙热的温度,我抬头看着慧根儿,说到:“真的是很烫啊。”

        “可不是,好难受,就像这手臂浸在了烫水里一样,还有这纹身平日里是不显的,今天就这样浮了出来。这二哥什么有什么啊?”说起这个,慧根儿忍不住孩子气的抱怨了两句。

        我沉默,心里已经暗暗将强子身后的梼杌残魂,和慧根儿手臂的龙血联系在了一起精血藏魂气,这是常识,若没有魂气的血留下来也是没有任何意义。

        我相信这传说是龙血的血里面肯定有什么名堂,莫非和强子命运相连的梼杌还和慧根儿龙血引起了什么共鸣?

        在那边,强子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他想说点儿什么?但随着慧根儿手臂越来越烫,已经开始膨胀了,强子的眼神忽然一下就变冷,然后看着慧根儿,突兀的说了一句:“有意思!”

        而慧根儿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捏紧了拳头,有些茫然的看着强子在那一刻,我强大的灵觉也开始发挥作用,我仿佛看见了一个上古传说中的凶兽和一条也是传说中的华夏龙开始对峙。

        “给我住手!”珍妮姐的一声喝呼,让我从这种幻觉中挣脱出来,我下意识的有些惊慌,怎么就忽然陷入了幻觉,强子和慧根儿打起来了吗?

        却看见是珍妮姐一手一个,拉开了师父和慧大爷,那个时候,师父正扯着慧大爷长长的白须,而慧大爷则抓着师父一直以来有些凌乱的头发。

        我很想淡定,但在这种时候,还是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低低的叹息了一声,觉得异常丢脸。

        而慧根儿和强子还在对峙中,那边白长老的手又再一次摁住了强子的肩膀,而珍妮姐把师父和慧大爷扔到了一旁,径直走到了慧根儿的身边,一双纤细的手如同流水一般,滑过了慧根儿的手臂,眼看着慧根儿发红发胀的手臂就开始慢慢的恢复正常。

        和上一次一样,强子被白长老这么一拍,眼神又开始迷糊,眼看着又要倒下去,被旁边承清哥一把扶住,承清哥探寻的目光望向我,我只能叹息了一声,摇摇头表示这个情况很复杂,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

        “慧根儿,这滴龙血中的龙魂之力还没有完全的和你交融,刚才被强子身上远古凶魂激发了自身的凶性,遇见这种情况,你要用你的灵魂力来压制和安抚,知道吗?毕竟不管是什么?如今你是主,而它是助力,你万万不能被龙血反噬。这也是对你灵魂的一种磨砺。”珍妮姐对慧根儿吩咐的很详细,毕竟身处在她的高度,这种事情一眼看得分明也不奇怪。

        解决完了慧根儿这边的情况,珍妮姐又走到了强子的身旁,此刻承清哥扶着强子,对珍妮姐说了一句:“他昏过去了,我感觉是灵魂力弱,所以不能支撑身体的行动了。”

        珍妮姐赞赏的看了承清哥一眼,说到:“命卜二脉对灵魂敏感那是应当的。”然后开始仔细探查起强子的情况,看完以后,珍妮姐的眉头也第一次微微皱起,望向了白长老,说到:“你察觉到了?”

        “嗯,也不是很分明。就是感觉到他身上有一个封印,强行的压住了一个强大的远古凶魂而那个远古凶魂并不是道家那种养灵的情况,而是一种召唤的关系,他的灵魂之中存在着这种一丝若有似无凶魂的气息,维系着他们的联系。”白长老说的有些乱七八糟。

        但我大概还是听懂了其中的意思,原来强子身上有一丝梼杌的气息,就是他能够召唤到梼杌的基础,但是还有一个封印在一直镇压着这缕气息,或者说是这缕凶魂。

        封印的作用不言而喻,其实也是为了避免被凶魂反噬。白长老两次出手应该是利用自身的灵魂力量压制了一下封印,至于强子为什么会灵魂力虚弱而力竭,我却想不出原因。

        “嗯,看得很准,但是不全面。即便是有封印,他身上的那缕气息也需要他的灵魂力无时无刻的维系滋养,这是一个融合的过程,你压紧了封印,事实上就是暂时切断了凶魂与强子之间的联系,把强子的灵魂力也强行封印在了其中。唔”珍妮姐皱起了眉头,然后担心的看了强子一眼,说到:“是梼杌的气息,这祖巫十八寨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她说完这句,又陷入了沉思,她一沉思,我们自然不敢动,只能呆呆的等在那里,等她想出一个结果。

        我也巴不得珍妮姐能想出一个结果,看着强子的性格每天都在变化,说我心中没有担心,那是假的大概就这样过了三分钟,珍妮姐开口了,说到:“虽然巫道之间有一种斩不断的传承关系,但说到底还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传承,我也不是很弄得懂巫家的事情。只不过,强子他们应该是很重视的,他被强行灌注了灵魂力,只不过现在他承受不起,所以也在封印之中,在关键时候,应该会爆发出来?按说,这个封印是很牢固的,为什么会常常松动,我判断应该是一场战斗。”

        珍妮姐的语气也不是很肯定,毕竟强子的传承来自祖巫十八寨但我担心,忍不住说了一句:“到底是什么样的战斗?”

        “就是强子的意志和梼杌意志之间的战斗啊,封印常常松动,就是一个滴水穿石的过程,看到最后到底是谁胜利吧。如果没有这个封印,强子是肯定输的。这个事情,外人绝对帮不上忙,靠的只有强子自己。”说话间,珍妮姐叹息了一声。

        目光扫过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忍不住跺脚说了一句:“这一辈都是一些什么小怪物啊?还有你”她的手指向躲在人群背后害羞的陶柏,说到:“你身上也有了不起的东西,是朱雀?”

        陶柏原本就怯生,面对气场强大的珍妮姐更是不敢说话,倒是路山面对珍妮姐很坦荡的说了一句:“是的,如果记载没错,小柏身上的就是朱雀的一缕残魂。”

        珍妮姐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想问一些什么,却不想刚才还和慧大爷打得不亦乐乎的师父站出来说话了:“珍妮姐,这些异象都很正常,因为轰轰烈烈的大时代就要来了。”

        “大时代?谁的说法?”珍妮姐皱紧了眉头。

        “我师父。”师父脸上有一丝骄傲。

        “老李?!”珍妮姐的神情变得非常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