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五章 重逢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五章 重逢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跟随着白老儿走进了洞穴,洞穴的入口就如我们所见是幽暗的,但是那只是一小段,不到五米的距离就是一个转角,隐隐可见光亮。

        而走过那个转角,就看见洞穴内在铜灯的照耀下灯火通明,整齐的类似于房间的小洞穴就拍在走道的两旁,而尽头则是一个类似大厅的空旷洞穴。

        这里的灵气比外面的阶梯之上还要充足,而里面也一点儿都粗糙,都用青砖贴壁,细节之处也颇有一些心思。

        但我的注意力全然不在这些地方,而是目光落在了那个类似大厅的空旷洞穴之中,因为角度的原因,我望过去看见里面人头攒动,但是里面的人还一时看不见我们已经进洞。

        我心中焦急,忍不住就想冲过去,师父脸色也隐约浮现出激动的神色,但是白老儿老神在在的挡在我们前头,就是不让路,面对我和师父的焦急,他轻笑着说了一声:“这在山门之中,到哪里还是要讲个规矩的吧?”

        强子又想急躁,但是被白老儿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就沉默了,面对山门,规矩这样的字眼,我和师父也不好多说,只能忍着心中的冲动,有些憋气的走在白老儿身后。

        白老儿回头看我们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整治我们俩成功的得意,这才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凌长老,人我这可是带到了。”

        他这一喊完,我还没回过神来,就看见从洞穴中冲出一道人影,我眼睛一花,这还没看清楚呢,一个身影就狠狠的撞了我一下,我的腹部吃痛,忍不住弯腰咳嗽了两声,但在那边我看见师父挨打了。

        对的,是师父挨打了那道身影手脚快的要命,师父绝对是没反应过来,三拳两脚什么的都已经落在了身上。

        我心中隐约有些怒火,这是谁啊,一出现就打人,但在我看清楚是谁以后,我却不敢说话了,因为动手的人是珍妮大姐头。

        但师父并不认识珍妮大姐头是谁,这个在他扔下我们走后,一直暗中照顾着我们,救过我几次的女人,在莫名其妙被打了以后,他有些恼怒,特别是在看清楚打他的是一个‘小女娃娃’之后,师父更是怒不可歇,可是他不能动手打女人,只能带着愤怒的语气,对着眼前的珍妮大姐头吼到:“小女娃娃,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关键是你叫我什么来着?”此刻的珍妮大姐头穿着黑色的紧身T恤,同样颜色的紧身短裤,腰上一根宽大的皮带系着,中间的铜扣闪亮一根发辫从头顶就开始编织,行成了一根紧紧的鞭子拖在脑后,而大腿上挂着两个枪袋,两把银光闪烁的枪就装在枪袋里。

        她和师父说话的时候,斜看了师父一眼,手上还握着一个钢酒壶,说话的时候拧开快速的喝了一口又拧上,非常干练的放在了屁股兜里,复又望着师父。

        我贴在墙边,不停的朝着师父挤眉弄眼,可惜师父根本没注意我。

        而强子曾经也在仓库大门见过这个威风凛凛的珍妮大姐头,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忘记?他也很着急的想提醒师父,但是被珍妮大姐头看了一眼,又把话给憋了回去。

        这小子今天倒霉,先后被两个人看了一眼,都不敢发作!估计是那个梼杌的虚影知道厉害?也没有作怪?

        师父不知道这一切,脸色难看的要死,说到:“我不叫你小女娃娃,莫非称呼你一声大妈?让开罢,不管你是谁,我没心情和你扯淡?”

        “真的?”珍妮大姐头似笑非笑的看了师父一眼,这个时候其他人听见了动静也从洞穴里冲了出来,挤在了洞穴的门口,看见我和师父自然是激动无比的,但看着下一刻珍妮大姐头和师父对持的样子,全部都纷纷朝着师父挤眉弄眼,特别是王师叔站在最前面,最急,他那苦哈哈的一张脸被他这么一挤,五官都快聚在一块儿了。

        “你们这是干嘛呢?”师父被弄得莫名其妙,对于眼前这个小女娃娃又发不得脾气,而自己人出来又全部朝着自己莫名其妙的挤眉弄眼,这不是急死人吗?

        这时候,慧大爷终于忍不住了,从洞口的人群中挤出来,然后朝着师父骂到:“额说你瓷马二愣的,你不信咧,这哈(这下)老祖宗站跟前,你不认识咧?”

        “老祖宗?我不记得我有这么一个老祖宗?”要是比疯癫我绝对比不过我师父,可是比愣的话,师父是拍马也比不上我,几番的异常已经引起了师父的注意,他的声音里不再有火气了,反而有些探寻的小心了。

        “嗨,额懒得跟你社(说)咧,额走咧。”说话间,慧大爷真的退回了人群中,显然这也是一个被珍妮大姐头整治怕了的人,还是乖乖的老实回去吧。

        “哈哈哈”珍妮大姐头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然后再次从屁股包里拿出了那壶酒喝了一口,然后伸手,在师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摸上了师父的脑袋,说了一句:“姜小娃,你还当真不认得我了?”

        师父和我一样,很痛恨被人摸脑袋,陡然被珍妮大姐头摸上了脑袋,眼看刚才才压下去的火气又要发作,却听见珍妮大姐头一句‘姜小娃’,陡然愣住了!

        他有些难以置信,激动莫名的对珍妮大姐头说到:“你,你叫我什么,什么来着?”

        “姜小娃啊?有什么不对?那里不是陈小娃,王小娃吗?可惜我那最是古板正经却一腔热血的李小娃也没了否则加你小师妹五个小娃聚在一起,多好?”说到这里,珍妮大姐头有些伤感,又喝了一口铁壶中的酒。

        师父一下子愣住了,我看见他因为激动脸都在抽搐,他死死的盯着珍妮大姐头,看着看着,两行热烈就从眼中落下,他忍不住上前了一步,双手抓着珍妮大姐头的手肘,想要跪下,却又看着珍妮大姐头的样子难以跪下。

        却是被珍妮大姐头果断的拉了起来。

        “你,你是疯姐不是,是凌姐姐是凌”师父因为激动,连话都说不完整了,泪水滚滚而下,声音也颤抖的要命。

        珍妮大姐头眼眶红了一下,然后一巴掌拍在了师父的脑袋上,这下师父却是不敢再恼了,而是听着珍妮大姐头对他狂吼到:“刚才是不是想跟着那个老李学,他叫我疯女人,你们就跟着叫疯姐姐?上梁不正下梁歪?!不许叫我什么凌姐姐,我这一辈子没有得到你们口中喊出来的,我最想要的称呼,也不想记起自己的名字。叫我珍妮。”

        “啊,珍妮?”师父显然不太能接受这么一个洋名儿。

        “嗯哼。”珍妮大姐头把玩着手中的酒壶,眉毛轻扬的看了师父一眼,然后又冲师父吼到:“你敢反对?”

        “不敢,不敢”师父有些唯唯诺诺,然后小声的说到:“凌姐不,珍妮,你怎么现在是这个样子?我记得我们年少时,你的头发绾起来,穿着那湖色绸衫多好看啊?这”

        “少和老娘啰嗦,你根本不懂什么叫流行!”说着,珍妮大姐头冲着我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望着我说了一句:“承一,你是懂的吧?安吉列娜.朱莉,古墓丽影像吗?”

        我已经无语了,终结者,玛丽莲,这一次又是安吉列娜,珍妮姐的时尚我也很难懂!

        这边,我已经看见了大家的目光,全是激动,特别是慧根儿就站在人群中已经忍不住跳起来朝着我挥手,而他身边的如月也忍不住流泪了,我心中还在激动加感动。

        珍妮大姐头已经干练的走在了前面,话语飘在我和师父的耳中:“进来,给你们一个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