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四章 暗斗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四章 暗斗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白长老罕有的没有废话,带着我们三人出了屋子,朝外走去。

        而我来到雪山一脉后,第一次踏上了再次朝上的阶梯而上方和下方不同,越是朝上,阶梯越窄,那种华丽的唐宋风格的建筑物也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反而是分布在阶梯两边的洞穴。

        那些洞穴的入口是用青砖仔细铺陈过的,但是入口处黑沉沉的,也看不出来里面有些什么?

        我明显的感觉越是朝上,呼吸的空气就越是不同有一种让人清醒,清晰的分明感,这种感觉我曾经在环境中体会过,但不同的是,环境中随处都是这种空气,而且比这个洞穴中的感觉还要浓郁许多,我知道这是灵气。

        师父曾经说过,现在的修者一生修行艰苦,就是这世间的灵气越来越难寻。毕竟修分三境,下等才食五谷杂粮,肉食蔬菜。中等食各种天地灵药,上等食气,这气就指天地那一丝赶紧的灵气,仅此于胎儿在腹中的那口元气。

        灵气难寻,何谈修到上等?就算是才入修者界,一心辟谷涤荡自身杂物,若能找个灵气充沛之地,怕也是事半功倍

        我忽然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击破脑袋也想到雪山一脉来,毕竟术法再厉害,也不如自己修行有望,得个长生来得舒坦,就算不能长生,活个几百年?哪个又不向往?

        雪山一脉,一到这里就能感觉到灵气充足,而没想到这山门之内,越是往上,灵气越加充足,充足到连一呼一吸都能感觉到了,这确实已经是世间难寻的之宝地了。

        比起这个,天材地宝算个什么?这个山门洞穴就是无价之宝。

        而一直沉默走在前方的白长老好像察觉到了我的心思,忽然就望着我笑了,依旧是堪比承心哥春风般的笑容,却看得我‘毛骨悚然’,他这是要做什么?

        “承一,你号称年轻一辈第一人,可不会没感觉咱这山门的不同吧?”说话间,白长老的眼睛笑得眯起来,好像很是骄傲的样子。

        原来他是要说这个?我松了一口气,点头应到:“感觉到了,这个山门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嗯,我也觉得啊,走在这上面,觉得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脑子无比的清醒,舒服啊。”不但是我,就连强子也忍不住感慨了一声走在这个山门中,被灵气滋养的滋味儿。

        “对啊,感觉到了雪山一脉的好吗?如果是在这里修习凭你们的天分,也可以谈一下追寻形而上了,不是吗?所以,修者就应该精心的修行,这世界的纷纷扰扰与修者有什么关系?修者勾心斗角有什么意思?安心修行,才是正途啊。”说到这里,白长老好像很有感慨一般。

        还不等我们说话,他就转头看着我和师父:“你们两个‘鬼见愁’,何不留在我雪山一脉,好好修行,追寻一个正道坦途呢?至于这位小哥儿,应该是祖巫十八寨着紧的人物,我也就不留你啦。”

        呵,这还取上外号了?鬼见愁?可这白长老是什么意思?不得不说,他给出的这条路对于我的诱惑还真的很大,本来我一生的愿望不过也就是如此,雪山一脉这个地方完全可以满足我的所有想法。

        却不想师父在这个时候却干笑了两声,然后说到:“白长老好厉害的两张嘴皮子,若不是你也邀请了我一同留在这里,我还以为你要抢我的徒弟呢?”

        “哪里会?老李一脉名声不小,就算人丁稀薄,也没有人敢看低啊。”白老儿低声的笑,一席奉承话说的自然之极,也让人内心舒服。

        “是啊,老李一脉名声不小,但也是劳碌命,从我师父收徒以来,就没有教过我们找个地儿去清修,两耳不闻窗外事。而是要行走世间,命运和缘分让我们撞上了什么触碰内心底线的事儿,就要管什么?师父说,心灵上的突破是更高级别的突破,比起光修肉身,求形而上,是更顺应天道的方式,身上也少些因果纠缠什么的。而且,白长老,你也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雪山一脉能够不参与这圈子里的恩怨是非,也是拳头大啊。这年月,修行的资源更少,哪个人不是红了眼?想为自己争取。修者也是人,有人的地方就有的争啊”师父三言两语就反驳了白长老的话。

        当然,我必须承认师父说的有道理,但我不明白,白长老也是一番好意,师父为何非得这样反驳回去不可?

        “那也是但只看结果的话,雪山一脉就是有了清静日子,又何乐而不为呢?修心当然是好,可是和清修也不矛盾,清修的腻了,就出去走走,碰上个什么,也一样锤炼自己心境啊?说到底,不管是不是咱们雪山一脉拳头大,你要看中的是现在,过几年清闲日子不行?”白长老也不恼,笑着对我师父一字一句的说到。

        而师父却不接他的话了,反倒是望着我,忽然说了一句:“承一,无论如何,你走到哪里,是什么地位,你必须先认可的就是咱们老李一脉弟子的身份,这个永生都不能忘!否则,就是背叛师门。”

        这话说的可重,我赶紧正色的说到:“师父,承一不敢忘。”

        “那就好,这个身份不是一句话,在这背后有这个身份应当承担的责任,你可记得?”师父的声音又严肃了几分。

        “弟子谨记。”我很少用弟子来称呼自己,但师父这样说,我不敢再随意,立刻停下了脚步,手持礼节,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应承到。

        “那就好。”师父的脸色重新变得平静了起来。

        而白长老走在前面,嘀嘀咕咕的说到:“这可头疼,大鬼见愁比小的难对付,我雪山一脉还想过清静日子,不是?”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这下,我忽然发现,这白老儿用灵气来当话题,和我说起清修怕不是那么简单的意思,而在对话间,我恍然未觉,我们已经走了很多的阶梯,已经能遥遥的看着这个山门的最顶端了。

        本来雪山一脉就藏于其中一座高高雪山的山腹之内,虽然不至于掏空整个山腹,但也占据了大半,若不是这内部修有阶梯,让我们在外面攀登雪山走上那么高的距离,怕是没有大半日的时间根本做不到。

        而回头一看,峰底的洞口已经显得很遥远很小了,让人非常清晰的体会到了一种高高在上,于世独立的感觉。

        到这里,分布于阶梯两旁的洞穴也变得少了,可能每走十阶阶梯才能看见或左或右的山壁上存在一个洞穴而顶端,则是一个小小的平台,平台之上,除了一面平放在木架上的大鼓,几乎空无一物。

        而在置放大鼓的平台背后,有一个洞穴的入口,同样是那样黑暗而幽深,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我只是凭着感觉,觉得里面有一个很强大的气场,但是非常平和,淡然却也冷漠。

        “那里就是祈愿鼓了。”白老儿停下了脚步,还是带着那样的笑容看着我和师父。

        我和吃惊,一个祈愿鼓,放在山门的最高处,灵气最充沛的地方,这是代表了何意?在我的理解里,就像衙门里的鸣冤鼓也是放在门外的,敲响升堂这种被人求上门的事情,竟然放在山门最重要的位置而且还有个强大的存在守护,这真是让人不能理解!

        “我知道那就是祈愿鼓。”师父看着那面大鼓,神色陷入了沉思,或许,这一面鼓再次激起了关于他当年和李师叔在一起的回忆吧?

        “在这之前,不想见见你们要见的人了吗?”白老儿笑得和蔼,也越发的像老狐狸。

        “自然是想见的,但看您这意思,怕是有人更想见我们吧?”师父背着双手,一转身,对着白老儿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句。

        白老儿却是收起了笑容,郑重的摇头,说到:“哪能这样理解呢?事实上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不过是给你们一个选择罢了我白老儿从来不说谎话。”

        “我信你才怪。”师父抢白了他一句,他却还是笑的灿烂,然后略微矮身,手朝着其中一个洞穴一指,就是邀请我们进去了。

        我一路上就对这种洞穴很是好奇,白老儿这邀请我们了,哪有不去的道理?况且我的心跳也加快起来,分别了很久的伙伴和长辈很快就能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