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九章 并肩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九章 并肩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第三天的正午,接引点又来了人,是几个喇嘛,面相看起来比普通人凶狠一点儿,而一看见我和师父,尽管极力掩饰,但目光中那种复杂的情绪也时不时的会流露。

        或许是察觉到了气氛不对,接引点的其中一个雪山一脉的使者莫名的说了一句:“雪山一脉清净地,包括每一个接引点,皆不沾恩怨。”然后就沉默的退走了。

        不过,这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却是有着极大的警告效果,那几个喇叭在听了以后,先是一愣,然后就自觉的走到石洞的另外一个角落,彼此用低低的藏语交谈,做出了一副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的样子。

        我对喇嘛是没有什么个人看法的,但是自从第一次进入藏区以后,我就隐约的觉得我和某一个神秘的寺庙里的喇嘛扯上了关系,而且好像是不怎么好的关系就比如追杀我们到边境线的那个曼人巴,跟在吴天身边的那个喇嘛,还有路山的一些恩怨所以当这一群喇嘛一走进这个山洞,我就下意识的很警惕。

        特别是看见他们那怪异的目光之后,警惕直接就变成了防备。

        但这里到底是雪山一脉的地盘,我和师父还是安全的,所以除了暗暗防备,我和师父也没有过多的去关注他们。

        我们听不懂藏语,自然也不知道这群喇嘛在说什么?我敏感,自然能感觉到这些人在交谈的时候,会时不时偷偷看我和我师父两眼,我装作若无其事的在煮面,然后低声的对师父说到:“来者不善啊。”

        师父喝了一口热水,也低声回答了我一句:“早就感觉出来了。”

        在这样互相防备中,我们两方人也算是平安无事的度过了午饭时光,而在午饭以后,照例雪山一脉的使者会出来一个问我们什么时候出发,他们好让接引人来接我们。

        我和师父是要等着强子的,自然是不着急出发但让我们诧异的是,那几个喇嘛也不走,其中一个喇嘛用汉语对那个使者说到:“我们也不着急,就跟他们一起走吧,还免了你们麻烦。”

        雪山一脉的使者自然是不会管其中有什么不对劲儿的,既然那些喇嘛那么表态了,他也就淡淡的离开了,而我心里却‘咯噔’了一下,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出发?这些喇嘛该不会已经知道我们是谁了吧?

        可是无论再怎么猜测,我们之间也不可能有交谈,我猜是猜不出他们的目的和身份的,也只能这样貌似井水不犯河水的处着。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这群喇嘛还真是铁了心,我们不走,他们就坚决不走而看我和师父的目光则是越来越怪异。

        但是在两天后的下午,我们也终于等到了我们要等的人——强子。

        他是被几个明显一眼看来就是大巫的人护送而来的,一来就激动的拥抱了我,至于那几个喇叭,强子直接就无视了。

        “哥,我醒来就知道了所有的事,我”强子无视了那几个喇叭,说话也特别没有顾忌,而我知道其中有喇嘛会说汉语,自然也听得懂汉语,连忙打了个‘哈哈’,一把拉着强子,把他扯出了山洞之外。

        强子有些莫名其妙,但在这时,护送强子来的几个大巫就要离去了,又把强子拉到了一边叮嘱着什么,强子和我的谈话也就被打断了。

        好在这些大巫也不啰嗦,大概要交代的在路上就已经对强子交代了,所以只是短暂的告别了一下就离去了。

        在他们走后,强子就像摆脱了什么一样的,非常开心,大大咧咧的朝着我走来,揽着我的肩膀就又继续说到:“哥,你刚才扯我出来干啥?我跟你说,这些年”

        我只能再一次打断了强子,因为我看见在不远处的山洞中,师父对我使着眼色,大意是让我和强子离得远一些我只能带着强子再次走开。

        “哥,这到底怎么了?弄得神叨叨的?”三番两次这样,强子有些不满了,咋咋忽忽的和我说到。

        而我静静的点上了一支烟,从这一次的相聚中,我是真的体会到强子的性格大变了,他自然是不会冲我暴躁,但是那种言谈间的目中无人还有冲动是可以体会出来的。

        我隐约有些担忧,只是但愿强子能够压制的住那所谓的祖灵不过这些话,我不能去和强子说,免得他胡思乱想,所以在吐出了一口香烟以后,我才揽着强子的肩膀,轻描淡写的说到:“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山洞中有几个喇嘛,来者不善的样子,我和师父得防备着点儿他们。有些话自然是不能让他们听去了。”

        “哥,你是说真的?在这么一个秘密接引点,都能遇见不怀好意的人?”强子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笑着说到:“自然是真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杨晟现在是如何的如日中天,我和师父就像过街老鼠,遇见几个对我们不怀好意的人,那是多正常的事情。”

        “那你还那么轻松”强子抱怨了我一句,下一刻他转身就朝着山洞走去,一边走一边就撸起了袖子,怒骂到:“既然不怀好意,那老子就揍得他们满地找牙再说。”

        我怎么可能任由强子去这样胡来,只能快跑了两步,一把拉住了强子,然后说到:“都只是猜测,你这样反倒是打草惊蛇了,再观察一下情况再说吧。”

        强子似乎又有些愤怒了,花了好一会儿时间才平静了下来,有些闷闷的说了一句:“哥,我听你的。”

        怎么会是这样?我看了强子一眼,眼中有些忧虑,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我暂时压制住了自己想要去劝解强子两句的冲动,而是转了一个话题,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对强子说到:“你现在可是祖巫十八寨的宝贝,怎么这一次护送你来的大巫那么干脆的就走了?”

        其实,我是有点儿担心强子,那么冲动的性格,若在日后真的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战,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在我心里,强子有着那么好的前途,是一定不能损落的。

        就算我自己死了,强子也得活着。所以,在他身边有着几个大巫保护着,是不是要稳妥的多呢?

        “哦,那是卜登大巫对我说了,这一次的事情是我个人的行动,不代表祖巫十八寨的态度,所以这些大巫参与进来也不好。”强子对我倒是没有什么隐瞒,一五一十的就全说了。

        我听闻之后,心中更是担心了几分,同时也更加疑惑,师父到底对卜登大巫说了什么,让卜登大巫这次几乎是彻底的‘交出’强子来,来保护都给撤了所以,在这些复杂的心思下,我也只能拍拍强子的肩膀,对强子说到:“那也没关系,不管我们要去打什么样的架,我总是会护着你的。”

        “哥,你还老是觉得你要护着我现在,我很强,你信不信?”对于我的话,强子有些不满了,拿开了我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反手揽住了我,语气中有几分骄傲的认真。

        “我当然相信你很强,可是这不影响我护着你的。”我笑说了一句,但其中却是认真的,我当然相信强子很强,就凭他身后那梼杌的虚影,就已经充满了各种无限的潜力但想想我们面对的敌人,我想,我还是只能护着他一点。

        “好吧,你是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强子似乎心情很好,这话已经是他第二次说起了,不容我接话,他就开始兴奋的说到:“哥,我其实刚才就想和你说来着,当我醒来的时候,卜登大巫就把所有的事情告诉我了,他还没说完,我就很坚定的告诉他了,不论生死,我要和你们一起战斗。”

        “傻的。”我笑骂了一句,其实内心非常的感动,这是一种感情的延续,从师父和孙魁身上,延续到了我和强子身上,而且来的那么坚定,生死与共的坚定,我除了感动,还应该感恩。

        只是到了这个年纪,我已经表达不来了,一句傻的,就饱含了所有的情感。

        “怎么能是傻的?哥,其实我在昏迷的时候,还是有意识的,我迷迷糊糊的能知道一点儿,你和姜爷要带我走,让我和你们一起战斗,我当时就想说,我要去的可是,我动不了,也说不了话的肯定让你们被卜登那个老头儿为难了不少。”强子认真的说到。

        卜登那个老头儿?估计雷山苗寨也只有强子敢那么放肆的称呼卜登大巫吧?

        “没有怎么为难我们啊只是,强子,这一次的战斗生死难料,甚至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战斗会何时来,怎么来?牵扯进去多少势力,我都没有谱,所以”我说的很认真。

        可是这一次强子的手却重重的拍在我肩膀上,说到:“哥,你别说了,这一次下山之前,我又变强了一些,你相信我另外,更不要和我说什么感动的话,因为能和姜爷一起并肩是我爷爷的愿望而如今,我很开心,我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能与姜爷唯一的弟子并肩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