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八章 接引点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八章 接引点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的确,人是来了,而且还有一个熟人掺杂在其中,就是之前我们在小镇遇见的,那个拦着我们上山的老头儿,我没有想到护送我们一路去雪山一脉的,竟然还有他。

        除了那个老头儿以外,另外还有4个人,三个看起来50岁上下的中年汉子,另外还有一个也是看起来很苍老的老头儿。

        这几个人都比较沉默寡言,脱去了比较明显的苗人服饰,穿着汉人的衣着,看起来倒也就像几个普通人。

        他们走到这里以后,那个老头儿一眼就看见我和师父,脸上的神情也没多大的变化,我估计是他早已经被打了招呼依旧是拿着那个旱烟杆子,他的话也直接‘走吧。’

        我和师父也不啰嗦,直接提着行李,就跟着那个老头儿走了而另外几个人不经意的就前后左右把我护在了中间。

        这个就是所谓保护的架势吗?我想应该是的。

        对于这里的路,那个老头儿好像非常熟悉,带着我们在这荒郊野外大概穿行了一个小时左右,就走到了一条看似乡间的小路上。

        而在这里也可以看见稀稀拉拉的住房和成片的田地了这些奔波的日子,多数时候都是在人迹罕至的地方,陡然看见这世间红尘的模样,心里还是有些亲切和激动的。

        有人烟的地方就有路事实上,我们在这个乡间小路上也没有走多久,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就走到了一条明显是乡镇公路的路上,而在路上则早就停着一辆看起来很普通,有些脏兮兮的越野车了。

        这自然不是我和师父停在那个小镇上的那辆越野车,坐上车后,我才发现这个车子的内部比我们想象的要舒服豪华的多。

        当车子启动的时候,从那个动力来看也是一流的,这车子根本就不像它外表表现的那样普通平凡。

        “算是你们有福气,这个车子寨子里的人到世俗办事,不是大巫级别的坐不到,花了不少钱。”这几个人都很沉默,倒是上车以后,那个和我还有师父稍微有点儿熟悉的老头儿开口说一句话。

        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师父恰到好处的递过了旱烟叶子。

        —————————————————分割线——————————————————

        一路上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平安,顺利直到车子驶入高原无人区的时候,我都有些恍惚,这样平平安安的就一路到了这里?

        但事实上也就是如此,几乎一路上什么都发生,用言语来形容就是乏陈可善的就来到了无人区。

        如果说要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那就是因为旱烟叶子的联系,师父和那老头儿的关系处的不错,我们也就从那老头儿口中听说了一些关于祖巫十八寨的事情。

        就比如他们那个镇子怎么会忽然就出现的,那就是因为‘资源’的问题,毕竟这些年的隐世和发展,让祖巫十八寨的实力越来越雄厚,而且人也越来越多而寨子的‘资源’是有限的,所以就分离了一批人出来,进入世俗。

        而分离的标准自然是根据那玄而又玄的祖巫血脉

        不过,要说起原因,也不完全是因为这样,那老头儿隐晦的提起了一句,这祖巫十八寨好像也想刻意培养一点儿世俗的势力,至于为什么,这老头儿也没说。

        他只是告诉我们,陆陆续续的会有越来越多的寨子人下山的到时候,会分散在各个地方,之前那个镇子就会做为祖巫十八寨世俗的总‘据点’,总之这是一个‘宏伟’的蓝图,毕竟祖巫十八寨还是保守的,不想要在世俗发展的太快。

        原来是这样吗?我也只是当了个趣闻听听,毕竟巫家苗人的事情距离我还是很遥远的,我们之间最大的联系不过是因为强子这个人罢了。

        只是其中,那老头儿提起过一句话,倒是让我有些好奇,他说他活大半辈子,有时候觉得好事儿不一定是好事儿,天大的好事儿说不定也有变成坏事儿的可能。

        当时,这句话来得莫名其妙,师父就追问了一句,为什么有这种感慨?

        那老头儿就低声嘀咕了一句,各种东西在这个年代都睁眼活过来了,一个两个是好,多了,就让人心惊胆颤。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我和师父都不解,而他也好像自觉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转移了一个话题,说了一句反正吧,他觉得现在发展发展世俗的势力也不算是坏事儿,且走且看吧。

        这样说起,这世间‘有趣’的事儿还真多,各种东西都在这个年代睁眼活过来了我怎么能不想起之前看见穷奇残魂,和强子身后的梼杌虚影?

        虽然听的有趣,但我直觉这些事情与我无关,和我命运一直相连的是昆仑而这世间如果还有别的不一样的事情在天道之下,那自然就有别的人去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无人区是苍茫的,可是行走在这里,却是有一种莫名的自由感觉没有拘束和约束,但偶尔有时抬头看看天空,也会有一种寂寞的让人心发冷的感觉。

        上一次来这里,是因为大市召开的原因,总是能偶尔看见来的修者到后期甚至修者聚集的太密集,让这里都不像无人区了。

        而这一次来这里,却不是大市召开的年份,所以这种寂寞孤独的无助感就体会的更深了。

        车子穿行在无人区,开车的那个中年男人好像很清楚该去哪里一般,一直都让我觉得车开得很有目的性,在这种时候,那个老头儿又和我师父拉开了话匣子。

        “这就要到了,这一别,不知道在有生之年还能不能抽到你的旱烟叶子?”

        “就要到了?这雪山一脉不是神秘的很,我以为是要花时间去找他们的接应点的啊”师父疑惑间,又哈哈一笑,安慰了那个老头儿一句,说是会把这个旱烟叶子哪里买的,买什么样的货色到时候告诉这个老头儿。

        那老头儿听了也开心,顺口就对我师父说了一句:“在现在这个修者圈子,那种势力很大的完全隐世的存在是没有雪山一脉最是与世无争,不过对一些修者圈子里的大势力多少还是要给几分薄面的,就比如会给一个秘密的接引点我们祖巫十八寨自然也是知道这样的接引点在哪儿的。这次到了,我们也就走,你们就在那里安心等待达戎吧。”

        “原来是这样啊。”师父嘀咕了一句,然后就陷入了沉思。

        其实,我相信此时师父和我的心思是一样的,那就是终于达到了目的地,开始担心起师叔他们一行人毕竟那才是我们真正的大部队,他们是否也安全的到了这里?中途有没有出什么岔子?我和师父这段逃亡的岁月,可以说是完全和他们断了联系。

        而在这种沉默的沉思间,车子已经在一段绵延的雪山脚下停下来了,依旧是由那几个苗人护着我们,然后我们开始下车行走攀爬了一小段雪山,然后在一个山体夹缝的山脚下,我们就到了那个所谓接应点。

        我是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个接引点就隐藏在这种地方,而且是一个雪山山脚下天然行成的山洞内。

        我和师父被带着进入了山洞,在这里的气温稍微让人感觉舒服一点儿整个山洞虽然布置的简单,但基本的生活用品却是有的,在角落里还堆了一些吃的和清水可能接引点,也是一个暂时的落脚点吧。

        在山洞里有两个人,穿着白色的厚厚麻衣,这是典型雪山一脉的打扮,在那几个苗人证明了自己是来自祖巫十八寨的人,简单的交涉了几句之后,就让我和师父留下了。

        “你们每天可以在洞内自己解决吃喝,如果觉得闷了,也可以在这附近散步,但最好不要离开太远。无人区处处都是危险我们这里只是负责接待,但是不提供保护的。”就如那个老头儿所说,这些苗人在带着我们来到了这里以后,就很果断的离开了。

        剩下我和师父,这两个负责接待的人,其中一个就给我们招呼了这么一句。

        只负责接待,不提供保护?是了,这就是雪山一脉一直以来的态度我也习惯这样语气了,其实按照他们的名声,也没有任何势力想在他们的地盘惹事的,我和师父到了这里就算是安全了,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我们就安心的在这个接引点住了下来,那两个人也不管我们,平日里总是躲在这个山洞里的另外两间人工开凿的石室内清修,一副我和师父爱住多久住多久的架势。

        而且,他们还分外的沉默寡言,我和师父几次想接个话茬,然后打听一下我师叔他们是不是顺利的到了雪山一脉,都没有得逞。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接话茬!

        在这种莫名的相处状态下,我和师父就在这石洞,这个所谓的接引点,一住就是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