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六章 缘由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六章 缘由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这个时候,我都忍不住责怪,质疑起这个我,第一次我忽然发觉前一世的我,这个道童子,好像在求道这条路上的根基,道心走偏了。

        我甚至笃定的以为这个我又会冷漠以对,却不想在这个时候这个我心里却动了一下,这种感动中我自然能分辨出有感动,有心疼,最重要的是有一种叫做微微心动的东西。

        可是这个我却是一片迷茫,根本不能分辨这种情绪,只能强行的忽略过去,几乎是按照情绪本能的指引,走上前去拉住了魏朝雨的胳膊,说到:“你若是站不稳,坐下休息便是。我们暂时也不谈那印证之事了吧。”

        魏朝雨有些难以相信看着我,但也依言坐下了,但山风到底凛冽,刚刚受到术法反噬的身体也微微发颤。

        我就盘坐在魏朝雨的旁边,看见了这样的场景,心中竟然涌起了犹豫和挣扎的感觉,在这样无声的斗争了很久,终于是底气不足,小声的说了一句:“若不能支撑,倦了,靠着我吧。与你相识许久,在道法上的理解,也得你相助,我”

        与其说我在给魏朝雨讲让她靠着的理由,还不如说是我在说服我自己。

        可是魏朝雨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打断了我的话,她的眼睛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期盼,望着我小声的问到:“是可以靠着吗?”

        原本我说出这话已是有些后悔,却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魏朝雨眼中的期待,有一种不能去破坏,让她失望的想法,于是假装不在意的轻轻点头。

        她的眼睛又眯成了月牙儿,下一刻我就感觉到一个带着温热的身体带着小心靠近我,然后靠在了我的右边肩膀上。

        和魏朝雨认识的日子不短,这是我们第一次如此安静的接近,我的脑中竟然生出了她身上的味道有些好闻这种无聊的念头,想了过后,却又是懊恼。

        但是相比于我左右难定的心情,魏朝雨就是直接的快乐天际的星星很近,很美而在这片干净的星空之中,偶尔划过的流星却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

        可是魏朝雨在这个时候,却是拉着我,在我看来有些夸张的指着天空说到:“石头,你看流星流星很漂亮,是不是?”

        风景从来都不在我的眼中,我没有那么多情绪去感受周围,却莫名的因为魏朝雨的这种大呼小叫,第一次觉得那划过天际的流星,也有那么一点儿意思。

        罢了,如若坦荡,莫说让她靠着,在必要的时候就算搂着,抱着也是无所谓的事情忽然间,我脑中出现了这么一个想法,接着,竟然万年没有表情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轻松的笑容。

        魏朝雨没注意到,我也没有注意到。

        在这个时候,旁观的我忽然一下子被抽离了同许多次这种幻觉出现一样,这一次这副场景也开始破碎,只是在破碎之前,我忽然觉得那在孤崖星空之下的依偎的身影又何尝不是美好?顺其自然的情感,为何要生硬的拒绝?

        道法不是自然吗?前世的我究竟在想些什么?我带着这样的疑问,还带着一种自己也察觉不到的悲凉可惜的心情看着这一幕碎裂在眼前,忍不住在口中开始喃喃的说到:“道心不是压抑自己,道心绝对不是压抑自己!”

        却在这样反复的念叨中,听见师父叫我的声音,我知道我又一次彻底的抽离了,但一次又一次的这个魏朝雨却是在我心中渐渐的刻印出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我睁开了眼睛,不出所料的看见的是师父担忧的脸,阵痛已经褪去,我和以前和多次一样,除了疲惫,也没有多余的后遗症,只是师父忽然看着我说了一句:“承一,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你真的不准备说点儿什么?”

        “我之前不知道怎么说?但是现在,我可以肯定我看见了自己前世吧。”面对师父,我真的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一句话就简单的说明了情况。

        “那个你是道童子的前世?”师父扬眉,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冲读出了深深的忧虑,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嗯。”我不想师父担心,却也真的是不能对师父隐瞒否认。

        “好,我知道了。”意料之外的,师父却是没有多问,反而是站起了身来,让我再多休息一会儿,就转身出了这间安静的房间。

        房间有窗户,从窗外来看,我依旧还是在秘寨里,如果没有猜测错,达兴大巫应该是把我带到了他的吊脚楼在这里,我莫名的安心,我不知道为什么,偏偏是刻意不去想前世的种种,而疲惫有时候能让内心安静,在这种安静中,我再一次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分割线————————————————

        再次醒来时候,已经是晚上秘寨的夜空也很美丽,但我不得不说在见识过了前世道童子所在的世界那一片星空之后,我已经对这种美景不再感慨了。

        我会猜测那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仙界?天界?为何还有门派?为何道童子不是什么神仙座下童子,而是一个叫做天一子的道人座下的童子?

        但这种不解,我注定是想不出答案的,在胡思乱想中,大堂中师父和达兴大巫攀谈一些什么?我是完全的没有听进去后来,直到两个苗人提着大大的食盒进来,我才回过神来。

        苗人或许好斗,或许冲动,或许有一种火一样的血性让人害怕,但是你永远不要怀疑苗人的好客,不管他的身份到底是个普通苗人,还是一个大巫。

        酒菜摆了一桌子,那是达兴大巫对我们的招待他告诉我们,在今天是特意多要了许多食物,要和我师父来个不醉不归。

        而我想酒有时是男人逃避的好东西,毕竟在再难的形势下,若有一壶酒,倒也能得到一丝快乐,就算愁更愁,至少在疯癫中情绪也会得到一点儿释放,不至于要压抑的发疯。

        桌上的菜大多是些野味,烹饪的方法带着很‘粗犷’的味道,倒是和雷山苗寨给我的感觉不谋而合,只不过新鲜的野味,达兴大巫又说是用甘冽的山泉做的倒是吃下去颇为美味。

        师父和达兴大巫喝的豪爽,连同我也跟着大碗的喝下了两碗。

        米酒入口算不上醉人,但是那一波一波的后劲却是不容小视,酒至半酣,达兴大巫却是彻底的放下了心中的顾虑说话了,他对我师父说到:“姜老儿,其实你要带走达戎我从内心是不完全赞同的,不为寨子说话,就从私人感情上来说,达戎是我领进寨子的,是我看着他成长的,很多年还是我带他在身边的,你说你让他去参加一个莫名的战斗,生死不知,不要说卜登大巫,我都想对你说一声不行了!可是男人重诺,何况那是你和达戎爷爷的约定,我不能反对,也没资格反对。”

        说话间,达兴大巫好像有些犯愁,举着大陶碗又是灌下去了半碗酒,酒浆从他的嘴角溢出,把胸前打湿了一片,他也不擦一下,而是重重的放下碗叹息了一声。

        相比达兴大巫,我师父则显得稳重了许多,虽然他喝酒也不必达兴大巫少,可是面对他的‘抱怨’,我师父却也没有激动的说什么,而是像回忆往事一般的说起:“是啊,强子是你带进寨子的。我还记得当日我和你说起的时候,你满脸的不相信其实我又何尝相信?强子这孩子在早年就被你们祖巫十八寨的一位祖巫传承者看中,只是孙魁不想把孙子‘交出来’,他怕自己的赶尸手艺没有了传人,这种理解说谁能相信?可是,你说我又怎么能不信孙魁?”

        提起孙魁,师父的眼中涌动着一种叫做怀念和悲伤的情感,我也说不清他是否想起了那一日从火焰中背出孙魁爷爷尸体时的那份痛苦他端起酒碗,一口气把剩下的大半碗酒给喝了下去,不同的是,师父没有丝毫的浪费,全部喝进了肚子。

        放下酒碗,师父的眼中终于是出现一丝醉意,然后说到:“你是知道的,我是真的不会不信孙魁的,他做什么,我就算不能理解,我姜立淳也得喊一声支持。其实谁不知道,比起赶尸的手艺,孩子如果能得到巫家的传承,特别是祖巫十八寨的传承才是真正的大机缘啊?后来吧,孙魁这个倔老头儿病了,他知道自己要死了,找到我了,说他若是死了,就不劳烦我给他照顾孙子了,把孙子送去祖巫十八寨吧因为在那里,孙子才有机缘。他和我说,一辈子同我认识,也经历过生死,总觉得自己是我拖累”

        说话间,师父又给自己斟了一碗酒,然后用一种嘲讽的语气说到:“这个傻老头儿,若是朋友,怎么能拖累这两个字形容呢?谁能打一些,就谁不是拖累吗?”

        “若是这样说,当年的我也不是你的拖累?是傻。”达兴大巫却是显得豁达一些,眼中也流露出了追忆。

        “然后他就说,让强子去祖巫十八寨修习吧,以后和承一一起打架,一起经历生死,到时候不要是承一的拖累就行因为他那一辈子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和我并肩作战,说一声自己也是很强的这事儿,到死他都都在做,我知道,那真的是他的心愿!我不敢不答应,因为不答应那不就是看不起人吗?尽管我不想强子去过和我徒弟一样的生活,我徒弟那是命不好,狗日的童子命,加上又入了我老李一脉,看似风光,却是劳碌命的一脉我只是答应着,却不想,这命运还真的需要强子和承一一起去打架了,你说怎么办?于命于情,都需要这样了?”说完这话,师父又给自己灌了一碗酒。

        达兴大巫有些呆呆的,然后说到:“好吧,老子当时就你身边祖巫十八寨的人,你就顺手把达戎塞到了我这里我不信,也只能应承着,后来,去找了当年那位祖巫求证,才发现是真的!达戎半路入门,也真的展现了惊人的天赋我还以为我达兴这辈子运气好了,拣到个宝,你却又给要走了!姜老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说那番话,是在拿当年你和孙魁的承诺来压我我真是想和你打架,但是我却在和你喝酒。就像我真是想对你说不行,可是我却是在帮你这狗日的”

        说着,达兴大巫也再次喝干了一杯酒。

        断崖秘寨之中,晚风莫名的停了。

        而那个卜登大巫手下的少年,却是静悄悄的出现在了门口,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卜登大巫请你们去一趟。”

        你们?还能有谁,自然是我和师父卜登大巫已经把强子弄醒了吗?叫我们去,又会是什么结果在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