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四章 那一世的流星(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四章 那一世的流星(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整体的局势是不利的,其实放与不放强子就在于卜登大巫的一念间,我和师父就算是决心坚定却又如何?莫非与整个祖巫十八寨为敌?

        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放弃唯一的一丝希望而已。

        同时,达兴大巫是否受罚,这好像也属于这雷山苗寨的‘家事’了,我和师父更加的无能为力。

        其实,我心里微微有些憋屈,只是为自己面对这种情况的无奈看着强子,也微微有些担心,在这一刻我打定了主意,等强子醒来,如果卜登大巫执意不放人,强子却执意要和我们走的话,我会劝师父放弃毕竟,强子失去了爷爷,这里也算他的依靠,我怎么能

        至于达兴大巫,我心中也微微感动,若是那个师父口中的大时代来临,伴随着的大战也来临之后,我若能够活下来,我得想办法还了这份恩情。

        毕竟他还师父的恩是他和师父之间因果,而这报应在了我身上,解了我的危局,那就是我自己要还的一份情。

        在达兴大巫坦然以后,屋子里的气氛再次陷入了沉默。

        看卜登大巫的意思,或许是不放强子的可能性多一些接下来,要怎么办还是未知数,毕竟师父不想放弃。

        “你们先出去吧。达戎暂时留在我这里,我要解决他现在身体的状况。”在沉默中对持了良久以后,卜登大巫终于开口了。

        “大巫”在这个时候,达兴大巫忍不住喊了卜登大巫一句,至于要说什么,可能对于他来说千头万绪,一时间也无从说起吧?

        “都先出去,不管是什么事,什么结果,我自然会给交代的。”卜登大巫的神色虽然平静,但那种隐隐的不耐烦我们的确感受到了,这个时候,反倒是师父坦然,走过去拉起了达兴大巫,说到:“那就不要打扰卜登大巫了,我自然相信他是会给交代的,我想他肯定也有兴趣听听我想说的话。”

        达兴大巫看了一眼师父,最终还是站起来跟随着师父朝着门外走去。

        其实,我隐约觉得卜登大巫应该不会惩罚达兴大巫的,这也算是僵持的局面中一件比较好的事情了,而在我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意志一松懈,有一种莫名的东西开始在灵魂中蔓延。

        这种感觉太熟悉,因为我已经经历过几次了灵魂的阵痛又开始要发作了。

        这是前奏,很短的前奏,下一刻那种漫天盖地的痛苦就会将我包围,我几步跨出屋子,然后一把抓住师父的肩膀,说到:“师父,等一下我若撑不住,就劳烦你照顾我。”

        师父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还来不及说什么,我就被那种火烧灵魂一般的痛苦瞬间给包围了我咬紧了牙齿,又走了两步,想多撑一点儿时间,至少走出这栋吊脚楼,我不想卜登大巫看出什么来,毕竟在陌生人面前展露自己痛苦脆弱的一面,会让人没有安全感本身我也就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

        但这一次的痛苦比前几次任何一次都来的猛烈猛烈的就算我是钢铁的意志都没有办法再多撑哪怕是半秒在它猛烈蔓延的时候,我眼中多彩的世界一下子都变成了灰白色,而我的意识思维在这种灰白色背景的笼罩下,也猛地一下停住了。

        在那一瞬间,我只感觉师父和达兴大巫快步的一左一右扶着我,我的身体好像是下意识的跟着走动了两步,接下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只能感受到痛苦的烧灼,每一秒都是地狱。

        ——————————————————分割线————————————————

        我要摆脱这种痛苦,很想我的意识若还有一丝清晰,剩下的就是这个念头,我总是觉得火焰烧灼起来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因为很多事物都会在火焰中经历一个存在到消失了过程,看见在猛火过后,留下的痕迹只是一抹尘土。

        而意识清醒的去承受这种痛苦,更是一种残忍,只因为被烧灼本身那火烫的痛苦若还勉强可以承受的话,那么那种心理上的折磨却是无尽的,哪有人能清醒的看着或者随时担心着自己成为一堆灰烬。

        在痛苦中时间是那么的漫长,漫长到我都快要绝望,是否它没有尽头却在那种时候,我终于完全的失去了意识。

        终于在意识消失以前,我舒服的长叹了一声,接着第一次那么高兴的去面对一片黑暗和寂静。

        “这就是你本该承受的痛苦,而无论是在哪里?天上地下,甚至是地狱,都有痛苦比这业火烧灼灵魂更加的痛苦。”

        “这就是你本该承受的痛苦”

        “本该承受的!”

        “本该”

        “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我的灵魂深处响起,完全失去意识在一片黑暗寂静中沉睡的我,本这样一个声音给弄醒了我的第一个念头是,难道还有痛苦比这种灵魂阵痛还痛的事吗?

        却是在下一刻,忽然就想起了,龙墓深处,忽然的离别那种无奈,那种撕心裂肺,那种想看着那个背影期待这一秒成为永恒,却什么也抓不住,只能任由着自己的身体被拖着离开,而她也渐行渐远,逐渐消失的画面和感觉又浮现在心头。

        一下子,我的心就像是被千百根钢针同时在扎,呼吸都屏住了是的,的确在红尘中有些东西会是比这种猛火的烧灼更痛,因为某种痛会啃噬你的心。

        我不敢再想,我努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是站着的,内心忽然就化为了一片平静,关于我自己的回忆全部都远去,而风中我的青衫衣角猎猎作响我一下子就很清楚了,我这是在等待

        这是夜,温柔墨蓝的天幕就好像最柔软的丝绒在天空之中,群星璀璨,就像镶嵌在丝绒上最华丽的宝石,发出让人迷醉的银光。

        伸手可摘星,说的就是这样的天空吗?我才发现星星原来离的近了,就像一颗颗的在滚动带出无尽的轨迹一般,却又是停留在原地。

        很美,但我的心却很平静,放眼远望,却是一片在夜空下墨黑色苍茫群山,我原来身处在一处孤崖之巅,看见远方群山雾气飘荡,高处薄云淡淡风吹而动,偶尔一只不知道是什么的禽鸟飞过,留下一片翅膀‘扑棱’之声,间或是一声回荡在群山之间的长鸣。

        风景再美,也不过是浮云,世间总是沧海桑田,留恋风景也是沉迷,待它消失不就成为我的执念?

        我的心中忽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然后干脆的闭上了眼睛这样的场景我已经经历的熟了,早知道这里的一切不受我意志的摆布,哪怕我的念头,所以这种冰冷的念头,我剩下的情绪也只是无奈,然后依旧是自己‘演着’,又自己旁观着。

        但却不知道是不是我敏感,总觉得自己内心最深处最深处的地方有一丝很淡很淡的期待。

        夜,安静而在山之巅,群星之下的夜,除了猎猎风声,更没有一丝多余的声音,我根本不会浪费任何的时间,就干脆的盘坐在这山之巅,开始推演一个又一个的道术,渐渐的,心中一片宁静。

        而另一个我无奈的等待着,只因为那些推演的道术,对于这个我完全是无法懂得的东西,甚至是匪夷所思的,用心去思考一下,甚至觉得灵魂都承受不住这种推演只能淡淡的旁观。

        在这样的安静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山风中响起了一个脚步声,接着一声带着没心没肺的开心的清脆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嘿,石头你原来是在等我?”

        “道号承道。”我分明感觉到我的内心有一丝几乎捕捉不到的喜悦,为何从口中冒出的却是这般冰冷的话语。

        承道,就是我的名字吗?而我这一世叫承一这又是什么样的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