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二章 出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二章 出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卜登大巫肯定不会给我们解释他为什么如此稳定不住自己情绪,这么放肆开心的原因。

        倒是达兴大巫大着胆子在这个时候插了一句,问到:“卜登大巫,达戎他不会有事情吧?”

        心情很好的卜登这一次没有对达兴大巫有任何责怪,反倒是和颜悦色的说到:“他不会有事情,只是灵魂一时间承受过度,灵魂疲惫罢了。我有办法让他醒来,待他醒来,我要好好培养达一下达”

        可能是一激动卜登大巫的话就收不住,而在这个时候达兴大巫再也克制不住,忽然一下头重重的磕在地板上,整个身体匍匐的很低很低,然后声音大而颤抖的说到:“卜登大巫请听达兴一言。”

        卜登大巫的话再一次被达兴打断,脸色出现了一丝不悦,不过看见达兴大巫这样郑重其事的样子,他的脸色立刻恢复了古井不波的神态,整个人又变得平和淡定起来,望着战战兢兢的达兴说到:“说。”

        “达戎在进入寨子以前,属湘西赶尸传人孙魁一脉,而孙魁和这位老李一脉姜立淳是生死之交曾经孙魁和姜立淳有诺,也可以说是有誓言在先,传人他日若有需要,定当并肩战斗。”说到这里,达兴大巫的身子匍匐的更低,他忽然是不敢说话了。

        因为接下来,就是我们要将强子带走的事情,可能卜登大巫在寨子里威严太盛,寨子里的人都对他敬畏且害怕,这种深入灵魂的感觉,让达兴大巫实在是没胆子再说下去了。

        而眼前的卜登大巫听闻达兴大巫的话,可能也已经猜测到了什么,但他的神情依旧平静如水让人看不出什么想法。

        越是这样,也就越是让人害怕毕竟,刚才那个压抑不住情绪,喜悦之极的卜登大巫明明就说过,待得强子醒来,他要好好培养一下强子,应该是强子的灵魂强度。

        这话被达兴大巫打断,但是任谁都猜测的出来。

        在他如此喜乐充满了希望的前提下,把话摊开来说,真的好吗?可是除了这一次机会,下一次再说效果可能更加的不好。

        人生,原本就是无常,在无常中却也不代表你该面对的事情就可以不去面对,所以,在达兴大巫再也说不下去的时候,师父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稍微退后了小半步,对卜登大巫施了一个道家的大礼,这才开口说到:“卜登大巫,与达戎,也就是孙强爷爷有约定的就是我,达兴当年入世和我有一份战友的情谊,如今才带你来见我。这个事情原本就不该达兴开口说与你听,所以小老儿姜立淳只能斗胆对卜登大巫直言,如今小徒需要与达戎并肩作战,是推脱不能,至关重要的一战,万望卜登大巫允许小老儿带走达戎,共同完成这一场战斗。”

        师父说是直言,果真够直接,听得我都心惊肉跳,而他身旁的达兴大巫更是微微有些颤抖,可见有多么的害怕。

        其实,我不解,为什么师父非得要找到强子和我们去并肩作战,到了和杨晟级别那种战斗,除了找到雪山一脉这种强大的助力,剩下的我们一行人,多了强子一个就真的那么有用?

        从前途来看,这样唐突,不仅可能带不走强子,还很有可能得罪祖巫十八寨,到那个时候,祖巫十八寨就算不倒向杨晟那一头,至少也不会成为我们的助力,一丁点儿希望都没有。

        原本,我还是抱了一点儿希望,毕竟有和强子,还有达兴这样的寨子里重要人物有交情,说不定

        这一次气氛比刚才达兴大巫的直言更加的糟糕,僵硬凝固或者,卜登大巫在刻意表达他的丝丝愤怒,在这个时候我还感觉到了一丝压抑的压迫,恰到好处轻轻的压迫,不至于让人到抵抗的地步,但是又确实存在其实,这反而比直接撕破脸发怒,给人带来的心理压力更大。

        在这样的沉默中过了或许是一分钟,卜登大巫的神情越发的平静淡然,那份平静淡然到了那种几乎让人感觉不到他存在的地步了,他才用同样淡定的声音说到:“你们非面对不可的一战,需要我祖巫十八寨中,雷山苗寨未来的祖巫继承者,可能担保他性命无忧?”

        “不能。”在这一刻,老李一脉的光棍性格也彻底在师父面前展露了出来,说也说了,心意也是坚定,伸头缩头已经注定要承受怒火了,不如更加的直接,不必花言巧语的遮掩。

        “你有爱徒陈承一,天赋出色,培养可是花了不少心血?”卜登大巫却并没有动怒,倒是把话题扯到了我的身上。

        “从小培养,近乎相依为命。后离开,‘放养’,内心无时无刻不牵挂。”师父亦是直言。

        我忽然就觉得好笑,得,这老头儿也知道是在‘放养’我啊?但那句内心无时无刻不牵挂却让我在这种压力下,再一次感觉到了温暖,或许这种温暖就是一种最大的力量,我也忽然就释然了。

        对啊,既然是一定要做的事情,生死都不能避开的事情,事到临头,又何必再去多想和顾忌?所以,原本我的身体紧绷着,在这一刻忽然也放松了。

        好像是感觉到了这种放松,卜登大巫的目光忽然瞟了我一眼,略微的有些诧异,也被敏感的我察觉到了,但这种察觉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儿说不定是被这个喜怒猜不透的卜登大巫视为了‘挑衅’,只是忽然之间,我就感觉到了强大的灵魂压力铺天盖地的朝着我碾压而来。

        “唔!”我一下子闷哼了一声,因为我的感觉,就像一个好好坐着的,毫无防备的人,忽然被人手持重锤,一下子敲打在了胸口一般,就算持锤者刻意控制了力量,但那种忽然的打击闷痛,和身体所带来的震荡力量,却是不可忽略的,所以我一下子就闷哼了一声。

        而师父听见了我的闷哼,一下子转过头,担心的看了我一眼忽然就上前一步挡在了卜登大巫和我之间,大声的说了一句:“卜登大巫可是欺我老李一脉无人?当着姜某的面伤害姜某弟子?”

        我心里微微有些发酸,因为我经历过那种感觉,而且经历过不少,在老一辈都离去的情况下,我们小一辈被各种势力的人追杀,那种分外想念老一辈的心情我还记得在东北老林子,我和承心哥在洞中看见师祖留字时,趴在地上嚎号大哭的感觉。

        这不是非要依靠老一辈,而是他们在,内心有一种温暖的安心

        如今,当着师父的面,有人就这样直接的伤害他的弟子,他是否也有这种无助和心酸?是否也会在这一刻分外的想念师祖,才会这样下意识的喊出是否欺我老李一脉无人这种话?

        曾几何时?已经模糊了时间和地点,我不也常常的喊出这样的话吗?

        所以,我不能让师父这样无助,老李一脉或许没有了师祖这个最大的庇护,可是老李一脉还有可以独当一面的一个个一代二代弟子,我老李一脉当然不可能无人。

        在这样的想法下,我调动起全身的灵魂力,一边挡住这种气场压迫,一边对师父说到:“师父放心,我没事。”然后一字一句,郑重无比的再次说了四个字:“你,且,放,心。”

        卜登大巫意想不到我会这种反应,也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想法,忽然就在我身上加重了这种压力。

        我很干脆的闭上了眼睛,灵魂力的运用肯定是要在绝对精心的情况下,才能最大效率的发挥在闭眼之后,我感觉到了卜登大巫的灵魂力就像大海一般弥漫在整个房间。

        虽然没有咆哮,但是大海的深远和雄厚又怎么是可以怀疑的?而我就像矗立在海边的礁石,此刻一**的海水上涌,只是让我感觉到了海水所带来的压力。

        但是,我还能撑住,我的灵魂不断的坚固着自身,一次次的化解无视这种压力。

        渐渐的,就开始真的化身为礁石,心无旁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