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一章 异样表现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一章 异样表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怎么昏迷的?”卜登大巫又追问了一句。

        这个时候我已经隐约感觉到达兴大巫的身体在颤抖了,可是在这间屋子里我始终感觉不到气场的压迫,只能感觉到达兴大巫确实又在承受着什么。

        又是静默了很久,我看见师父的手指都在微微颤动,那是师父的一个小动作,快忍耐到极限的标志动作,和师父一起生活那么久,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我还是能知道的。

        也在这时,达兴大巫断断续续的声音终于传来:“祖祖灵现现身两次,因因此而昏昏迷。”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见达兴大巫身前的木地板都有了被他汗湿的湿漉漉的痕迹,可见已经忍耐到了什么程度。

        在这种时候,我一下子就理解了师父为什么会有这个小动作,如果是和我并肩战斗过的,就像小北等人,如果被师门长辈压迫到了这般地步,我也无法坐视不理吧?

        好在达兴大巫说完这句话以后,忽然一下子就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一下子整个人都显然瘫软了下来,但好在我没有感到他在承受了什么了?

        不过下一刻,达兴大巫一下子跪伏在了地上,然后恭敬的说到:“感谢卜登大巫磨砺达兴灵魂。”

        “也是略施惩戒,达戎对寨子的重要性,你可是不知道?如今祖灵和他还处在磨合的阶段,你怎么可以让他轻易的召唤祖灵?”也好像不避忌我们,卜登大巫直接就对达兴大巫质问了起来。

        这话看似简单,中间却包含有大量的信息,我一时间也闹不懂卜登大巫什么意思?只是听闻他在略施惩戒的时候,也顺道给达兴大巫一些好处,我对这个卜登大巫的印象又变得稍微好了一些。

        反倒是师父越发的平静,之前我还能感觉到师父有一些紧张,如今却是奇怪的完全放松,难道因为达兴大巫没事儿了吗?

        达兴大巫从地上起来,又重新坐好,面对卜登大巫的质问,看似想回答,不过看了一眼我和师父又略有些犹豫。

        但是卜登大巫却不在意,说到:“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我祖巫十八寨再次能召唤其中一位祖灵,传了出去也没坏处。虽说是隐世的生苗,但到底也不能完全的避开纷争。”

        “是。”达兴大巫再次恭谨的答了一句,然后说到:“我本意并不是要达戎召唤祖灵,而是在祖灵再次因为达戎现身以后,达戎的性子随着年深日久越来越不稳定。真正成功的巫术在于人驾驭灵,我怕达戎反被灵驾驭,所以有意的磨练,打磨一下达戎的性子。让他收去收到影响的焦躁,冲动和高傲,能够灵魂意志坚定的驾驭灵。”

        说完这番话以后,达兴大巫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卜登大巫的脸色,见卜登大巫双眼微闭,沉默不语的样子,再次小心的说了下去:“敌方的人是最近风头大盛,隐隐联合了几派势力,自己身后势力却不明的杨晟。他来我迁徙族人身上,想获取祖巫血脉”

        “嗯?”说到这里的时候,一直闭眼的卜登大巫忽然睁开了眼睛,带着疑问的嗯了一声,似乎是在找达兴大巫求证消息的真实性。

        “千真万确是如此。”达兴大巫赶紧认真的补充了一句。

        “原因?”我发现高人之中,除了珍妮大姐头这个性格不稳定的‘奇葩’,话时多时少以外,其余的高人,就像吴天,卜登大巫等人,全部都是话很少的,如非必要,真的不会浪费半个字。

        “原因不明,根据我们的世俗势力得到的消息,那个杨晟做事一向奇特,目的也不明我”达兴大巫又有些紧张起来,或许卜登大巫给了他太大的压力,他连语言都组织不好了。

        不过卜登大巫这一次却没有和达兴大巫‘计较’,而是闭目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看着达兴大巫说到:“继续说下去,只说关于达戎的。”

        “是。”达兴大巫额头上的汗滴落到了眼睛里,可是他并不敢擦去,而是继续说到:“当时,与达戎动手的是杨晟。但杨晟在之前已经和我们大致谈好了条件,我们祖巫十八寨若不与他为难,他也不为难我祖巫十八寨,恩怨全了,可以说是不会轻易伤害达戎。而杨晟的实力难料,连我都有一种隐隐看不透的感觉,在当时的考量之下,我想借着杨晟去磨砺一下达戎。至少让他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稍许压制一下自己的骄傲蛮横。”

        骄傲蛮横,这样的词语用在强子身上还真是新鲜我不管别人怎么想,但在我眼中的强子和杨晟打那一架,却是确确实实为了我,我承认这是一种情感左右理智的行为,可以是冲动,可以是不顾后果,但绝对不能是骄傲蛮横。

        面对达兴大巫的这一番解释,卜登大巫却是没有做出任何的评论。

        这样的沉默让达兴大巫一下子又充满了压力,赶紧解释了一句:“当时,我是确保杨晟不会付出代价去伤害达戎的!因为我发现了杨晟是一个精于算计利益的人”

        “磨砺一下达戎也无大错,多磨砺一下他的性子,以后他就少一些损落的危险。若无意外,我这个二十一代祖巫的位置是要留给达戎的。”卜登祖巫语气平淡的说出了这句话。

        二十一代巫?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就是这个寨子里祖巫的传承啊?我确信强子不是这祖巫十八寨的至纯血脉,却要得到这样的传承,我为强子而开心,祖巫,想想就是很牛的存在啊!

        得到了卜登大巫一句肯定,达兴大巫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却不想卜登大巫又稍许严肃了起来,说到:“重点是,祖灵怎么出现的?”

        “是一开始杨晟或许想给达戎一个教训,打残达戎,祖灵毕竟已经成为达戎的召唤灵,自然出来护主。我也趁机提醒了杨晟而那第二次”说到这里达兴大巫有些激动,深呼吸了一下,才接着说到:“却是达戎生死都想要给杨晟一拳,强行召唤了祖灵再这之后就昏迷了。”

        达兴大巫不敢有任何的隐瞒和拖延,尽量用简洁的语气就把事情从始到终的讲完了。

        “你是说达戎第二次是主动召唤了祖灵?而祖灵亦出现了?”一直以来古井不波的卜登大巫在这一次眼角不自觉的跳动了一下,显得无比的郑重其事。

        “是,达兴亲眼所见。而且这两位寨子的客人也是亲眼所见。”达兴赶紧解释了一句,但言辞中的兴奋已经快要压抑不住,我真是佩服他,既然这么激动,为什么一路上都没有表现出来。

        可是从侧面来看,强子对这个寨子有多重要,简直是不言而喻了。

        这让我内心有些沉重,我们冒着极大的风险,绕道,千里昭昭的来到湘西,不就是为了接走强子吗?师父虽然没有明说为什么要接强子,可我总还记得他那一句话,轰轰烈烈的大时代,围绕我身边的每一个人我感觉强子也是不可或缺的一个角色啊。

        这样,我们还能顺利的让强子和我们一起吗?

        我还在沉思,一句话却是在我耳边响起,就像强行拉回了我的思维。

        “当真如此?”是卜登大巫在问我和师父话。

        其实达兴大巫完全不可能骗他,他却非得找我和师父求证一次,只能说明这个看起来不会再为任何事情,心起波澜的卜登大巫,是真正的太在意这件事情了。

        “千真万确,我亲眼见到梼祖灵的虚影。”我想说梼杌的虚影,可是想着这个寨子供奉凶兽为祖灵,我直接说梼杌是否有些不好?只能生硬的改了口。

        要不是卜登大巫那一句人驾驭灵,我绝对不会认为一个供奉凶兽的寨子是为正道,我听了所有的真相,说不定我想尽办法救强子脱离‘苦海’的。

        “你能看见?”卜登大巫微微扬眉,眼神望向我的时候,就颇为玩味了。

        但在这时,师父快速的在我旁边说到:“小徒灵觉出色,加上经历复杂,能看见也是正常。倒是我这个老儿老眼昏花,只感觉到达戎身上爆发了一股捉摸不定的力量而已。”

        好像有些不礼貌,但师父好像不喜欢卜登大巫对我‘感兴趣’的样子,才打断的即便师父没有和我明说什么,但我就是这样肯定。

        好在卜登大巫却也不是真的和我师父计较,而是忽然的,再也克制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我很难想象这样激烈的情绪会发生在卜登大巫身上。

        “天佑我祖巫十八寨啊,天佑我祖巫十八寨”笑完以后,卜登大巫竟然是忍不住的连说了两次这样感慨的话,整个房间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而我看着昏睡的强子,心里不解,这个小子到底是做了多了不起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