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八章 秘寨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八章 秘寨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下过雨的山林,就像一个充满了‘蒸汽’的蒸笼,走在其中没有多久,就让人全身充满了黏黏腻腻的汗水,完全区别于北方的干热。

        比起我们,达兴大巫他们显得更惨一些,因为一路上还有蚊虫叮咬,而我和师父身上带着蛇门特制的秘药,反倒没有招惹这些蚊虫,有好几次我想把秘药拿出来分给达兴大巫他们,但却被身旁的师父看透了心思,用暗示的方法阻止了我,让我不要拿出这秘药。

        并且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师父明明没有被叮咬,却装作不堪其扰的样子,我都不明白为什么?

        不是和达兴大巫很深的交情吗?师父又何必如此?但此时,显然不是我能问这个的时候。

        在这样的蒸笼里,风景还是不错的,苍翠的青山,雨后的清新,幽深小路每一处转角的风景,倒让我想起了在幻觉里曾经跟随道童子所见过的风景只是少了一层仙气笼罩的神秘感。

        不过再好的风景,在这种夏季雨后的闷热里,杂草丛生的山林里,走了一个小时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我只能感慨这个寨子好大。

        “穆老头儿,要什么时候才能到秘寨啊?”师父此刻已经不顾形象的把上衣解开了,搭在背上只穿着下裤,因为这里的天气实在太过炎热,我也是同样如此,不过不经意的一回头,我却发现师父的胸口处有一道深深的印记,确切的说应该是一道深深的伤痕,从胸口处一直蔓延到小腹。

        是刀砍的?还是什么东西弄的?我一时间弄不清楚,因为伤口早已经结痂,从旁边歪歪扭扭的针脚线来看,这个伤口还经过了处理,可是按照陈师叔的技术,会弄成这样吗?

        我忽然发现师父身上好像有很多的秘密,我却茫然的一无所知我这一刻真的有忍不住想问的冲动,却达兴大巫的话给打断了:“前面,转过那个山坳,就是我们雷山苗寨的秘寨了。”

        这让我恍然回神,原来在这里问是不合适的,而顺着达兴大巫的话,前面不远处的确有一个山坳,这条幽深的小路就从其中穿行而过,然后一个转弯,不知道尽头在何处了。

        有了目标,脚下也像有力了原本那山坳也不大,在我们刻意加快脚程的速度下,大概二十多分种就从那个山坳穿了出去,刚刚一转弯,就感觉到一道道威猛的山风出来,然后我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色!

        谁能想象这个山坳的背后竟然一片断崖?就是一个伸出去的悬崖,行成的一大片平整的平地断崖之上是蓝蓝的无尽天空,而断崖之下,则是连绵的青山

        而在断崖之上,是平整的岩石地,连杂草都很少,只有一些生命力顽强的杂草东一丛,西一丛的生长着可偏偏在这断崖之上却是有五六棵看起来有一些年月,歪歪曲曲的生长着,却更显沧桑的大树。

        大树的树冠亭亭如盖,而歪曲的树身看起来也异常的粗壮,密密麻麻的根系蜿蜒盘旋开去,一直延伸到断崖平台的下方,从我们所站的入口处,看到这个断崖下方几乎是被树根包裹着。

        就像托起了整个平台。

        而在这些大树的旁边则有几栋简易的吊脚楼,非常的原始,就是粗糙的圆木为房屋的主体,房顶上则是一堆堆的茅草,看起来非常的古朴,唯一的装饰则是上面用一种白色颜料描绘的各种怪异图腾。

        这些都还不是平台上最引人注目的存在,最引人注目的是平台的正中,被大树和古朴吊脚楼包围着的一处看起来粗糙的祭坛,为什么说粗糙,是因为这个祭坛连基本的形状都没有,圆不圆,方不方的,好像那个祭坛的基石是个什么样子,祭坛就是个什么样子,完全没有经过多少的雕琢。

        可仔细一看,祭坛上好像又刻画着繁复的花纹,甚至是像文字的东西,而平台的周围则被一些看似凌乱的石雕给包围着。

        在这里我看见了熟悉的穷奇石雕,还有和强子身后那个虚影很是相似的石雕,另外还有一些各式各样的石雕,但是最能夺人眼球的无非就是穷奇石雕和强子身后那个虚影的石雕。

        这就是雷山苗寨所谓的秘寨了,也应该说是雷山苗寨的圣地和美丽的快要到虚幻的蛇门圣地比起来,这处苗寨的圣地少了那种柔和的自然之美,却在刚猛的山风的吹拂下,多了几分沧桑,玄奇,说不出来神秘大气的震撼。

        而在这个时候,我也终于认出来了强子身后的虚影是什么?我再笨,看着那座石雕也联想起来了。

        又是《山海经》里曾经描述过的凶兽——傲狠,或者说它还有个大名鼎鼎的名字,叫做梼杌在《山海经》的描述里,这是比穷奇更加‘毒辣’的凶兽,穷奇只是冰冷嗜杀而梼杌则是充满了人性化的情绪。

        从它另外一个名字——傲狠上来看,都可以体会一二。

        我和师父被这个神秘的秘寨所震撼了,而师父沉默了很久才对身旁的达兴大巫说到:“真的没有问题?强子身后的我如果没有猜错,出现的是梼杌,对不对?强子的性格大变,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

        山风把师父的声音吹的断断续续,却怎么也吹不断师父话里的那份沉重,还有对达兴大巫的一丝责怪。

        我看了一眼趴在那个苗人背上的强子,昏迷了那么久的他,显得脸色有些苍白,嘴唇也有些干裂,在昏迷中眉头也依然紧紧的皱起,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从这样的容颜中,还可以看出以前那个憨厚朴实的强子的影子。

        人们不是说了吗?只有睡颜才能反映出一个人骨子里的本性强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如今,他为什么还不醒来?杨晟真的给他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吗?其实杨晟应该没有怎么伤害他才是啊!

        而如今,他为什么还不醒来?杨晟真的给他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吗?其实杨晟应该没有怎么伤害他才是啊!

        面对师父的话,达兴大巫低头,稍许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对师父说到:“现在达戎对我们寨子十分的重要,姜老头儿,你我并肩多年,你难道以为我会害强子吗?所有的话一言难尽,还是去到秘寨再说吧。”

        说话间,达兴大巫叹息了一声,率先走入了秘寨,而背着强子那个苗人则是战战兢兢的跟了进来至于阿卯斗则是走在我和师父的身后,是什么样的表情,我也不知道。

        走到快到祭坛的旁边,达兴大巫对那个苗人说了一句:“把达戎交给我吧。”然后就接过了昏迷的强子背在背上,让那个苗人离去了至于阿卯斗,达兴大巫则是看了他一眼,说到:“还不去刑罚大巫那里领罚?”

        阿卯斗从我和师父身后走出,脸色苍白的朝着达兴大巫拜了一拜,就绕过祭坛,朝着这个秘寨里最边缘的一座吊脚楼走去。

        而达兴大巫就望着阿卯斗的背影,久久不语沉默的站着,而当阿卯斗走进了那栋吊脚楼之后,达兴大巫就背着强子一直等待着我和师父是客人,自然不能随意走动,只能陪着达兴大巫一起等待。

        阿卯斗进去的时间不长,大概十分钟以后,他就出来跟随着他出来的是两个少年,看起来不会十四五岁的样子,他们跟着阿卯斗一起走到了悬崖的边缘,然后停了下来。

        这些场景看的我一愣,难不成阿卯斗受到的刑罚是要从这悬崖上跳下去吗?如果是这样是不是太过残酷了?

        我听见身边的达兴大巫叹息了一声而这样的叹息同样被这片断崖上刚猛的山风吹散在了空气中一下子就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