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七章 小插曲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七章 小插曲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之前我只知道雷山苗寨,并不知道什么祖巫十八寨,从刚才的对话里我才知道了,好像这样的寨子有十八个,雷山苗寨只是其中之一。

        我和师父在达兴大巫说过了一声抱歉以后,都被蒙住了眼睛,然后被人扶到了马上。

        达兴大巫也大概给我和师父解释了一下,因为除了断魂梯,寨子是有别的秘道的,这个是祖上的规矩,万万是不能让寨子以外的人知道的。

        对于这个,我和师父是理解的,毕竟不要说祖巫十八寨,就算雷山苗寨也是一个应该人数不算少的寨子,不像蛇门就剩下小丁一个,规矩相对随意。所以,这些做法又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

        我和师父什么也看不见,就这样上了马?我不知道自己是骑在马上具体走到了哪儿?一会儿会听见‘哗哗’的雨声,感觉到雨点打落在身上,一会儿又是完全听不见雨的声音,也没有感觉雨点在落下。

        而在马上,我也能感觉时而颠簸,时而又是平缓的地形我只是暗自猜测了一下,可能这个雷山苗寨也有类似于蛇门那种地下秘道,具体有些什么防范,却是不知。他们肯定不可能像小丁一样在我和师父面前轻易坦诚一些秘密的。

        说实话,我和师父其实也无心知道。

        因为被蒙着眼睛,我也不知道在马上坐了多久,一直到我都感觉大腿两侧摩擦的受不了了,简直不能再在马上呆一分钟,就要出声请求下马了,而恰好马就停了下来。

        我被扶下了马,然后眼睛上蒙着的黑布被扯了下来,陡然刺眼的阳光让我睁不开眼睛,用了好长时间才适应了这忽然的光亮。

        我发现我和师父被带到了一块巨大的山坡侧面,这个侧面的山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海拔的关系,还是刚刚下过雨的关系,总是有一层隐隐的雾气缭绕在我眼睛适应了以后,我发现这片青葱的巨大山坡,竟然是一片巨大的墓地,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坟包。

        “这”我一时间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而在这时达兴大巫走到了我和师父面前,说到:“镇子里死那些人,也是咱们寨子的人,总归是要回归祖坟的。就抱歉了,在带你们进寨子之前,还是得让他们入土为安。”

        “亡者为大,这是应该的。”师父语气带着一些悲凉的说了一句,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看见由这些尸体已经被运上山来,是分别由十几匹马拉着的简易木车,这些尸体就堆在这些木车上。

        我和师父毕竟是外人,他们的丧葬仪式我们是不好参加的,只能等在了一旁。

        从天色上来看原本已经是中午,而在匆忙之中,这个丧葬仪式达兴大巫也只是简略的主持了一下,就交给了另外几个大巫和手下的人去办。

        之后,达兴大巫就叫上了阿卯斗,还有一个背着强子的人,带着我和师父朝着山坡的另外一面走去在另外一面,看似郁郁葱葱的树林中,竟然有一条隐藏的小道,达兴大巫此刻就带着我们几个人走在这条小道上,不用说,这也应该是通往寨子的路。

        只是走了不到五分钟,阿卯斗就停下了脚步,有些疑惑的对达兴大巫说到:“大巫,这只是去秘寨,这合适吗?”

        我和师父自然不知道什么是秘寨,可是又不好开口问,而达兴大巫只管往前走,只是斜了一眼阿卯斗,说到:“去秘寨你是害怕?”

        “有一点儿紧张,毕竟秘寨是大巫才有资格去和居住的地方,我在寨子里那么多年,就没有上去过几次。可是,大巫,我自己是无所谓,但是带他们去秘寨,这?”阿卯斗说话间看了一眼我和师父,神情稍许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说了出来,一副忠心为了寨子的表现。

        这弄得我和师父有些尴尬,但达兴大巫冲着我和师父笑了一下,那意思是我和师父不必放在心上,然后就忽然停下了脚步,正面面对着阿卯斗,忽然扬手一个耳光就扇在了阿卯斗的脸上。

        我和师父一下子就愣了,如果是为了我们这样对待阿卯斗,岂不是弄得我们很

        这个时候不光我和师父愣了,包括背着一直昏迷不醒的强子那个人,包括阿卯斗自己也愣了,他捂着脸,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好半天才说出了几个字:“大巫,这这是为什么?”

        达兴大巫根本就不理会阿卯斗,而是看着尴尬的我和师父说了一句:“不关你们的事,只是让你们见笑了,我要在这里处理一下这个小子,他的心可能已经不在寨子了。”

        这个是什么意思?我和师父面面相觑,但还是退开到了一边。

        而另外一个苗人想开口劝一点儿什么,但对上达兴大巫严厉的眼神,也背着孙强站到了一旁,剩下阿卯斗一听见达兴大巫这样说,立刻激动了起来,他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声音大到有些尖厉的说到:“大巫,你可以骂我,打我,不给我任何一个原因都可以,但是你不能说我的心不在寨子里啊?这不是在说我背叛寨子吗?”

        说着说着,他还说起了一窜儿苗语,可惜我和师父就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了?

        听着这些话,达兴大巫原本严肃的脸渐渐变得柔和了一些,眼中竟然是悲哀的光芒,在阿卯斗还在激动的说着的时候,他忽然打断了阿卯斗,说到:“阿卯斗,你从小失去父母,几乎可以说是我拉扯大的孩子,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把你带到这里来问话,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说你心不在寨子了,而不是直接说你背叛寨子。”

        在达兴大巫说起阿卯斗几乎是自己拉扯长大的时候,阿卯斗忽然就跪在地上哭了,很是动静的样子,可是当达兴大巫话锋一转的时候,阿卯斗又开口开始急急的争辩了,只不过他还是说的苗语,我和师父仍旧是听不懂。

        “阿卯斗,从始至终,是谁让你做主把他们(我和师父)带进镇子里的?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而你做为寨子里的人,难道不明白寨子的忌讳?你竟然在镇子里大喊我和达戎的名字,又是什么意思?”达兴大巫一句话比一句话严厉,声声质问阿卯斗,听我和师父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我们想起了在山上,阿卯斗让我和师父下山,去镇子的话,难道这不是达兴大巫的意思?

        面对达兴大巫的质问,阿卯斗沉默了,达兴大巫望着阿卯斗说到:“你是不是承认了?”说完这句话,达兴大巫自己也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带着无尽的心痛。

        这下阿卯斗再次激动了起来,一下子跪着抱住了达兴大巫的腿,更加情绪不稳定的说到:“不,大巫,绝对不是这样的我刚才只是在想,我自己这些年来,是不是因为仗着大巫的宠爱,太过于骄傲和喜欢自作主张了,我忽然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而我对寨子是绝无二心的,如果大巫你不信的话”

        说话间,阿卯斗忽然放开了达兴大巫的腿,然后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就朝着胸口扎去,大喊了一声:“我愿意以死明志。”

        刀一下子扎进了阿卯斗的胸口,鲜红的血液从阿卯斗的胸口流出,一下子映红了胸前的衣襟,但也在这个时候,阿卯斗的手腕被达兴大巫死死的抓住了,他还倔强的要往胸口里扎,可是达兴大巫的力气是有多大?他挣扎了几下,始终不得存进。

        “罢了!”达兴大巫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心疼,然后一拧阿卯斗的手腕,那把锋利的匕首就掉在了地上。

        而旁边那个背着强子的苗人也赶紧的对达兴大巫说到:“大巫,阿卯斗应该是不会背叛寨子的,他肯定就是年纪尚轻,还不懂得轻重。”

        阿卯斗在一旁哽咽的说到:“除了咱们祖巫十八寨,有谁还懂巫家的诅咒之术?所以,到了镇子我就觉得毫无顾忌我以为我把他们带下山来了,大巫你会开心达戎不是也常常念叨有个哥哥叫陈承一吗?我”

        “可是你终究是违背了规矩,自己去秘寨之后的刑罚大巫那里领罚吧,阿卯斗,不要怪我无情,你是我养大的孩子,我比谁都更希望你成才啊。”达兴大巫叹息了一声。

        阿卯斗低着头,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看着他在不停的点头,还有带着悲伤的抽噎。

        看着这番场景,其实我觉得我是应该同情阿卯斗的,但是心中却是异常的平静,这种情绪我理解为别人寨子的事情,我到底是不好插手的。

        倒是师父在旁说了一句:“穆老头儿,既然已经尘埃落定了,也就不要为难他了罢。”

        达兴大巫也点点头说到:“也好,走吧,先到秘寨再说。”

        说话间,我们又继续在这条隐秘的小路上走着了,而阿卯斗的事情就像一个小插曲一样被这样略过了。